官司打完了,強尼戴普的未來將是「王者隕落」還是「榮耀回歸」?這才是戴普現在的真正難題

2015 年 2 月 2 日是強尼戴普人生中重要的一天:他與安柏赫德在洛杉磯自宅舉行了婚禮(數日後又在巴哈馬小島上舉辦更盛大的婚禮儀式);2022 年 6 月 1 日,絕對是戴普人生中更重要的一天:他贏得了與前妻赫德的毀謗官司。

在這段 8 年多的失敗婚姻與漫長官司訴訟之後,強尼戴普似乎即將正式回歸好萊塢。問題是,等著他的是東山再起的第二次機會?或是就此一蹶不振?好萊塢現在傷透了腦筋,而這也許是強尼戴普人生裡最重要的一齣新戲:片名會是「王者隕落」還是「榮耀回歸」?

強尼戴普。

強尼戴普。

贏得誹謗官司值得恭喜,但是,對簿公堂最可怕的後果並不是輸掉官司,而是被告與原告被迫在法庭上暴露他們不願人知的真相,特別當官司牽扯到一對曾經如膠似漆的夫婦時,我們將會與法官一起深入戴普與赫德的 8 年多關係之中⋯⋯而那可不會有太多甜蜜回憶。

對戴普而言,他能從官司中獲得 1 千萬美金的補償性賠償金,以及來自赫德的 35 萬美金懲罰性賠償金,加起來是筆不小的金額。但是,這並無法真正補償戴普的損失:他失去了兩部大型系列電影的常規角色,以及他的名譽。而當他贏得官司結束後,這些往日榮耀卻似乎也隨之遠去。

戴普與赫德。

戴普與赫德。

監製傑瑞布洛克海默與迪士尼,並沒有急著讓清白的戴普回歸傑克史派羅船長的角色:事實是,《神鬼奇航》系列電影已經是泥菩薩過河。

戴普演出的最後一部《神鬼奇航》系列電影,是 2017 年的《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而這也是這個系列的目前最後作品。這部電影包含上一部 2011 年電影《神鬼奇航 4:幽靈海》,兩部電影的美國本土票房,都已經無法填補電影本身的製片成本(還沒算上非常龐大的行銷成本)。《神鬼奇航 4:幽靈海》的美國票房虧損 1.6 億美金;而 《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虧損了 6 千萬美金。

《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

《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

儘管這兩部電影在海外的票房仍有 8 億與 6.2 億美金,但是製片的迪士尼,也僅能獲得海外票房的部份收益而已。這種狀況對於《神鬼奇航》這個製作費很高的系列來說,幾乎是絕體絕命的危機——事實上《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已經刻意增加了很多陸地戲(與綠幕戲)以壓低成本,但是,哪有海盜電影不出海的呢?而拍攝海天一色的美景,背後電影公司需要付出大量的鈔票。

那時強尼戴普還在、監製傑瑞布洛克海默還在,但他們似乎已經無法吸引觀眾,跟著他們再度挑戰大海。這個系列一直想要重新換血獲取新生,卻卡在觀眾新鮮度降低、與換掉戴普可能引發民怨的兩難尷尬之中。

《神鬼奇航 4:幽靈海》。

《神鬼奇航 4:幽靈海》。

我們曾經介紹過《神鬼奇航》的難題,儘管網友發動破 50 萬人次的連署,要求戴普重新戴上船長帽。但是,對迪士尼而言,他們不願再花出超越 1 億美金的預算,來豪賭網友「萬人響應一人到場」的可能性。

這套系列電影既無法降低成本、又無法保證收益,對家大業大的迪士尼而言,他們寧可讓黑珍珠號繼續停在迪士尼海洋裡,冷凍個幾年再想出路——這與強尼戴普本人的信譽與官司幾乎毫無關係,2011 年 5 月的《神鬼奇航 4:幽靈海》,已經是自第一集後美國票房首度跌破億元美金以下的作品,而那時戴普正與赫德曖昧當中,他們在 2011 年底開始交往。

曾經如膠似漆。

曾經如膠似漆。

你可以抱怨是安柏赫德的脫序行為,擾亂了強尼戴普的心智。但事實上,《神鬼奇航 4:幽靈海》幾乎已經是他榮光時期的一個句點——而這時他們仍在濃情蜜意當中。但是從《神鬼奇航 4:幽靈海》之後,戴普再也沒有任何一部美國票房破億的主演電影(除了《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之外)。

一路挺他的迪士尼推出了電影《魔法黑森林》、福斯影業的《東方快車謀殺案》、與華納影業的《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票房都在美國破億,但這些電影裡戴普都不是主角:他作為領銜主角撐起電影票房的魅力,正在消失當中。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

除了《神鬼奇航》系列之外,戴普的光輝時期,是 90 年代中期至 2012 年。比起同樣是 90 年代步入商業電影領域的其他天王,戴普凋零的速度快得驚人,特別是曾經也在上個世紀紅極一時的小勞勃道尼相比—— 2008 年道尼主演了第一部漫威宇宙電影《鋼鐵人》,獲得了事業回春。

