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孵魔》:一隻烏鴉竟成「幸福日常」家庭最大夢魘?

由漢娜貝格霍姆導演執導的《孵魔》,電影開頭是一家人和樂融融、愛好自拍的母親名之為「幸福日常」的家庭錄像,隨著一隻烏鴉的突然入侵,母親將烏鴉殺死、命女兒蒂雅丟到有機垃圾桶之後,日常就變了調,幸福彷彿出現了裂縫。隨著日後女兒從森林裡將烏鴉的蛋帶回家中,讓其孵化後,這隻名叫艾莉的烏鴉竟成了這家人最大的夢魘,揮之不去,如影隨形⋯⋯

《孵魔》應該是近期我看過最具創意同時也最令我不適的電影,電影中一隻烏鴉的入侵,可以翻攪出這個中產家庭早已敗絮其中的殘破假象,一個蛋能經由蒂雅的淚水孵化,繼而不斷變貌從烏鴉變成鳥人的形貌,給人的不適感則在於那些黏稠的汁液、不知下一秒又有什麼東西要被撕裂的詭譎感,一步步震撼你的感官,壓迫你的腎上腺素到最後。

《孵魔》劇照。

蒂雅對母親說:

「這個蛋是我養大的!」

《孵魔》中,我們看到被蒂雅悉心呵護的艾莉不斷做出激進越界的舉動,委實很難想見這是出自慈祥的「母親」蒂雅的身教,然而若從蒂雅是被自己母親以高壓教育養大的角度切入,她練習體操到沒日沒夜,手上的破繭逐日增生,睡前尚要做仰臥起坐,甚至要忍受母親坦承外遇的高調示愛,她的痛苦無處訴說,她的委屈只能啞忍;總是不自然微笑的爸爸袖手旁觀,感受不到母愛的弟弟處處跟她作對。

蒂雅乍看是用愛孵化艾莉,其實恨的種子早已在她心中生成,而做為全知者的艾莉窺看到這一切,推估揣想釀成了後面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片中蒂雅對艾莉唱著:

「艾莉的孩子,可憐的小孤兒。」

乍聽是對失去烏鴉母親的艾莉唱的,其實蒂雅更是對自己唱的,她有家而形同無家,她有家人,但卻與孤兒的處境並無二致。

《孵魔》劇照。

艾莉像是蒂雅的陰暗面,是蒂雅的小惡魔,甚至可以說是母親一手豢養,當母親跟蒂雅說著她們一家幸福的日常是多麼寫實的同時,我們看到更寫實的是,一個母親將「勝利等於通往幸福唯一坦途」的觀念強行灌輸到女兒身上且行之有年,只為一圓自己當年的未竟之夢。

我們看到的是,老公疏於面對婚姻失和的真相,更拒絕對女兒伸出援手。

這些寫實的景況全然跟幸福沾不上邊,所謂的幸福日常終究是母親偽造出來的巨大幻影,這一家當中的每個人都不快樂,艾莉乍看是破壞這戶幸福人家的罪魁禍首。但反過來想,若沒有牠的入侵,深埋蒂雅一家的病灶永遠無從被檢視,蒂雅也永遠會是個孤兒,母親更無從領略愛的真諦和家人的真義。

《孵魔》劇照。

《孵魔》讓我們看到一個家庭分崩離析的過程,不給救贖不要和解,只是冷眼旁觀著這一切,卻讓人省思在父母望子成龍的同時,有無因為自己殷切期盼的不當施力,而扼殺子女成長和快樂的可能,甚至釀成一個惡魔?

溫暖和善的結局或許是大家心之所向,但能斷然斬開幸福的鐵鍊,直探更深邃寫實的內裡,我想這樣的勇氣更令人佩服。

《孵魔》不是讓人看了會舒服的電影,但卻是需要被看見的電影,片中的配樂、美術、氛圍營造都有上乘以上的水準,飾演蒂雅的西里索拉琳娜更完全勝任了這個角色,光是想像她與不存在的對手演員對戲能詮釋出龐大的擬真感,對母親既親暱又害怕的複雜心緒,在每一個轉折處都能展演出細膩的層次同時兼具爆發力,委實是全片最大的亮點,成熟而精湛的演技令人過目難忘。

電影資訊

孵魔 HATCHING

上映日期
2022/05/20
孵魔_HATCHING_電影海報

劇情

年輕的體操選手蒂雅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家庭,她的母親打扮得光鮮亮麗,在社群上維繫著完美家庭的形象;她的父親西裝筆挺,溫柔體面;弟弟更是乖巧懂事。看似毫無瑕疵,充滿溫暖的家庭,卻因為誤闖客廳的烏鴉全亂了套。 沒想到,崩毀的節奏不止於此,蒂雅在森林裡意外發現一顆神秘的蛋,她偷偷地將蛋藏起來,對它悉心照料。蛋以飛快的速度生長,眼看著即將孵化,裡頭孕育的駭人生物卻遠超蒂雅的想像......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孵魔_HATCHING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