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奪冠》:「為國爭光」四個字,壓垮了多少運動員的人生?

潘光中

體育類型的戲劇作品,通常都伴隨著勵志、熱血、甚至是愛國心等正向的包裝主題,比方我們講棒球的《KANO》,比方中國講排球的《奪冠》。

 

《奪冠》正式預告

原名《中國女排》的《奪冠》,劇本出自執筆《親愛的》、《少年的你》、《你好,李煥英》的知名編劇張冀,他以四十年來中國女子排球隊在國際賽事的興衰戰績為基底,突出了袁偉民、陳忠和、郎平這三代風格截然不同的國家隊主教練。導演則是拿遍了金馬、金雞、百花、華表、香港金像獎、金紫荊……等華語圈重要電影獎項,作品類型相當多變的陳可辛

卡司方面除了飾演郎平的鞏俐、飾演陳忠和的黃渤彭昱暢、飾演袁偉民的吳剛這幾位以外,其他角色大量採用非專業演員。比方八零年時期第一代女排成員,就是從現役排球員中試鏡選拔,當中也有當年成員的家族後裔,其中飾演郎平年輕時期的白浪,還是郎平的親生女兒;至於最近一代在郎平領到下達成連貫霸業的國家女排隊,包含朱婷、徐雲麗、張常寧、惠若琪、袁心玥、林莉、劉曉彤、顏妮、丁霞、 龔翔宇,全部都是本尊親自上陣。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全片從年輕的陳忠和被借調至國家女排培訓基地擔任陪打教練,並與郎平結識開始,藉由四場重要比賽的過程,回顧中國女排四十年來的輝煌歷史。第一場是中國女排國家隊與江蘇男排的練習賽,這場比賽是主角郎平的初試啼聲;接著是 1981 年 11 月在日本舉辦的女排世界盃總決賽,中國女排以 比 擊敗有「東洋魔女」稱號的日本女排,初次拿下世界冠軍,不但是郎平的首次國際賽,也是為中國在「三大球」(足球、籃球、排球)的首座世界冠軍;第三場是 2008 年 月在北京奧運女排項目小組賽、郎平執教的美國女排以 比 的比數,戰勝由陳忠和率領的中國女排;最後則是 2016 年 月在裡約奧運的女排項目十六強賽,郎平率領的中國女排以 比 擊退地主隊、也是冠軍衛冕的巴西女排,奠定中國隊重回女排決賽圈、並進而拿下金牌的重返榮耀時刻。

鞏俐飾演的郎平,從裡到外都忠實還原本尊神韻。

因為是一部近似重現歷史的傳記型仿紀錄片,涉及的人物和事件也較龐雜,一般做法都會把視角放得稍微高一點,一方面較容易轉換敘事觀點、讓觀眾看到事件的全貌,再來當必須配合主旋律唱高調時,也不會因為突然拉高格局而顯得尷尬生硬。但是陳導卻反其道而行,盡可能把視點壓低到貼近角色的平行位置,讓故事更像是一部流暢的劇情片,也帶動觀眾更快進入與劇中角色共情共感的位置。

四場比賽、標準三幕劇的編排結構,適度穿插紀綠片影像和近乎仿真的電影情節結合,於是乎穿過銀幕而來的情感震動,就能源源不絕的打進觀眾心裡。這也是陳導最擅長的角色塑造和情緒感染,儘管多少還是訴諸家國情懷和英雄敘事,但放在諸多個體化塑造的過程中,依然能完美的融合為一體。其中佔據最多篇幅、幾乎可以說是最主要的角色,當然就是鞏俐飾演的郎平。

黃渤飾演的陳忠和,因個人因素在片中被隱去本名。

或許台灣觀眾對「郎平」這個名字並不熟悉,但其人其事在中國近幾代的國民心中,可以說是傳奇一般的人物。她不但身為八零年代女排五連霸的靈魂人物,時隔三十年重返國家隊執掌兵符,大幅推定改革後又創造新一代的連霸偉業,「鐵榔頭」的名號不脛而走,堪稱是國家英雄。但是在這樣高不可攀的英雄形象背後,郎平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透過張編的劇本和陳導的鏡頭,鐵榔頭從雲端下到地面,讓觀眾看見她有笑有淚、鮮活生動的一面。她就像我們每個人一樣,有煩惱、有掙扎、生理和心理都有長年的傷痛;年輕時的她急於在國家隊立功,中年後的她赴海外發展獲得極高的榮耀,晚年回到國內為培育下一代排球女將付出心血……片中用幾個小段落堆疊這個角色到底經歷了什麼?

-在超市外和路人攀談,發現她領有殘疾手冊;

-透過他人敘述,說她「脖子以下沒有一塊骨頭是好的」;

-與女兒通電話,總是壓抑著情緒不讓家人擔心;

或許中國女排的歷史與觀眾有距離感,但運動精神可是放諸四海皆準。

鞏俐飾演的郎平,無論舉手投足、直到眼尾嘴角的細微表情,都詮釋地恰到好處,幾乎可以說她把自己藏在「郎平」這個框架底下。由於郎平的身高和傷病,中年後的她有點微駝、高低肩、走路外八、站直時必須挺腰後仰……這些都被鞏俐忠實還原,而這些都還只是外在形象。有兩段台詞,透過鞏俐的自然演繹,更加提醒觀眾省思:運動員們爭取榮耀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

-第一段,郎平提到曾在國外被記者提問

「你們為什麼總是在乎每一場比賽的輸贏?」

郎平回想自己的回答

「那是因為我們的內心還不夠強大,必須透過贏球來建立信心。」

-另一段,郎平率領美國隊擊敗了中國女排,賽後離場時被觀眾怒罵「賣國賊」(這段被消音);她在體育場內找到陳忠和,欲言又止,陳忠和捉狹說道

「還好他們都罵妳。」

體育賽事的表現,很大程度是一國國力的體現,但運動員們努力爭取佳績贏得比賽,肩上卻無形間背負了過重的期待。以我們自己為例,有多少頂尖選手出賽前總是承受著「贏球台灣之光,輸球全家死光」的重擔?沒有人能永遠處在最佳狀態,賽場上總有意外變數,偶有一兩場失常失手再正常不過;但總有愛國球迷會抓著這偶爾失常借題發揮,甚至擴及選手在賽場以外的言行大加撻伐,在在添加了不必要的額外壓力,反而使得這些選手在大賽場合更容易患得患失。陳導在最後中巴大戰一球定音的勝利時刻,選擇以消音設計一個留白情緒,似乎也在留給觀眾一個反思的餘地。

根據陳導在北京試映場的映後訪談,提到他原本預計的片長是一百八十分鐘,甚至一度建議片商是否可以擴大成一套十集左右的影集?但最終還是妥協在商業因素上,修剪成兩小時(多一點)的常見規格,於是也無可避免捨去了不少細節片段。但幸好,現有版本並不影響我們去理解這一段篳路藍縷的奮鬥血淚。戲外的陳導正如戲中的郎平一樣,都在走一段義無反顧的改革反思之路,至於能獲得多少認同?就留給同為觀眾的大家去反芻低迴了。

電影資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