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柏赫德站上證人席哭成淚人兒,指控強尼戴普以打她為樂 ! 更是「超級控制狂」,曾強脫她內褲搜古柯鹼

不來的彼得

強尼戴普安柏赫德的官司鬧得沸沸揚揚,成為全世界熱議的焦點。目前這起誹謗訴訟已經進入到第四週,安珀赫德於美國時間4日站上證人席,詳細還原前夫強尼戴普對她家暴的過程。

她回憶,2012 年第一次被打後就活在恐懼和自我懷疑中,而她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刻,因為家庭暴力從此改變了她的生活。 兩人緊繃的關係讓她痛苦不已,也是她經歷過最艱難的事。安柏赫德講到一半還不禁放聲大哭。

安柏赫德

安柏赫德回憶當下的情景,表示當時強尼戴普似乎正在吸食古柯鹼,而赫德好奇問起戴普手臂上的刺青刺的是什麼字,因為她看不太出來(戴普原本刺的是與前女友《怪奇物語》女星薇諾娜瑞德示愛的刺青Winona Forever,後來因自嘲是「酒鬼」而改成 Wino Forever)。

延伸閱讀>>安柏赫德站不住腳?薇諾娜瑞德出面為舊愛強尼戴普發聲:「我在他身邊真的感到非常、非常安全。」

強尼戴普回應那刺青刺的是「Wino (酒鬼)」,她以為強尼戴普在開玩笑於是笑了出來,但突然被激怒的強尼戴普立刻賞了她巴掌,並大罵:「臭婊子,妳覺得這很好笑是嗎?」赫德聲稱,強尼戴普後來一掌還比一掌大力,打到第三掌的時候安柏赫德甚至還失去平衡而倒在地上不知所措,因為她已經嚇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強尼戴普與前女友Winona Ryder

但強尼戴普隨即便哭了起來,並跪在地上跟她道歉、發誓以後絕不會向她再動手,當時她選擇去相信他,但日子沒過多久,強尼戴普固態復萌又開始對安柏赫德施暴了。

安珀赫德後述,她與強尼戴普的關係一開始充滿「體貼、甜美、輕柔和愛」,強尼戴普也是她的「一生摯愛」,但這段關係卻因為酒精或暴力而變質。

安柏赫德

安珀赫德表示,對她而言 2013 年是特別煎熬的一年,因為強尼戴普爛醉後,除了會翻桌、朝她丟東西、推打她,還會叫她閉嘴,並且吃她的醋,不斷指控她又跟哪個朋友或哪個合作的演員發生關係。某次強尼戴普懷疑她和以前的工作夥伴有不正常關係,就打她的手打到瘀青。

更誇張的是,有次她和強尼戴普及她倆的共同友人一起度假,當中一位女性友人將身體靠向她、並搭住她的肩膀時,強尼戴普隨即大發雷霆,後來回到露營拖車,強尼戴普毒癮發作並瘋狂的開始摔東西,並向她大吼質問「那東西在哪?」隨後試圖找出古柯鹼。

安柏赫德

「他跟我說,『我們要進行個洞穴搜查,好嗎?』」安珀赫德流著眼淚說:「我只是站在那裡。」結果強尼戴普將手指深入安柏赫德的內褲中開始進行他所謂的『洞穴搜查』,但沒發現任何東西後,並揚長而去了,也沒跟飽受驚嚇的安柏赫德表達歉意。

安珀赫德法律團隊聘請的心理學家唐恩休斯 (Dawn Hughes) 先前就已經作證證實此事,指安珀赫德因為強尼戴普「親密伴侶的暴力」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但是這位心理學家並沒有長期跟安柏赫德接觸過,只有在去年與安柏赫德進行了21.5小時的視訊會面。

而當強尼戴普律師詢問心理學家安柏赫德的 PTSD 是不是因為小時候受到爸爸家暴而引起的,所以強尼戴普不用為安柏赫德的童年遭遇負責時,心理學家居然同意了強尼戴普的律師的說法並說:「是!」

心理學家唐恩休斯(DawnHughes)

而該位心理學家還被公開抓包在法庭內看綠色筆記本小抄,安柏赫德的律師甚至在向心理學家詢問時屢屢叫錯名字,叫成「柯瑞醫生」(柯瑞醫生為強尼戴普方的證人),安柏赫德的私人護士則堅稱她有「焦慮、飲食失調、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躁鬱症、關懷強迫症和失眠」等症狀。

延伸閱讀>>「討厭現在的新聞頭條!」安柏赫德不堪輿論壓力撤換公關團隊,強尼戴普就此贏面大增?

心理醫師夏儂柯瑞

對此,擔任強尼戴普的證人心理醫師夏儂柯瑞 (Shannon Curry) 則不認為安珀赫德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可能是雙重人格障礙。強尼戴普的律師則在法庭上堅稱這場審判內只有一個施暴者,那就是安柏赫德。

事實上安柏赫德早在 2009 年就曾因為對前女友塔西亞范里 (Tasya van Ree) 施暴而被澳洲警方逮捕,最後則獲得不起訴處分。

安柏赫德與攝影師前女友塔西亞·范·里(Tasya van Ree)的合照

最後強尼戴普做出一段沉重的聲明,說道:

「我已經失去了一切,即使我打贏這場官司,我仍然是個輸家,我在被指控的時候就輸了。因為無論輸或贏,這些指控會跟著我一輩子,我的生命和名譽已經被毀於一旦了。」

這場官司預計至少還得再持續一個月,才能得知最後的結果。

延伸閱讀>>「我身為人從來沒有感到那麼卑賤過」強尼戴普坐上證人席,指控安柏赫德:渴望暴力、利用他的弱點當武器

TAGS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