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紀錄片《我們的金髮藍眼父親》:以「父」之名,不孕症醫師用自身精子打造的大型邪惡實驗?

SCUD

從扮成鑽石富豪的愛情騙子《Tinder大騙徒》到讓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室友全記錄》,Netflix 紀錄片總是讓人感受到「現實世界比電影更離奇」。

而如今又有部引起不少人關注的紀錄片——《我們的金髮藍眼父親》(Our Father),以下就為大家介紹紀錄片主角——唐納克萊恩,因一舉動影響近百位無辜者,造成集體的不安、恐懼與心碎。

預告:

片中開頭,介紹到潔克芭巴拉德 (Jacoba Ballard),她是家中的獨生女,得知父母因當時有不孕問題,所以透過「他人精子」捐贈出生後,一直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半手足,於是前往 DNA 鑑定。

但結果卻讓她有些錯愕,她發現自己有七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在 1985 年以前,人工授精是新鮮精子,病人可以挑選想要的捐贈條件,而同一個人的精子最多只會使用三次,也因此「七個」兄弟姊妹這件事情,讓人感到困惑。

潔克芭巴拉德發揮追根究底的精神,首先,所有人都是找上印城最知名的不孕症專家——唐納克萊恩。

「只有一個醫生,會進行活體受精,那就是唐納克萊恩,他是故中翹楚,去找他吧!」

潔克芭在 DNA 檢測中抽絲剝繭,首先找到所有人的共同表親席薇亞,並詢問對方家譜裡有哪些姓氏,斯溫佛為唐納克萊恩母親的娘家姓,而席薇亞的表弟正是唐納克萊恩母親。

唐納克萊恩利用自己的醫生身份,長久以來都用自身精子替患者解決生育問題,且「完全沒告知患者」,對方毫不知情,甚至不少受害者一直以為精子是丈夫的。解決不孕症問題,對醫生是充滿感激,但始終被事實真相矇在鼓裡,當得知真相那刻,他毫無同理的行為使眾多人集體心碎。

隨著受害者越來越多,潔克芭先是向印地安納州的總檢察長辦公室提出申訴、找上新聞媒體,卻都得不到回應。克萊恩的兒子與潔克芭聯絡,表示父親是找不到捐精者,才使用自己的精子,數量不會超過十個。

而這說法徹底被 DNA 檢測給打臉,因半手足數量不斷的增加,從第 14 位手足的父親怒吼:「他奪走了我的一切。」到第 17 位、第 48 位……,潔克芭沮喪的說道:「我們就像一個完美的雅利安部族」。

所有人的情緒階段都從一開始的不可置信,歷經沮喪、迷惘,接著到憤怒,隨時活在恐懼,就怕 DNA 檢測又找到新的手足,每個人都居住在方圓40公里的小社區內,是否曾不經意與他們約會過?要是邁入婚姻該怎麼辦?

「為什麼我會是金髮藍眼?」

這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們,透過 DNA 檢測找到彼此,迎接而來的並非想像中的喜悅,反而是不安與沈重。對唐納克萊恩此劇的背後動機僅能猜測,他是否為「箭袋充滿運動」的追隨者?他在進行一個大型實驗嗎?他為何毫無悔意?

「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耶利米書一章5節

到了第 53 位手足、第61 位手足,紀錄片揭露每個人都有自體免疫疾病,以及消化系統、結腸等毛病,唐納克萊恩並不符合捐精者資格,卻仍任意妄為的行為,滿滿的「惡意」,將他人推入深淵。

明知他做出背德行為,但卻無法有任何州的法律足以將他定罪,這才是這些受害者最痛苦的體驗。即便是血緣上的父親,這些孩子仍想為自己抗爭、為父母發聲。

最後,只好從唐納克萊恩「謊稱沒有使用自己的精子」,「製造並使用假造文件」兩項下手,控罪是他對調查員的發言,妨礙司法公正,眾人希望伸張正義,但受害者是州政府,且多人替他向法官求情,最終只定下兩項六級重罪,沒有坐牢,500元罰款,幾十人的人生被摧毀,心心念念等待的正義,換來的是更巨大的失望。

幸好,名譽掃地的唐納克萊恩,最終在 2009 年退休,且執照已歸還給印第安納州的醫療執照委員會,儘管唐納克萊恩並未得到該有的懲罰,但這一起事件,在 2018 年成功讓印第安納州通過法例,違法捐精者人工授精行為成為違法,且揭發了另外 44 名醫生,也使用自己精子替不孕病人進行人工授精,可怕的是,克萊恩仍是使用次數最多的人,在紀錄片製作時,總計 94 人,且持續增加中。

《我們的金髮藍眼父親》已在 Netflix 上線。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