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兄弟超有事》:父親離開以後

在金馬奇幻影展放映,由肯史考特執導的《兄弟超有事》,劇情描述四兄弟在父親的葬禮後,約好帶著父親的骨灰,回到家族的海島別墅送他最後一程。大哥查爾斯是個精明世故的商人,二哥威廉是個沉默寡言的劇作家,老三湯瑪斯則是個情感豐沛,帶著些許自卑性格的單親爸爸,老么尼可拉斯則是生性自由,帶著藝術家性格的浪子。性格不盡相同的四兄弟對於爸爸的房子要如何處置,自有不同意見,甚至將多年累積在心裡對各自的不滿一併爆發,他們要如何平和地送完父親最後一程,這趟旅程走到最後,他們能否了解父親生前真正的意向,而發現真正的寶藏呢?

《兄弟超有事》是一部超乎我預期的電影,如果電影是一道料理,導演宛如一家餐廳的主廚,他用的火候剛剛好,沒有用力過猛硬要煽情逼出你的淚滴,而是在收放之間拿捏自如,在歡笑與悲傷之間取得一個絕佳的平衡點,讓你看得笑中帶淚。

它有著公路電影的外型,有著「與親人道別」類型電影相仿的架構,卻由於對四兄弟性格飽滿的刻劃,和台詞與細節的經營,讓它在同類型電影更勝一籌。我們表面上看到的是兄弟間不斷的爭吵,對父親處置遺產方式的質疑,甚至是自己不夠被愛的質疑,然而爭吵本是常態,忌妒更是天性,如何放下一時的不快,合力完成此時最重要的事,才考驗著四兄弟的智慧。電影有條不紊地藉由各自的童年回憶,緩緩勾勒出父親的形貌,他正直誠實具有威嚴,用自己的方式默默關心著兒子,因此威廉的劇作首演反應冷清仍給與他鼓勵,他討厭尼可拉斯刺青卻仍支持兒子開餐廳,即便賠本亦無怨言。

這樣的父親離開了當然悲慟,最悲慟者莫過於湯瑪斯,但同時他也覺得父親將房子留給員工而非家人不能理解,對於缺乏自己的獨照更無法接受。尼可拉斯覺得父親這樣的做法很美,甚至起了將房子變成民宿,並由他來掌廚這樣的想法,卻遭到大哥查爾斯的冷言譏諷和舊帳重提。尼可拉斯不滿二哥威廉將自己寫進劇本,直言他是直率而非躁鬱症。看來對父親離世不帶感情的查爾斯,只務實地戮力於將房子賣一個好價錢,這樣的一家人非但沒有因為他們只剩彼此而更為團結,甚至眼看就要分崩離析,導演要怎麼拔去他們心中的刺,即便無法言歸於好,至少要讓父親走得安詳吧?

導演選擇讓他們自己「看見」的方式,去去除他們心中的嫌隙,搭成那座通往彼此的橋。查爾斯聽到父親之前的員工是怎麼感念於父親的話語,而開啟了他鮮有的溫厚一面,最後甚至支持了尼可拉斯的民宿計畫,威廉看見雖然私小說的書寫有其盲點和侷限,甚至讓他四年腸枯思竭,但是也是那樣珍貴親密、笑淚夾雜的回憶,才能成就其動人真實,這也印證了最好的戲劇,往往提煉自生活這一句話語。

尼可拉斯的看見,則分外有趣,總是被認為少一跟筋的他,其實心細的很,從最後骨灰不見的另類告別式方案,到為湯瑪斯準備的獨照系列,都可看見他心裡一直希望父親看見,自己並非不能成事,希望哥哥看見,他其實粗中有細,他的民宿能否經營得當我們未得而知,但他的暖心溫厚我們全看得到。

湯瑪斯最後也看見了,一幅專屬於他的畫像赫然尋見,原來他也是被愛的一個,雖然這樣「具體」的方式,適足以印證他從未被父愛遺漏,然而尼可拉斯已為他打造一個通往快樂回憶的秘密幽徑,似乎沒有非得如此將父愛「具象化」的必然,但我可以理解一個對父親充滿著濃烈熾熱情感的么子,似乎就需要導演這樣的精心設計和鋪排,才能真正找到歸屬和認同。

《兄弟超有事》導演用不疾不徐的口吻,舒緩有致的節奏,緩緩鋪陳一個哀而不傷的故事,雖然擺在奇幻影展裡他顯得不是那麼奇幻,但是作為一部電影他掌握了一部好電影該有的元素,他把故事講的細膩動人,對兄弟情誼的呈現亦令人印象深刻,如果奇幻影展只能推薦一部,我會推薦您《兄弟超有事》這部情感真摯的動人佳作。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