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Netflix 紀錄片《重返太空》:那個憑一己之力把美國帶回太空競技場的男人就是他!

潘光中

「這個世界上,只有四個國家能成功把太空人送上繞地軌道的太空站,分別是美國、俄羅斯、中國,以及伊隆馬斯克。」

對,你沒看錯,伊隆馬斯克就是那個一手把美國重新推回太空競技場的男人,這也是 Netflix 紀錄片《重返太空》的主題。

 

《重返太空》正式預告

《重返太空》 (Return to Space) 是由金國威 (Jimmy Chin) 以及伊麗莎白柴瓦沙瑞莉 (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 共同執導。這對夫妻檔曾以《赤手登峰 (Free Solo) 獲得奧斯卡及英國電影學院兩座最佳紀錄片獎項,這次他們將鏡頭對焦在頭頂的天空,把「SpaceX」(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的英文簡寫,全名為:Space Exploration Technologies Corp.)從無到有、打造出重複使用的重型載人火箭體系,以及伊隆馬斯克 (Elon Reeve Musk) 過去廿年來,致力於重振美國在太空競賽方面的優勢,所投注的心血及資本。

眾所周知,美國自 2011 年 月完成最後一次太空梭飛行任務後,就不再以自力發射載人任務,而是以每年支付約八千萬美元的費用,委由俄羅斯航天團隊將人員及資材送上國際太空站。《重返太空》記錄了美國官方及民間從分頭努力、到共同攜手,重新取得自美國本土把火箭、航天載具、以及太空人送上太空的任務過程。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重返太空》 回顧 SpaceX 歷經無數次失敗的低潮

《重返太空》

SpaceX 位於加州霍桑市的公司與獵鷹火箭全尺寸模型,所有的建造與測試都在這裡進行。

《重返太空》影片開頭是 2020 年 月,正當全球仍因新冠疫情而陷入混沌倒退之際,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沿海的卡納維爾角,及將迎來許久未見的載人發射任務。這項代號為「演示任務二號」的發射任務對美國太空探索任務歷史而言具有重大意義,因為它不僅是「獵鷹九號火箭/天龍太空船」的測試任務,攸關一套全新的航天載具能否順利運作;也象徵著美國有望重新取回在太空競賽上的優勢,不再受制於俄羅斯、落後於中國;更重要的,這次任務也是馬斯克推動人類文明由單一星球邁向多行星文明的夢想啟航。 

從 2002 年成立 SpaceX 以來,馬斯克的目標就非常明確──重回繞地軌道及月球,在月面及火星建立實驗性的殖民基地。從他還在是大學生的時候,就定下了三項目標:建立太空殖民地、推動新能源、推廣網際網路;而現在,不到五十歲的他已經在這三大領域都具備執其牛耳的領先地位。演示任務二號如若順利成功,將標示著美國的太空任務進入一個由官方與民營企業合作的新時代,也讓馬斯克成為繼美/俄/中三國之後,唯一一位獨立掌握太空載人技術的民間企業家。

《重返太空》

運作中的國際太空站,是目前繞地軌道上唯二可提供太空人駐留的基地。另一處為中國的天宮太空站。

不過這看似樂觀的前景並非一帆風順,馬斯克和他的團隊也是經理了無數次失敗才有今天的成就與規模。時序倒回 2011 年,美國太空總署 NASA 在亞特蘭提斯號太空梭的最後一次飛行任務結束後,將所有太空梭全部除役。等同無限期中止了所有載人飛行任務,其原因不外是預算及安全考量。儘管可重複使用,但每次太空梭發射任務仍需耗費約五億美元的經費,燃料箱及助推火箭也無法回收利用,這讓 NASA 的財政捉襟見肘;而已經使用超過四十年的太空梭機隊,安全係數也越來越低,五架機隊中的挑戰者號於 1986 年發射時爆炸,哥倫比亞號於 2003 年結束任務返航時解體,兩次失事共造成十四名太空人罹難;即便是機隊中機齡最新的奮進號,也早在 1991 年出廠,機上的航電模組早已跟不上數位時代,機體結構的老化更是無法解決的致命問題。

太空梭機隊除役後,NASA 唯一能運送太空人往返的管道,僅剩下與俄羅斯合作,但這也不過是暫時的治標之法。雙方在航太領域的競爭關係,以及兩國政府長年的對立意識,逼得 NASA 必須另行出路。歐巴馬執政時期,提出了「2025 重返深空」的目標,不但要重新建立有人載具的發射能力,還要重返月球、探索火星,而這時的競爭對手除了俄羅斯,還有後來居上的中國,以及虎視眈眈的日本及印度。為了避免重蹈太空梭計畫的覆轍,美國政府決定向民間企業招手,一時間如波音、通用動力、洛克希德馬丁等航太巨頭無不躍躍欲試。

《重返太空》

如圖所示,獵鷹火箭執行任務的運送成本,是 NASA 時代的十分之一。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