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影史兵器譜的神兵利器 ——《德州電鋸殺人狂》的「電鋸」: 象徵瘋狂的兇獸!差點連導演也命喪鋸下!

一支刀子、一發子彈,恐怖電影裡的怪物與兇手,有各種方式料理被害者們。比起來,一只電鋸似乎太浮誇了一點,更何況,《德州電鋸殺人狂》竟然還把電鋸放進片名裡。這位殺人狂如此喜愛他的日常工作道具,從此也令電鋸成為恐怖萬神殿的神兵利器。我們必須來檢視這只沾滿被害人鮮血的電鋸,是如何在全球影壇砍出一道令人餘悸猶存的傷口⋯⋯它甚至差點殺了這部恐怖經典電影的導演⋯⋯就差那麼一點點⋯⋯

《德州電鋸殺人狂》海報

《德州電鋸殺人狂》海報。

1974 年深秋,這部毫無任何大明星、並非主流電影公司發行的恐怖電影,在上映前被美國電影協會 (MPAA) 狠狠給了一個 R 級標記。對電影院而言,他們無意上檔這部名不見經傳又是 R 級的電影。

《德州電鋸殺人狂》的命運原本應該埋沒在德州的荒野⋯⋯直到一間德州奧斯汀的小電影院上映了這部電影,竟然造就了「口耳相傳」的傳說:許多觀眾尖叫著奔出戲院,他們回家憤怒或恐懼地向朋友們抱怨或討拍拍⋯⋯更多人湧入這間小戲院,想要證明自己比朋友更有種——

《德州電鋸殺人狂》片場側拍照

《德州電鋸殺人狂》片場側拍照。

連鎖電影院擋不住觀眾的抗議,家長協會對本片「道德淪喪」的瘋狂控訴,只是激起更多觀眾的好奇心,大家都想看看這部號稱「真人真事」與「你不敢一個人去看」的德州鄉土恐怖電影。

這部從演員薪酬、拍攝成本、剪輯師薪水、膠卷沖印費、到那幾張惡名昭彰的海報設計與印製費,總計不超過 30 萬美金的「小電影」,帶給全美國的大學生們極大的震撼——他們被嚇死了,但同時也開心死了,因為《德州電鋸殺人狂》證明,只要有一台攝影機,你也可以拍出震撼全國的電影。

《德州電鋸殺人狂 2022》

《德州電鋸殺人狂 2022》。

《德州電鋸殺人狂》是一本粗糙卻鮮明的教科書,它不只證明了低成本電影也能發揮創意,同時也鼓勵創作者在殺人手法上發揮創意:誰說電鋸只能鋸木頭?它也可以把人砍成兩半。而且它充滿氣勢,電鋸的燃油馬達發動時,傳出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這不祥的機器運轉聲證明它不想息事寧人、它不是用來潛伏暗殺的工具。

這種轟隆聲造成了某種奇詭的效果,與被害人的哀號聲,混合成一種日常生活裡聽不到的恐怖震撼,同時在觀眾耳內形成若有似無的迴響。當電影來到刻意安靜的橋段,耳中似乎仍然聽得到電鋸在遠方怒吼。

導演托比胡伯。

導演托比胡伯。

導演托比胡伯很早就知道,他需要一只舊電鋸,因為《德州電鋸殺人狂》不是一個新故事,它是描述德州荒野裡一個邪惡的殺人家族故事,他們獵殺路人的傳統悠久,而這只電鋸必須在外型上呈現這種傳統的淵遠流長——而且尷尬的是,胡伯也很難從寥寥可數的 30 萬預算裡,抽出買新電鋸的資金。還好道具組裡一位工作人員,家裡剛好有一只舊電鋸,而這只不是大品牌製造、外表髒污的電鋸,就成了《德州電鋸殺人狂》的大明星。

《德州電鋸殺人狂》。

《德州電鋸殺人狂》。

對電影道具組而言,任何電影裡的道具都不能只有一個,因為它們會在鏡頭前被無情虐待,被摔、被弄濕、被粗心的演員揮舞撞上什麼東西,而如果這天下僅有一個的道具壞了,這部電影也就得跟著停擺。

而我們在《德州電鋸殺人狂》裡看到的電鋸,其實是這部電影裡最悲傷的被害者:它確實被摔、被弄濕、被泥土樹葉與雜草弄髒、連飾演皮面人的壯碩演員,都摔在這只電鋸上好幾次,造成它外殼上無法修復的破損(觀眾可不想看到下一幕電鋸上突然多了塊膠布)、它的鋸鏈上還缺牙,不過,這還不是這只電鋸最令劇組頭痛之處。

《東京殘酷警察》。

《東京殘酷警察》。

重點這是只電鋸,是一只在特力屋販賣、可以真的拿來使用的真實電鋸。而儘管片場裡的血肉是假的、皮面人是假的(飾演皮面人的演員,其實是位溫和有禮的作家兼足球員兼電腦工程師)、德州鄉土殺人家族也是假的,但是,在空中揮舞的電鋸是真的,而沒有演員願意在轟隆作響的電鋸旁演戲。

道具組為此動了一點手腳,他們將鋸鏈上的所有尖牙全都移除了。當電鋸高速運轉時,它依舊發出惱人的噪音與白煙,刀刃部份看起來甚至似乎有什麼正在高速轉動著,但是這只電鋸沒有了殺傷力⋯⋯應該是吧?

下一頁>>《德州電鋸殺人狂》的電鋸到底對演員和導演做了什麼?

漫畫《鏈鋸人》。

漫畫《鏈鋸人》。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