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過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也演過讓龐德深陷的摯愛:她是來自法國的蕾雅瑟杜,一位只為作品奉獻的藝術家

Lazybird

第 75 屆法國坎城影展即將在下週以嶄新姿態展開,歷經一年取消之後,全球觀眾終於可以再看到國際影人齊聚一堂,關注與歡慶著最愛的電影藝術。今年的坎城一樣有一個熟悉的名字,去年有三部作品入選正式競賽片、今年則有兩部,而且全部都是主演——她就是蕾雅瑟杜 (Lea Seydoux),能夠在歐洲及美國業界遊走,也能在藝術電影及商業電影中切換自如,一看到臉龐就必定留下印象的蕾雅瑟杜。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她在 2006 年演出第一部電影後,2007 年就有坎城入選片,接著 2009 年《惡棍特工》與 2010 年《羅賓漢》讓她走上坎城紅毯,2013 年主演的《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更破天荒以演員身份拿下最高榮譽金棕櫚獎,是史無前例且目前後無來者的紀錄。除了 2018 年擔任評審團外,在其他屆也有與尤格藍西莫札維耶多藍魏斯安德森等名導合作的電影亮相,可說是年年都有代表作。

有點資訊量過大了嗎?其實在這些藝術成就之外,她還參與過《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跟很多人都知道的,在《007:惡魔四伏》演出瑪德琳史旺博士一角,且去年在《生死交戰》中有極吃重的情感戲份,並非只是眾多龐德女郎的其中一位而已。

 

光譜並不足以定義她的可塑性

蕾雅瑟杜。

蕾雅瑟杜在短短幾年就成為國際知名影星,今年她也帶著米雅韓桑露芙的《One Fine Morning》與大衛柯能堡的《Crimes of the Future》回歸坎城,正恰巧說明了這位法國演員難以取代的特質:前者是女性敘事的文藝小品、後者是帶點科幻龐克的肉體恐怖,在這兩部完全無法再截然不同的電影之中,唯一的共同點恐怕只有瑟杜本人。她就是具備如此大的表演彈性與深度。

能與不同國家的導演合作,駕馭過南轅北轍的戲劇類型,只要是想要演出的作品,蕾雅瑟杜從來沒有任何退卻或設限,只為賦予角色最好的演出。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在接受《好萊塢報導者》封面專訪時,這位常客在被問到自己最愛的坎城時刻,她毫不猶豫地說就是《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的金棕櫚獎,因為這代表自己跟另一位主演阿黛兒艾薩柯普洛斯,一致被認可為電影的共同創作者:

「這部電影花了我一年的生命,而且我也奉獻了所有在其中。我的人生真的在許多層面上被大大改變。」

對她而言,演戲不只是釋放,更關乎怎麼保留。許多人認為她的氣質神秘,不只是一張法式臉孔,而是在表演中用眼神的散發出來的情緒。她也不靠研讀或分析背景故事來進入角色:

「對我而言,這是世界上最無聊的事情。有些演員會有種『我的角色像這樣,他會這樣思考,他經過了這些事』等等,我真的不覺得有趣。」

 

不在乎演了幾部,只追尋創作的藝術

(《單身動物園》。)

陸續演出幾部好萊塢電影之後,蕾雅瑟杜不意外地對這產業生態有諸多保留,特別是女演員的處境。她不諱言地表示,

「美國的產業結構真的很艱難,因為你必須一直維持住魅力,也不允許變老,這是一件滿可怕的事情。你得永遠年輕,好像變老是某種禁令一樣。但這不過是個謊言。法國人對女性比較寬貸,我不用一直擔心衰老。我想要的就是在鏡頭面前老去。」

說到在鏡頭前的樣貌,一直以來孜孜矻矻地拍戲的她,一年有 3 到 4 部作品亮相。之前甚至在拍攝《生死交戰》這種大規模製作之前,還在同時投入 4 部電影。她自認很懶,也覺得筋疲力盡,但一切的動力來源都是能夠跟有趣的人合作,並能因此擁有更多看待世界的方式:

「當一個導演對角色有想法、對我有想法的時候,我就會對向下挖掘很有興趣。」

(《生死交戰》。)

是的,導演正是吸引她演出任何一部電影的主因。只要這位創作者有遠見,她能夠不斷交付自己在演戲之中。

「當我要與某位導演合作的時候,我從來不知道要怎麼做,而且我都怕得要死。但不管怎樣,我都會做好準備。」

她是這麼說的。

(《法蘭西特快週報》。)

那個曾經說過「如果只在法國當法國演員,我會很傷心;如果只在好萊塢當演員,我也會很傷心。」的她,就這樣本能地穿梭在不同電影,隱身在角色裡,再光鮮亮麗地出現在紅毯上。能夠不在乎自己的名聲與成就,只看重自己能為作品付出多少,這就是藝術家的真本事,也是為什麼蕾雅瑟杜會在大銀幕上顯得特別迷人的原因。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