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來談談緋紅女巫:從《汪達幻視》到《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她的轉變合理嗎?

漫威電影宇宙是一個和平的世界,有些人抱怨,這裡看不到某個角色的粉臉,在碎玻璃上摩擦到鮮血淋漓。但話又說回來,在所有超級英雄作品之中,沒有哪個角色像漫威的汪達麥希莫夫那麼悲慘,甚至連那些 R 級超級英雄電影也一樣。在《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之後,她成為漫威第四階段影集《汪達幻視》的主角,現在出現在電影《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裡,她的悲劇宿命似乎一路相隨,而這令許多觀眾忿忿不平,讓我們來看看,漫威宇宙對她的安排……是否「不太公平」(doesn’t seem fair)?

汪達有多麼悲慘?首先,她的父母遭遇空襲身亡(多虧了史塔克工業的優秀炸彈);她被宛如納粹遺孽的九頭蛇吸收成為人肉白老鼠,進行心靈寶石實驗;她與雙胞胎弟弟皮特羅遭到利用,而弟弟枉死在戰場上;她又成了大樓爆炸案的嫌犯,害死大量民眾;她跟隨美國隊長流亡天涯;她被迫殺害情人幻視,而後又被迫再次目睹幻視另一次死亡;她甚至無法滿足手刃仇人薩諾斯的願望。她的家人與愛人一個個離她遠去,連能夠引領她的隊長如今也不在了。連她身上的魔力,都無法負荷這麼巨大的悲傷。

 

【以下有《汪達幻視》與《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劇情爆雷】

 

談談緋紅女巫:《汪達幻視》裡的美滿大戲

《汪達幻視》60 年代造型的汪達

《汪達幻視》60 年代。

於是《汪達幻視》來了,一個似乎能夠包容汪達所有悲傷情緒的空間出現了。她「無意識地改寫現實」(這八個字非常重要),讓西景鎮的居民陪她演出一齣美滿大戲。在那裡,幻視還活著,兩個兒子也出生了,這是個從 60 年代《迪克凡戴克秀》到 2000 年代《左右做人難》的家庭情境喜劇影集裡,都會出現的「美滿家庭」。理論上,失去人生最後支柱幻視的汪達,應該能在西景鎮好好地「沖喜」。

《汪達幻視》70 年代造型的汪達

《汪達幻視》70 年代。

沖喜是個細思極恐的習俗,對東方民族而言,面臨一場巨大悲痛的方式,便是用另一樁喜事來「沖淡」或「洗刷」這種無處可避的悲痛。但就像每本料理教科書都會警告你的道理,加太多鹽的補救方法並不是加進等量的糖,沖喜事實上是一種「轉過頭去」的行為:我們刻意地忽略、無視那些悲痛,讓自己專心在嶄新的喜悅上,把我們的精力心神不要被過去的幽魂所糾纏。《汪達幻視》是一場大型沖喜秀,前六集每一集都變換不同十年的情境喜劇風格,試圖讓你發笑。

《汪達幻視》影集中扮裝的汪達。

《汪達幻視》。

最有趣的是,情境喜劇確實能對觀眾造成麻痺,我們看著螢幕裡這個美好到不真實的家庭,他們活在天真無邪的泡泡裡,明天一切就又恢復原狀,而且繼續維持昨天的歡笑,似乎這些角色陷入了長期穩定的「幸福麻痺狀態」:他們麻痺於歡笑、嬉鬧與幸福。而這是《汪達幻視》最優秀的特點,它以情境喜劇的形式同時嘲諷了情境喜劇本身這個類型,也同時突顯了汪達這個角色的自欺欺人。但我們在這裡要注意另一個重要的細節:汪達是在潛意識地麻痺自己,這種沖喜無法讓她走完悲傷的五個階段。

《汪達幻視》影集中的汪達。

《汪達幻視》。

 

談談緋紅女巫:汪達與悲傷的五個階段

精神科醫師伊莉莎白庫伯勒-羅絲提出的「庫伯勒-羅絲模型」(Kübler-Ross model),清楚指出悲哀的五個階段:否認、憤怒、懇求、沮喪、接受。我們在《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的戰場上,看到汪達的「憤怒」施放在薩諾斯身上;我們在《汪達幻視》裡看到,汪達到天劍局「懇求」局長還給她「一個葬禮」,而後在目睹幻視遺體時、以及在打開幻視留下的卡片時感到「沮喪」……而後她「無意識地改寫現實」,汪達終究沒有走到承受真相這一步。

《汪達幻視》影集中的憤怒的汪達。

《汪達幻視》。

這是一個奇妙的案例,對於有能力改寫現實的汪達來說,虛與實的界線十分模糊,在她取得擁有更強能量與更多知識的黑暗神書之後,這種界線基本上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不存在的事物,在另一個世界正好好活著。庫伯勒-羅絲模型最後階段的「接受」之所以重要,是因為無法力的我們必須接受物理定律的法則,塵歸塵土歸土,沒有了就是沒有了。但是,對於有著超強法力的緋紅女巫而言,她可以扭轉這種現實。在《汪達幻視》結局裡早有暗示:同樣承受喪親之痛的莫妮卡這樣說:

