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教練》:或許不夠熱血激昂,卻能帶出人性溫度的紀錄片

李家驊導演執導的《教練》,故事聚焦在左營高中現代五項教練林生祥,以及台灣首位取得青年奧運現代五項參賽資格的國手陳佑萱,兩人之間的互動。

小學二年級喪母、因而將全數精力投入體育進而在現代五項(射擊、擊劍、游泳、馬術和跑步)獲得一番成就的林生祥教練,遇見充滿天分的小女孩陳佑萱,他傾全力栽培這個孩子,以打進奧運為最終目標。然而隨著相處時間的拉長,兩人觀念的不同漸生摩擦,陳佑萱甚至一度逃離訓練數個月,最後雖然歸隊了,已生嫌隙的師徒還能齊力向前,終至達成目標嗎?

教練

紀錄片不同於劇情片在於,即便是創作這個故事的導演,他就算知道大概拍攝的方向,也無法預料影片最後的結局。要拍到哪裡才算完整、才算對觀眾有個交代?委實是導演難以拿捏的一門學問。

若從《教練》最後陳佑萱落馬無緣晉級奧運的結果來看,電影並沒有要朝勵志的方向發展,勝利雖然要經過長久的練習才有可能達成,但橫亙在勝利之前的變數,不管是選手當天的身心狀況、或比賽當天馬匹受不受控,都能影響成敗,《教練》讓我們看到比賽的殘酷、築夢的不易⋯⋯奧運資格賽後林生祥教練繼續投入栽培選手的工作,而陳佑萱則回歸平淡,在早餐店打工。

這樣平淡而缺乏「激情」的收尾(比如缺少教練向陳佑萱喊話的鏡頭),確實有點出乎意料,但影片所戮力著墨和意圖刻劃的,顯然不是陳佑萱最後能否拿下勝利、有無東山再起的可能,而更多聚焦在這對師徒兩人在練習和比賽的過程中,如何去弭平差異、協調折衝,進而多認識彼此一點的轉變。

除了教練的鐵血和陳佑萱的天份以外,影片更經由訪談帶出他們各自執著和脆弱的一面,教練老婆嘴巴說支持丈夫卻對他疏於照顧家庭頗感無奈,我們雖然沒看到林生祥對老婆有所內疚的表示,卻看到陳佑萱與教練溝通後,教練回應:

「我得承認某些時候我沒想到這麼細。」

並對陳說有什麼問題都可以直接說,我們隱然看到一種內省力量的生成。

教練

而自承是缺乏目標需要教練導引才學習現代五項、卻又因教練管教方式而備感痛苦的陳佑萱,她在鏡頭前不斷落淚的景象並非要我們同情她,而是這些長期積累下來的話語,只有對著已經習慣的鏡頭,對著自稱是兩人之間協調者的導演,她才能緩緩傾訴,紀錄片紀錄下她努力成為第一的戮力辛酸,某種程度也成了她得以緩解情緒的媒介,甚至是一種情緒治癒的工具。

攝影機在這部片的介入並非像楊力州導演在《愛別離苦》關於同志情侶的片段,是導演有意識地安排其中一人母親錄了自己支持她們的錄像而放給她們看的刻意,《教練》把攝影機放在一個最適切穩妥的位置,他不刻意要教練單獨對著攝影機說些什麼對老婆或陳佑萱溫柔的話,連師徒倆和解的細節也沒有鉅細靡遺的紀錄,只是經由訪談讓兩人所堅持和逃避的部分更凸顯出來。

如片中教練牽馬,馬不願順向走的畫面數次出現,我們當可想見這是對馬術為陳佑萱弱項的明顯指涉,但更意在言外的點出,人馬之間都會偶爾出現難以溝通的隔閡,更何況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更需要尊重和包容彼此的差異,才能和諧共生。

教練

因此我們看到教練問著陳佑萱為何不喜歡練馬術是否因為害怕落馬,陳回答說不是害怕落馬,就是不想練這句話時,或許初感詫異,但仔細思考,可能就如同片中教練對於自己痛失長女時所說:

「你們不是當事人,你們無法想像。」

或許觀眾認為陳佑萱既然要比現代五項,當然要把其中一項的馬術練習好,才算有始有終,也才對得起自己和教練,但我們終究不是陳佑萱,她要背負的也不是我們的,教練的,甚至是國家的期許,她所唯一要做的是傾聽自己的聲音,而忠於自己的選擇。

這樣的做法或許任性,可能無法成功,卻能帶出最真實的自己。《教練》紀錄下這份真實,紀錄下一個女孩跌跌撞撞、不斷摸索,至終慢慢找回自己的故事。這部片或許不夠熱血激昂,卻異常地有溫度,是近期不可錯過的紀錄片佳作。

教練

電影資訊

教練 At Your Service

上映日期
2022/05/27
教練__電影海報

導演

李家驊

劇情

20 餘年前作為選手,林生祥叱咤賽場,這個曾經因為不會念書被體制放棄的孩子,在台灣最冷門的現代五項運動裡得到救贖;20 年後作為教練,林生祥努力地想借用自己的經驗拯救跟他背景相近的弱勢孩子。 這一年,他在台灣的東部偏鄉遇上充滿天分的小女孩陳佑萱。林生祥盡可能把自己的資源與精力都奉獻在陳佑萱的訓練上,他滿懷希望地以為,如果將陳佑萱送進奧運,將會是他實現將台灣現代五項推上國際舞台夢想的最大機會。 然而事與願違,時間、金錢、制度與少女的青春期,一切都在跟他作對。​​林生祥從來沒想過,他在現代五項裡所能面臨最殘酷嚴格的考驗,原來現在才正要開始。​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教練_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