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克史奈德新科幻電影《叛逆之月》開鏡!結合《七武士》與《星際大戰》能否再創新的「史奈德宇宙」?

導演查克史奈德被請出了 DC 宇宙,但是很明顯地,這位導演仍然在努力打造自己的新宇宙。他與網飛先前合作了《活屍大軍》電影,隨後發展了一部外傳電影與動畫影集;現在,查克另一個籌備長達十年的科幻電影計畫《叛逆之月》(Rebel Moon),上個月已經正式開鏡。這部電影原本可能是另一部《星際大戰》作品,你也能稱它是星際版《七武士》,不過無論如何,它一定比盧卡斯的星戰世界更黑暗一點——這可是史奈德最自豪的特點。

查克史奈德。

查克史奈德。

史奈德在 10 年前,剛好在迪士尼買下盧卡斯影業之後,他向盧卡斯影業提案了《叛逆之月》的計畫。這個計畫一如史奈德的大多數計畫,都是以黑暗顛覆手法翻玩古典經典。而這一次他翻玩的是黑澤明的經典《七武士》:一群雜牌武士組成一支臨時護衛團,保護農民免於邪惡領主的霸凌,他們奮戰到最後一刻獲得勝利。很明顯,史奈德知道《星際大戰》曾經取材自黑澤明的《戰國英豪》,這是另一種對原版《星際大戰》電影的致敬。

《七武士》。

《七武士》。

2013 年,那時還沒有《STAR WARS:原力覺醒》等新星戰三部曲,但是看來盧卡斯影業並不欣賞史奈德的點子。無論如何,《叛逆之月》有一個像極《七武士》、《豪勇七蛟龍》、《少壯屠龍陣》、或《Samurai 7》的故事:由蘇菲亞波提拉飾演的神秘女武士科拉 (Kora),正在召集一群星際雜牌軍,他們的任務是保衛一個邊疆外星殖民地,免於暴虐無道的外星領主巴里薩略斯 (Balisarius) 傾軋。

《叛逆之月》片場。

《叛逆之月》片場。

當《叛逆之月》不再是星戰電影,代表我們不會看到科拉運起原力揮舞她的光劍。這十年來,看來史奈德開始加進各種他感興趣的新鮮點子,讓這個外星宇宙脫離星戰宇宙的影響,加進更多其他娛樂文化的元素。例如在《叛逆之月》的概念設計圖裡,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所謂的邪惡外星領主巴里薩略斯,戴上了軍帽並穿上了軍服——他看起來就像熟悉的《快打旋風 2》裡的大反派「貝卡」(ベガ)。

《叛逆之月》概念設計圖。

《叛逆之月》概念設計圖。

當然我們也可以理解,如果巴里薩略斯是個像貝卡一樣會使用「精神感應力量」的超能力者,大概也沒啥好大驚小怪的——畢竟他的日常工作就是佔領各大星球。

《快打旋風 2》貝卡。

《快打旋風 2》貝卡。

網飛看來對史奈德十分關愛,他們一次批准了《叛逆之月》上下集的製作預算。《叛逆之月》不是單純的科幻電影,它是一部試圖建立全新宇宙觀的史詩級電影,因此需要兩部電影的篇幅,來打造這個網飛期待能夠成為長篇系列電影的作品,而網飛對史奈德的優遇還不只如此,他們給了史奈德更大的創作空間——而這是史奈德在華納影業後期無法享受到的自由。他在執導《超人:鋼鐵英雄》時還有克里斯多福諾蘭在他與華納之間斡旋;而到了《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與《正義聯盟》,他受到了更大的限制,這是最終使他離開華納的其中一大原因。

《叛逆之月》片場。

《叛逆之月》片場。

有趣的是,盧卡斯的《星際大戰》與《叛逆之月》類似,也是一部遭到拒絕後重新修整的作品:盧卡斯原本預期執導一部《飛俠哥頓》的電影續集,卻因為無法取得版權而作罷,這部續集電影之後修改成了我們知道的《星際大戰》——當然還加進了黑澤明、亞述神話、與神話學家約瑟夫坎伯的巨著《千面英雄》等等元素。而事實上,史奈德也喜歡黑澤明、他作品裡的英雄觀也看得到《千面英雄》的影子……甚至連他自己都在 2016 年表示過,他的《正義聯盟》就是某種程度上的《七武士》翻拍版本。

「《正義聯盟》是一部緊湊、精彩與宏觀的作品,因為布魯斯韋恩像《七武士》一樣,出門去尋找正義聯盟的成員,這部份是很有趣的。」

《正義聯盟》。

《正義聯盟》。

對史奈德這樣的創作者而言,比起與大型電影公司、合作大型經典題材,也許像是《活屍大軍》這樣由他自己掌控的獨立世界觀題材,更適合他。好萊塢已經越來越少原創的獨立宇宙,更何況是一個獨立原創的科幻宇宙。並非所有觀眾都期待或喜歡史奈德的作品,但是,他這種持續創作的意圖還是值得嘉獎——希望這次黑澤大神能多給他一點精彩的點子。

吉蒙韓蘇演出《叛逆之月》。

吉蒙韓蘇演出《叛逆之月》。

《叛逆之月》已經在四月開鏡,這部兩集電影的系列,目前參演者包括了蘇菲亞波提拉、《環太平洋》查理漢南、珍娜馬龍、《時空永恆的愛戀》麥可俞斯曼、《公主新娘》凱瑞艾文斯、《星際異攻隊》吉蒙韓蘇、《死侍》艾德斯克林(他將飾演大反派巴里薩略斯)、《紙牌屋》寇瑞史托爾、《正義聯盟》雷費雪等人。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