「如果我也有妳的力量,我會做相同的事。」

《汪達幻視》莫妮卡。

《汪達幻視》莫妮卡。

《汪達幻視》的結局並沒有讓汪達真正地接受自己孤身一人的事實,她看來只是再次經歷一段家人全亡的悲劇──這事實上是更加殘酷的劇情安排,宛如薩諾斯時間倒轉殺夫的劇情重播(幻視竟然死了三次)。我們沒有看到劇情裡汪達真正放下悲傷,找尋自己人生新目標的任何提示。卻看到她走過被她操控心靈的西景鎮民之間,忍受他們對自己憤恨的眼神。汪達知道自己做錯了(她向莫妮卡說出了對不起),但這種自疚心情,只是讓未完成的療傷階段,又劃上新的傷痕。

《汪達幻視》影集劇照。

《汪達幻視》。

於是我們在《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裡看到汪達的「墮落」,與其說這是因為黑暗神書的黑暗能量「誘惑」或是「污染」了汪達,不如說,這是經歷《汪達幻視》的悲劇之後、身上已經夠多悲劇的汪達,再一次開始她的療傷之旅:靠著黑暗神書能夠通曉多重宇宙的她,「否認」自己的悲劇,對所有阻擋她的人施放無情的「憤怒」。汪達在《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並不是「黑化」,這是在《汪達幻視》裡未走出悲傷的她,必然踏上的悲傷之路。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被夢行操控的汪達。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

 

談談緋紅女巫:《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裡的「接受」

有趣的是,在《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裡另一個宇宙的汪達(或你想稱呼她「838 汪達」),卻意外地成為了接下汪達悲傷的人。838 汪達有一百個憎恨 616 汪達的理由:她附身於她、她置她於險境、她甚至想搶走兩個孩子、還差點失控對他們造成傷害(這令汪達第一次感到「沮喪」)。但是 838 汪達卻說出了比「我在每個宇宙都愛妳」更美的一句話,讓汪達知道,她的兩個無緣兒子,在其他每一個宇宙裡,「都會被愛」。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緋紅女巫與汪達。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

汪達回到原本的世界,解放了阿美莉卡,也摧毀了黑暗神殿。這算不算是一種「接受」?汪達真正走完她悲傷人生的第一場完整療傷旅程了嗎?有可能。但是,隨後一座大山壓在了她身上,似乎意味著我們又少了一位復仇者。當然,連編劇麥克沃卓都表示,他沒有真的寫死汪達,而我們也知道,美漫超級英雄們很難真的死亡。也許,汪達還活著。或者更應該這樣說:汪達值得活著。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緋紅女巫。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這個角色的旅程設計似乎太……惡意了?這是一個肩負所有英雄悲劇的英雄,她有史塔克的雙親猝逝、她有隊長的愛侶別離、她有鷹眼被迫殺害親人的自疚之苦……而她還有很多其他超級英雄不曾面對的悲傷,這麼強大的悲傷,一直沒有在漫長的漫威電影宇宙歷史裡,找到溫暖的懷抱──她甚至連個隊友也沒有。而以她為主角的《汪達幻視》卻是給她另一次的悲傷,然後讓她在《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見神殺神,最後願意放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緋紅女巫汪達。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

 

談談緋紅女巫:傷痕會癒結成更強韌的傷疤

汪達的角色意義,似乎只是告訴我們療傷是多麼痛苦的旅程,僅只於此。但悲傷的意義不僅僅是受苦──這其實是《汪達幻視》試著傳達的主題。我們受傷,是為了像布魯斯韋恩那樣「再站起來」,我們經歷了難熬的五個階段之後,不是閉上眼睛被山壓死。這些傷痕會癒結成更強韌的傷疤,我們會相信那些真摯的情感不會因為肉體消亡而逝,逝者會化為我們心中「永遠的心靈寶石」,這是一種成長,而英雄正是為我們展現成長的最佳範本:汪達應該、也勢必要再站起來,過一個沒有小黑書與假兒子的新人生。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電影劇照。

《奇異博士 2:失控多重宇宙》。

《汪達幻視》可以有第二季,我們知道有一隻純白塗裝的幻視在外面亂跑,他與汪達可以發展出全新的關係;我們甚至可以有一部《緋紅女巫》電影,聊聊沒有黑暗神書的汪達,怎麼過她的魔女新生活。漫威宇宙願意幫他們珍愛的角色寫下完美的句點,沒有道理讓這個僅僅走完一半成長道路的角色,死在荒山野嶺。我們需要看到跨越傷痕的汪達,真正成為英雄的一刻,而不是看到她的結局,只停留在「贖罪自刎」。

電影資訊

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 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

上映日期
2022/05/04
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_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_電影海報

導演

山姆雷米

劇情

多重宇宙正式開啟,世界變得加倍危險,熟知的一切邏輯都將被打破...... 奇異博士將與他的好友王,以及緋紅女巫汪達,一同穿越不同宇宙,找出補救的辦法。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80%
觀看完整介紹
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_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