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一家之主》:似幻似真,一場母親遁逃記

王希捷導演編導的《一家之主》,電影開場沒多久我們就看到女主角葉蘭心(鮑起靜 飾)被老公大偉(寇世勳 飾)不斷碎念:

「家裡就這麼大,留點有水準的(書籍)。」

「家裡隔一段時間就要整理,身外之物要捨得丟掉。」

然而,大偉自己卻囤積了 200 多個茶壺,所謂有水準是他來定奪,丟掉的是太太的身外物,葉蘭心在客廳一角默默整理的身影顯得格外孤單,電影此時打上「一家之主」的字幕,徹底為老公的主人身分定調,也似乎預告了葉蘭心不怎麼樂觀的命運。

一家之主

為了替大偉找一個工作室,女兒家寧(柯佳嬿 飾)突然回家,遠在美國的兒子也說要回來,蘭心決心要替家人找一個大房子住,經由閨密(陸弈靜 飾)和昔日學生冠廷(李淳 飾)的幫忙,蘭心終於尋到了夢想之屋,然而,事情真能如她料想般順遂,而家人,又真能感念她默默做這一切的苦心呢?

一家之主

台灣近年鮮少以家庭婦女作為主角的電影,導演王希捷創作的起源,即是想拍一部讓父母看了有共鳴,會走進戲院的電影,她察覺家庭婦女缺乏自己的空間,更在一次詢問母親對她來說什麼是家時,得到意外答案:

「如果能有一個地方,歸納擺設都照她的理想來做,那就是家。」

導演母親對家理想中的回答和片中蘭心現實的處境,明顯是個反諷的對比,我們只見蘭心在家裡的空間不斷被限縮,置放藏書的空間、擺放電視的空間乃至安放母親的空間,因著丈夫的強勢,她越縮越小,縮小的也不只是物理上的空間,更是她在這個家心理上的空間:老公有把她當太太,兒女有把她當媽媽尊重嗎?

一家之主

煎魚、清尿漬、收信、訂機票、找衣服,各種大小不一而足的雜務讓蘭心分身乏術,更無奈的是媽媽這個工作從來是無給職,做好了大家認為是應該沒人感激,做不好卻要受到無情的責罰,老公餐桌上的一句「煎這什麼爛魚」,徹底讓她理智斷線,開啟了她暫時的遁逃。

一家之主

電影看到中間,相信我們多少會同情蘭心的處境,因為她如實反映了一些家庭中母親會有的樣子,我們甚至能從其他角色身上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然而,導演希望我們做的非僅同情或是同理,更是能有些內化的反省,電影末段藉由蘭心到安養院躺臥在母親身邊後開始出現的夢境、夢中夢,層層疊疊交織出母愛傳承的力量,自己在母親話語中重新找到肯認自己身分和價值的力量,而鏡頭帶回自己出走後的那個家,只見老公煎個蛋都不會,垃圾也不會分類,誰是真正的一家之主呼之欲出。

一家之主

待蘭心歸來後,她靜坐在客廳以往老是被老公霸佔、象徵王位的沙發,回應老公女兒的漠然表達了她的不願「屈服」,我們彷彿看到了一個新的葉蘭心誕生。

我們當然不會天真樂觀地認為從此葉蘭心就過著父慈女孝的喜樂人生,要知道人是慣性的動物,要沒多久父女倆就會現回原形,將老婆當奴僕使喚,將老媽當下屬差遣,然而,王希捷最少用了一個溫和的轉彎,不去勾勒戲劇化的事件(如絕症或意外之類),而是讓她知道自己是有改變的可能,一家之主的地位並非無可撼動,自己的那片天,是可以由自己創造的。

也許一時的革命或實驗無法鬆動牢不可破的父權社會體系,最少帶給了我們省思的空間,尋思改變的可能,在母親節前夕推出,《一家之主》顯得格外應景且饒富意義。

一家之主

電影資訊

一家之主 Reclaim

上映日期
2022/05/06
一家之主_Reclaim_電影海報

導演

王希捷

劇情

女主角葉蘭心(鮑起靜 飾),她是稱職的妻子、母親、媳婦與女兒,照顧一家老小總能面面俱到,她每天早上在六點鬧鐘響起前一刻就起床,像陀螺般裡外轉著,擺平大小難題,直到晚上家人都休息了,才能摸黑打開電視、略得喘息。然而退休的丈夫羅大偉(寇世勳 飾),總以收藏不完的古董佔領家中各處。 小女兒羅家寧(柯佳嬿 飾)因為感情和工作岌岌可危、逃回家中避難。而她心裡最掛念的,是獨居養老院的母親孫勤方(于家安 飾),因失智不斷走丟又經常摔跤,催促著蘭心接她回家的決心。家中的榮譽大兒子遠在國外,遠水救不了近火。小姑也時時上門(曹蘭 飾)有所求。隨著家中空間不斷被限縮、捉襟見肘,每個人都有不同期望,充滿行動力的蘭心決定以買間大房子來解決一家難題。 閨蜜(陸弈靜 飾)和學生(李淳 飾)熱心提供了短線高利投資的機會,欲助其早日實現想望,蘭心卻因此走入一場如夢似真的困境。正當她像失速的陀螺,快要傾斜墜落時,突然有個人牽起她的手,為她指引方向。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一家之主_Reclaim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