即便有人馬後炮地認為,那是因為道尼好運能獲得日後稱霸好萊塢的超英雄角色(事實上並不是,那時超英雄電影並沒有那麼吃香),但他們通常會忘記,道尼在演出史塔克時,可是已經戒毒、戒酒、而且把浮腫肥胖身軀練出了六塊肌——道尼個人揮別黑歷史的付出是如此巨大。

道尼也因脫序行為上了法庭。

道尼也因脫序行為上了法庭。

問題就在於,戴普仍然持續多年酒毒共生的生活,而且在藥物酒精的催化下,他的花費也逐漸變高,更糟的是,在戴普與赫德的官司裡,我們還聽到了更殘酷的證詞:戴普在片場的行徑並不專業。

戴普前經紀人崔西雅各 (Tracy Jacobs) 在法庭上作證,揭露了戴普在《神鬼奇航 4:幽靈海》與《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片場的脫序行為:他時常上工遲到,並且需要配戴耳機由他人提示台詞。雅各曾經兩次飛到澳洲片場處理,她告訴庭上:

崔西雅各抱怨戴普的工作態度。

崔西雅各抱怨戴普的工作態度。

「我曾經非常誠懇地告訴戴普,『你必須停止這些行為,這些行為正在傷害你的事業。』」

2018 年環球之路娛樂公司撤檔他們的電影《誰殺了大個子》(City of Lies),因為主演的強尼戴普被控訴在片場毆打片場經理。這部電影後來輾轉透過其他片商在美國發行,並沒有獲得該有的注意。某位電影公司高層表示

《誰殺了大個子》。

《誰殺了大個子》。

「戴普應該要負起責任⋯⋯他是個聰明人,品味與直覺都很好,如果他想要繼續演出,他必須改變自己的工作習慣,別再搞大頭症。」

這一切宛如似曾相識:有許多人也曾經這樣評比過小勞勃道尼,他一樣是吸毒吸到茫、喝酒喝到掛、上班大遲到、演戲前還得催吐醒酒。他回憶過去時曾經表示

《惡水真相》。

《惡水真相》。

「我常常在周五一下工,就拼命吸毒直到周一上工⋯⋯我完全沒有周末的記憶。」

這種行為意味著什麼?現在已經不是深愛戴普的迪士尼要不要力挺戴普的問題。這種糟糕的工作習慣,會讓沉默的「大眾」對他產生反感——這裡的大眾,指的是沒有製片權的片場工作人員,連帶令導演或編劇無法信任強尼戴普,在選角時對他有不良印象的成見。

而更糟糕的是,道尼、班艾佛列克梅爾吉勃遜都遇過的超級大魔王,也會開始在強尼戴普頭上作記號:嚴格苛刻的保險公司,將會對任何有強尼戴普主演的電影,索取高額的保險費用。而這會令最終掌管資金的電影監製或電影公司,負擔更多成本風險⋯⋯這是從下而上的災難連鎖。

梅爾吉勃遜曾讓保險公司非常頭痛。

梅爾吉勃遜曾讓保險公司非常頭痛。

但是,現在不是 2008 年,現在是一個網友聲量巨大的時代,跟道尼變身史塔克的那時不可同日而語。而強尼戴普似乎已經找到了重返榮耀的新捷徑:社群平台。

戴普在 6 月 8 日的 Tiktok 推文,向他的粉絲們喊話:

「我們同進同出、我們見過大風大浪、我們並肩而行⋯⋯這一切都因為你們在乎我。」

這則推文獲得了 9 百萬個讚,即便轉貼到 Instagram 上也獲得了669 萬個愛心。這則有 3 千萬用戶看過的 TikTok 影片,有 40 萬則評論,而戴普在文中稱呼這廣大的粉絲們為「老闆」(employers)。

戴普與迷你粉絲。

戴普與迷你粉絲。

社群網路改變了許多事物,戴普現在的最大挑戰,已經不是贏得官司,而是如何在社群媒體上,如同巨石強森一般成為「社群王」,他必須吸引一群真正忠心的新「老闆」們,讓他們的民氣帶領自己重回好萊塢。

這聽來很不錯,但另一方面,戴普雖然未必像以前一樣需要討好電影公司,但他現在卻得面對「萬人響應一人到場」的真正難題:他要如何將粉絲的熱情變現?提高轉換率?讓他們真的願意進戲院?而且不會重蹈《魔比斯》二次上映卻沒人要看的窘境?

法庭外聲援戴普的粉絲。

法庭外聲援戴普的粉絲。

這些不是一般好萊塢巨星要煩惱的問題,多年來大多數明星已經過慣「爛片隨我拍,領薪就走人」的常態。他們只要討好電影公司與監製,不需要直接面對粉絲的怒氣——其實關掉你的 Instagram 或 TikTok,世界會安靜很多。

但是,戴普不一樣,這場撕破臉的官司其實只是最後一根稻草,他是不是能像布萊德彼特一樣繼續長年的天王地位?他將會「王者隕落」還是「榮耀回歸」?這個答案現在需要透過粉絲集氣支持來決定。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