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柏格曼的島》:就以詩意的口吻,撥開人心的昏暗與荒唐

癮君子

I don’t wanna talk
About things we’ve gone through
Though it’s hurting me
Now it’s history —— The Winner Takes It All

柏格曼之於影迷,還有電影工作者,無疑皆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名字。儘管並非每個人都看過他的作品,但那份遠近馳名的殘酷,直抵心靈的細膩與批判,加上諸多形而上的討論,更將電影創作推向框架之外的疆域。近期上映的《柏格曼的島》取其精神,並以柏格曼長居的瑞典法羅島做為主要場景,改以溫婉的語調,緩緩講述人的黑暗、自私與徬徨。

《柏格曼的島》故事啟程首先聚焦於一對夫妻,他們分別身為導演以及編劇,為了潛心完成劇本,決定短居於柏格曼故居,好在靜謐的氛圍下閉關書寫。然而,美好且清幽的環境不只讓人感到舒心,少了外在社會的紛擾,同樣也使得女主角無法再以「忙碌」逃避生命中那些難以消化的內心梗塞。

也因此,電影的重點,其實不在於女主角是否順利產出劇本,而是她如何面對、回應不斷被創作、環境以及關係勾引出的不堪與躁動。巧合的是,本作的主題剛好契合另一部坎城影展競賽片《世界上最爛的人》,皆有成就較為輝煌的伴侶,並同樣因此感到自卑、失落,然後喘不過氣,抱著迷惘一路跌跌撞撞。

《柏格曼的島》劇照。

在《柏格曼的島》中,女主角雖然喜愛柏格曼的電影,卻十分討厭、反感當中的殘酷。而這也不是針對柏格曼,就連觀看丈夫的作品,同樣難以承受殘忍之舉,好比説劇中人物突刺反派一幕,即便是自我防衛,依然喚起她的恐慌,嚇得她倉皇逃出影廳。

有趣的是,參照佛洛伊德的說法,人之所以會討厭另一個人,不僅因為別人擁有我們看不慣的特質,亦因為我們自己也有,卻無法允許、接納自己如此不完美。隨後,為了要化解內在衝突,更狡猾地把引發不適的責任全都歸咎於他人,進而巧妙忽略自身缺陷,好比嫉妒、渴望窺探、尋求破壞,又或是言行不一致的事實。

由此可知,與其說柏格曼的作品讓她反胃,倒不如說柏格曼的主題,使她想起內心的那隻撒旦。為此,電影中陸續提到的僅有外殼的屋子,正巧呼應女主角的焦慮:總是害怕被人看穿,抑或是讓人失望。

另外,那一句:

「我卡住了」

代表的除了劇本創作一事,也在暗示過度追逐他人認可的女主角,丟失了認同自我的信心與根基。至於片尾一段父女之於鬼魂的討論,可說是最為契合女主角心境的註解。若是缺少實踐自我的信心,迷惘就會是糾纏一生的幽魂,再依據當下的恐懼,幻化成各種駭人的樣貌。甚者,有時宛如一座無底深淵,越是想要消除,越有可能會被吞噬。

《柏格曼的島》劇照。

接著,當《柏格曼的島》故事漸入尾聲,整體結構卻反而更加曖昧,本以為是虛構的劇中劇看起來就像女主角的內心世界,彷彿是在追悼逝去的青春,尤其是關於性的渴求與貪戀,恰恰回扣她誘惑丈夫失敗的段落,反覆感嘆步入中年的婚姻關係,再也容不下激情。

換言之,法羅島正是展演女主角內心的舞臺搭景,劇中劇的主要人物都是她的替身。無論是 Joseph 從未出現的現任女友,還是年輕的 Amy,皆象徵不同時段的人生切片,就連 Joseph 本人,也能視為女主角心中混雜「愛家」與「狂野」的矛盾面。

到頭來,劇本的結局落定何處?究竟何者為真?或是何者為假?全都朦朧不清。以此來說,《柏格曼的島》故事非但沒有隨著劇情推進而逐步釐清,還吐出更多的問號,觀眾好似被一團迷霧給包圍。失去方向感之下,只好運用原始的感性來探索,甚至要獻上私密且赤裸的自我,才能召喚那些殘缺的篇章,或說找到出口。

不過,打從出生,人類就像被丟入一個漩渦,雖然能夠錨定起點,但關於未來、生命的結局,始終無法蓋棺定論,端看人們怎麼去想像。所以,電影的結局其實沒有佚失,相反地,它將珍貴的決定權交付給觀眾,任憑我們自由解讀、創造。至此,觀影也從被動地接受刺激、訊息,轉變成一種意識之外的互動與連結。

《柏格曼的島》劇照。

全文圖片:東昊影業

電影資訊

柏格曼的島 Bergman Island

上映日期
2022/05/13
柏格曼的島_Bergman Island_電影海報

劇情

一對美國編導夫妻克莉絲與東尼來到瑞典法羅島度假,希望能在這個造就瑞典國寶導演伯格曼無數傑作的影迷寶島,找到下一步作品的創作靈感,完成劇本。 但在到處都能見到電影大師過往風采的柏格曼之島,這對夫妻的關係卻逐漸出現分歧,克莉絲只能陷入了她所的創作世界,希望能在故事與故事之間,找到人生的解答......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柏格曼的島_Bergman Island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