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x 死 x 機器人》的〈機器的脈動〉:致敬科幻漫畫家墨比斯的視覺科幻浪漫小說

艾歐女神的詩選

在艾歐的月亮女神與 Kivelson 對話之時,女神告訴 Kivelson 關於自己的構造,以及自己是個有磁力脈動的機器。與此同時,女神也不斷引用英美在 19 世紀浪漫時期的詩句,道出 Kivelson 的處境、艾歐的身分、以及生命與永恆的意義。

 

1. 華滋渥斯

首先,故事的標題〈機器的脈動〉就是出自於十九世紀詩人威廉華滋渥斯 (William Wordsworth) 讚頌他的太太「美若天仙、靈如女神」的一首詩〈She was a Phantom of Delight〉,在這首詩的最後幾句話,他寫到:

And now I see with eye serene.
The very pulse of the machine. (the machine 指的就是美麗的太太)
A Being breathing thoughtful breath,
A Traveller between life and death;

由華滋渥斯的詩句,我們可以猜想得到,Swanwick 的小說主題是「艾歐女神」。這是個關於生、死、與永恆的故事。

《愛 x 死 x 機器人》〈機器的脈動〉。

2. 柯勒律治

當 Kivelson 走到疲累不堪,開始進入幻覺,艾歐告訴她:

睡眠,如此溫柔、無人不愛。(O sleep! It is a gentle thing. Beloved from pole to pole.)

這段關於睡眠的詩句,是出自於十九世紀英國詩人柯勒律治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的著名長詩老水手之歌》(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描述人在累到精疲力盡之時,能夠閉上眼睛安心睡著,是件多麼甜美幸福之事。這剛好也是 Kivelson 當時的處境。

《愛 x 死 x 機器人》〈機器的脈動〉。

 

3. 史蒂文斯

當 Kivelson 疑惑著到底為何已經死去的 Burton 會跟她對話時,艾歐就念出美國二十世紀詩人華萊士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在第一本詩集的詩句:

I was the world in which I walked and what I saw,
Or heard or felt came not but from myself. 

在這兩句出自〈勳爵宮的茶〉(Tea at the Palaz of Hoon) 的詩句,史蒂文斯述說的是人的意識與潛意識的對話,

「我感受到與我聽到的,不過是由我內在發出的聲音。」

顯然艾歐是在告訴 Kivelson,並不是 Burton 在與她說話,她聽到的聲音,或許只是她自己由潛意識滲出的念頭與思緒。

《愛 x 死 x 機器人》〈機器的脈動〉。

 

4. 華茲渥斯

最後,Kivelson 的幻覺幾乎已經超越她能掌控的理智,死去的 Burton 竟然變成一個巨人,抱起 Kivelson 走向未知。此時,艾歐朗誦的是華茲渥斯的詩句:

大理石幻化成一個靈魂 (The marble index of a mind forever.)
永遠航行在陌生的思想永恆,獨自一人。(Voyaging through strange seas of thought, alone.)

艾歐於此已經暗示 Kivelson 的下一步,投向冥湖,也就是死亡之湖。Kivelson 的身體即將消融在硫化物的液體之中。

《愛 x 死 x 機器人》〈機器的脈動〉。

艾歐說:

「跳進去吧,實體組態將被摧毀,神經組態將得以保留,或死,或生,加入我。」(12’40’’ – 12’57’’)

Kivelson 終於答應艾歐的要求,明白自己的物質肉體將被吞噬,但是神經(靈魂)將獲得永恆,進入一種既是生也是死的介面,即使,必須一人前往。

影片最後的「是生、是死」,剛好呼應華滋渥斯在前一段讚頌她太太的詩句

「機器的脈動,...一個介於生與死的旅人。」 (The very pulse of the machine, … A Traveller between life and death)

原來,那個有著機器脈動的旅人,既是艾歐也是 Kivelson。早就如同艾歐所料,Kivelson 會與她融為一體。

〈機器的脈動〉是個非常美的短片,透過詩意的畫面與對話,闡釋生命的遠端不是死亡,只是「組態模式不同」的存在。

《愛 x 死 x 機器人》〈機器的脈動〉。

〈機器的脈動〉不同於許多在異星求生存的電影,這裡的太空人必須面對殘酷現實,接受死亡。但是,因為有「詩的救贖與藝術的超越」,對 Kivelson 來說,無論艾歐是月神,還是是她自己內在的聲音,死亡已經變得比較不可怕。於是,雖然科學家是種絕對理性的代表,在死亡面前,科學家還是必須透過詩與藝術,或是神(月神),才能獲得靈魂的拯救。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