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經典電影《破膽三次》系列回顧:撕下文明的臉皮,喚醒沉睡的狼性 (下)

人狼屋

從 1981 年的首集開始,到 2011 年的《破膽三次:重生》為止。《破膽三次》在三十年間推出的八部作品,一直與原著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雖然內容都跟小說大異其趣,卻又不時擷取原著精華。

1988 年的《破膽三次 4:美國狼人》(Howling IV: The Original Nightmare) 捨棄第三集的異想天開,看起來更像首集的重拍版,故事也回到小說的狼人小鎮德拉科。不過它刪除原著對人性慾望的曖昧描寫,並透過女主角如神諭般的預知能力,置入更多邪不勝正的宗教情懷。從第四集開始,《破膽三次》系列就改以錄影帶形式發行,狼人特效也因預算減少而大幅縮水,不過本集的狼人造型依舊逼真,溶解身體的變形過程也別有一番趣味。

複習上一集>> 狼人經典電影《破膽三次》系列回顧:撕下文明的臉皮,喚醒沉睡的狼性 (上)

《破膽三次 4》的陽春風格在《破膽三次 5:最後的復活》(Howling V: The Rebirth) 更為變本加厲,除了地窖裡驚鴻一瞥的狼人畫面,狼人多數是以第一人稱的跟拍視角,與被害者的驚恐表情呈現。不過這集也聰明的設計一個推理劇場的情境,讓這些遮遮掩掩的鏡頭更有說服力。1989 年的《破膽三次 5》描述一群互不相識的陌生人受古堡主人之邀前來做客,卻一個個被潛伏在人群中的狼人殺害。主角們試圖找出狼人的真身時,也發現這是一起有預謀及目標的攻擊行動。劇本乍看參考克莉絲蒂的推理小說《一個都不留》或 1974 年的狼人推理片《The Beast Must Die》,最後卻有一個令人意外的轉折,彌補了恐怖氣氛與特效不盡人意的遺憾。

《破膽三次 5》再次回到原創風格後,1991 年推出的第六集也採用獨立故事題材,並借用原著小說完結篇《Echoes》的狼人後裔作為主角伊恩的形象藍本。《破膽三次 6:怪胎》(Howling VI: The Freaks) 出現了此系列的首位狼人英雄。其他狼人不是順應野性攻擊人類,就是因無法壓抑本能而離群索居,伊恩卻仍能在變形時堅守他不殺生的原則,並與馬戲團的怪胎秀表演者「鱷魚男孩」建立同病相憐的真摯友情。

此外,本片也以吸血鬼的詛咒解釋伊恩變成狼人的由來,讓他的遭遇少了點原罪色彩。另一方面,當時狼人電影能想到的各種點子,在這集已被用到油耗燈枯的程度,例如主角因為狼人能力而被誣陷、被怪胎秀囚禁的狼人,或是吸血鬼大戰狼人的老掉牙戲碼,都令人覺得似曾相識。雖然《破膽三次 6》的口碑不俗,但這個系列已出現疲軟無力的警訊,如果無法見好就收,下場勢必慘烈。果不其然,1995 年的《破膽三次 7:惡月再臨》(Howling: New Moon Rising) 由於品質粗劣、七拼八湊,不但被稱為影史上最差勁的狼人電影之一,也終於毀滅了這個品牌。

《破膽三次 6》的吸血鬼,不知為何與《毛骨悚然》(Jeepers Creepers) 的怪物十分相像。

《破膽三次 7》的概念其實不差,從第三集開始就參與這個系列的編劇克里夫透納 (Clive Turner) 打算以共同宇宙的概念,串聯第三集後發生的所有事件。他也以自編自導自演的方式,在片中飾演唯一知道真相的流浪者。但透納說的好聽,最後的成品卻僅是將過去的狼人片段剪在一起,等偵探與警察如無頭蒼蠅般到處問案後,再讓某位鎮民以幕後黑手的身分現身結案,使電影到處充滿省錢及拼貼的痕跡。即使前幾集的主要演員在片中客串演出,也難以引起影迷的任何興趣。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