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懾影屍》:以詭異獵奇的「遺體攝影」切入,刻畫對逝者的溫暖與呵護

圓點點

2020 年出品的匈牙利恐怖片《懾影屍》,彼得博根蒂 (Péter Bergendy) 編導,維克托克勒姆 (Viktor Klem) 主演。

1918 年一次大戰尾聲,士兵托瑪斯被驗屍官發現一息尚存,把他從掩埋坑拖出來,此後他便經常看見幻象。戰後托瑪斯成為遺體攝影師,專門為遺體化妝、拍攝全家福,某日他受邀到一座小鎮為死於西班牙流感的村民拍照,卻驚覺照片總有不明鬼影。當他和同有瀕死經驗的本地少女安娜協同調查鎮上的靈異事件,惡靈作亂的目的也逐漸揭曉。

 

好萊塢恐怖元素齊聚

《懾影屍》劇照。

導演深受好萊塢恐怖片啟發,構思許久終於出現本片。電影把鬧鬼推展到一個極致,絕非鬼影幢幢、狗對著空氣叫那麼簡單,而是匯集眾多好萊塢恐怖片出現的元素,隨處可見村民如《大法師》般騰空飛起,而托瑪斯跟安娜則像是《厲陰宅》的華倫夫婦,不僅訪問村民鬧鬼始末,還大舉佈置照相機與留聲設備,讓恐怖片多了偵探片的味道,不至於被層出不窮的猛鬼實錄嚇到麻痹又看不到新鮮的劇情。

 

嚇人嚇出新層次

喜歡看恐怖片的人多少有點自己找罪受,渴望被嚇的快感。被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固然很爽,可惜近年能讓影迷期待的恐怖經典、猛鬼神作似乎不多,多的是下一秒讓你猜到劇情、角色蠢得可以的設計。

《懾影屍》的驚嚇不光是鬼嚇人,人嚇人也令人措手不及。托瑪斯幾度被突然出現的安娜嚇到,好幾次筆者都懷疑安娜究竟是人是鬼,這就是編導厲害的地方,讓人進入一種在現實與幻覺遊走的狀態。人的死活難分、小鎮陰陽界線不明,也令人頭皮發麻,一場屍體爬起來擺姿勢的戲,究竟是鬼魂附身作亂擺出藝術神作,還是《陰屍路》喪屍出巡,讓人傻傻分不清楚。

《懾影屍》劇照。

《懾影屍》並沒有在恐怖橋段中忽略人性刻畫,看小鎮村民分為兩派,一是支持托瑪斯,願意說出離奇遭遇,甚至在關鍵時刻捨己救人;二是認定托瑪斯的作為讓鬼魂更生氣,忙著驅趕他們自認的不祥之人與魂。片子把人在危難時的對立刻畫透徹,帶出真正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人的自私與盲目,用自以為聰明的方式遮掩鬼魂存在的事實,或是用傳統的方法驅趕鬼魂,都不如托瑪斯拿出誠意和亡靈溝通有效。

 

少女與攝影師患難見真情

鬼門關走一遭又活了過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呢?托瑪斯生死一瞬間看到安娜的影像,注定了他們的相遇,也帶出擁有瀕死經驗的人背負罪惡與未知的使命。《懾影屍》並沒有深入探討這群猛鬼到處作亂的緣由,以及他們到底是誰,只用接二連三的殘酷謀殺與傷害,揭露未埋的屍體會吸引鬼魂,而鬼魂又需要一個帶領他們前往另一個世界的引路人。

安娜跟攝影師的相似經驗,以及雖怕鬼卻堅持追求真相的勇氣,著實令人佩服。兩人的搭配相當有趣,讓人想到怪醫黑傑克與皮諾可的組合。他們經歷穀倉撞鬼以及房屋淹水、失火又下沉的苦難,患難見真情不意外。然而,超越常人的革命情感要能持續,並且心甘情願為對方踏上另一段旅程,在滿是死亡氣息、無父無母是常態的年代,更顯彌足珍貴。

《懾影屍》劇照。

《懾影屍》融合西班牙流感盛行、鄉野傳說、攝影與留聲機等技術流行的歷史背景重建,毛骨悚然的場景與看似平息、實則懸而未決的劇情走向,引人入勝。以詭異、獵奇的「遺體攝影」切入,刻畫對逝者的溫暖與呵護,在鬼影幢幢中帶出真實人性,於死亡氣息中點燃最後的救贖之光。看小女孩與攝影師即將踏上嶄新旅程,能否有機會發展成像《厲陰宅》的系列作品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電影資訊

懾影屍 Post Mortem

上映日期
2022/06/02
懾影屍_Post Mortem_電影海報

劇情

托瑪斯在戰場上遭到炮彈襲擊,在屍體即將火葬之際,他被驗屍官發現尚有一口氣,從鬼門關死裡逃生的他,開始出現幻象。托瑪斯退役之後,從事為遺體照相的工作,他細心裝扮這些遺體,再擺成安詳的姿勢或是全家福,讓在世的家人能留下一張紀念。 這天,托瑪斯來到一個小鎮,這裡的成年男子大多死於戰場,剩下的老弱婦孺又死於西班牙流感的肆虐,由於土地都結冰了,這些無處安葬的屍體,吸引了許多冤魂縈繞此地作祟。本地少女安娜和托瑪斯一樣有過瀕死經驗,當這兩人相遇,一連串無法用常理解釋的超自然現象頻頻發生,冤魂成了厲鬼,甚至開始濫殺無辜。 這些厲鬼似乎有話要說,祂們用最激烈的方式,要逼托瑪斯和安娜明白真相......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懾影屍_Post Mortem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