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為人從來沒有感到那麼卑賤過」強尼戴普坐上證人席,指控安柏赫德:渴望暴力、利用他的弱點當武器

電影神搜

強尼戴普控告前妻安柏赫德誹謗一案本週開庭,當地時間週三的庭一場審中,強尼戴普指控安柏切斷了他的手指,並為兩人的爭執提出了鉅細靡遺又駭人的證詞;除此之外,戴普表示他與前妻衝突不斷,安柏會不斷貶低甚至以「爛透的父親」辱罵他,更表示安柏「渴望著暴力」,而他自己只能選擇逃走。

強尼戴普描述發生在 2015 年 5 月的斷指事件時表示,安柏赫德當時向他丟擲伏特加酒瓶,切斷了他中指的最前端的一節。陪審團在過程中被展示了一張強尼戴普趴在醫院急診室擔架上的照片,以及斷指的近照。根據強尼戴普的說法,他中指前端的骨頭徹底粉碎,切斷處看起來就像一座火山一樣。

強尼戴普

當時強尼戴普和安柏赫德才剛剛結婚不久,正在討論婚後協議。強尼戴普表示安柏突然變得相當憤怒,他試著盡量遠離她,甚至為此將自己鎖在臥室或浴室中。而不久之後當強尼戴普喝了杯伏特加,安柏赫德就開始朝他丟擲酒瓶。強尼戴普在證人席上向陪審團還原了事情的經過,展示當酒瓶砸向他時,他是如何把手放在吧檯上的:

「我親眼看到了我的骨頭外露,血流如注。」

根據他的說法,他在事發後立刻躲進了衣櫃中,開始出現「這根本不算人生」的想法,並體驗到了一種接近神經衰弱的現象,甚至開始用血在牆上寫字。他表示自己當時寫下了一句:「來自我們過去的小小提醒,這基本上代表著她對我說的謊言,這些被我當場拆穿的謊言。」

強尼戴普

延伸閱讀>>吵完架強尼戴普中指斷了⋯醫師作證「在他家找斷指」:安柏赫德沒外傷,但很不高興

強尼說,自己發起這次法律行動的目的就是要徹底消除安柏赫德發起的「令人髮指且不安」的指控,而這起發生於澳洲住宅的衝突只是在這場審理中提出的多場暴力事件之一。安柏赫德矢口否認自己與強尼戴普的斷指有關,堅稱她是在砸毀電話時自己割傷了手指。此外,她還聲稱強尼戴普曾在兩人爭執中多次毆打她,甚至掐住她的脖子、曾用酒瓶性侵她,而強尼戴普同樣完全否認這些指控。

強尼戴普

庭審中,強尼戴普表示他和前妻時常發生衝突,甚至到了他們必須要錄下爭執內容的程度。他表示安柏赫德會不斷貶低他,說他是一位糟糕的父親,有時甚至會訴諸暴力,動手推他、打他,或用電視遙控器扔他的頭。不幸的是,他說自己只能選擇逃走。「她渴望著衝突,她渴望著暴力。她會完全沒理由地爆發。」強尼戴普表示:「而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像我小時候所學會的一樣——逃走。」

當安柏赫德開始不斷挑戰他的說詞和專業知識後,兩人之間的關係開始出現更加嚴重的問題。「突然間我說什麼都不對。」他表示:「我至今所經歷的所有事情,無論是在電影產業或人生中都是錯的,而這讓我感到相當震驚。好像我不准是對的一樣。」

強尼戴普表示安柏赫德會利用一些關於他過往的私密細節來對付他,在爭執中常常將他的弱點和脆弱之處當成武器,讓他進入困惑與絕望的漩渦。由於強尼曾遭受母親的肢體虐待,而他與安柏赫德的這段關係讓他回憶起過往,他表示:「這時你的腦海中會開始慢慢意識到,某方面來說你正在和自己的母親交往。」這些衝突更導致他服用了更多成癮藥物。

下一頁>>安柏赫德在錄音檔中承認自己毆打強尼戴普⋯⋯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