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東京之惡》:不是傳統的黑道影集,卻也帶給你我滿滿的文化衝擊!

不來的彼得

《東京之惡》改編自傑克阿德爾斯坦 (Jake Adelstein)2009 年的同名回憶錄,該回憶錄描寫了 1990 年代末東京警察與日本黑道交鋒之實錄。劇組打造了一個90年代燈紅酒綠的東京,記錄身為外國人記者的主角阿德爾斯坦(安索艾格特飾演)在 90 年代後期,每天深入東京的紅燈區與警察和黑道打交道的生活——在那裡,每個人都隱藏了真實的自己。

日本最有名的紅燈區—新宿歌舞伎町一番街

*以下含劇情雷

 

影集《東京之惡》簡介

作者Jake Adelstein正在閱讀日本黑道主題的八卦雜誌

《東京之惡》(Tokyo Vice)改編自《東京罪惡:一個美籍記者的日本警方採訪實錄》(2009),這本書揭露了日本黑道的真實面貌。作者傑克阿德爾斯坦(在片中以片假名ジャックエーデルスタイン稱呼居多)是日本最大報社《讀賣新聞》有史以來第一位外國人記者,19 歲前在美國密蘇里州生活,19 歲後轉學到日本上智大學就讀日本文學系,畢業後(1993 年)在該公司工作了12年之久。

此影集以傑克的視角來觀察日本報社的職場文化、警界生態、黑道以及酒店文化。雖然影集的主角為傑克,但有時故事線會轉向在歌舞伎町工作另一位擔任酒店小姐的美國女生莎曼沙以及佐藤(一名年輕黑幫成員)之間的關係。傑克與薩曼莎以及佐藤的三角關係也是另一條令人玩味的劇情線。《東京之惡》的卡司相當豪華,許多日本大牌明星皆參與演出,像是渡邊謙菊地凜子山下智久伊藤英明笠松將

在描述東京的夜生活和黑幫以及警察和報社的日本職場文化外,導演更帶領觀眾了解傑克與家人的複雜關係,正如同預告片所述,「家庭衝突」也是影集的一大主軸,片中許多角色選擇與家人和過去斷絕關係以追逐自己的夢想。劇情同時也會挖掘眾角色的內心世界(包括傑克與密蘇里州的家人的離別、莎曼沙不願說出的過去、佐藤為什麼會成為黑道份子等)。在東京這座燦爛輝煌、光彩奪目的都市究竟藏著多少不可告人的真相與故事?充滿懸疑性和吊人胃口的劇情正是此影集吸引人的所在。

影集《東京之惡》日本排外的劇情是真的嗎?

傑克在日本讀上智大學日本文學系,畢業後拚死拚活的讀書,為的就是進入《明調新聞》(即現實中的《讀賣新聞》)擔任報社記者。傑克以日文寫作完全不是問題,考試粗心沒寫到最後一面還能拿到極高的分數,日文能力完全沒有問題。他被《明調新聞》錄取後,原本以為會走向一條「康莊大道」,殊不知他迎來的是一連串的「震撼教育」!

傑克報到的第一天列隊進入公司時,其他職員奇怪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什麼奇珍異獸出現。直屬上司自我介紹和交代工作內容後,初出茅廬的傑克不假思索的直呼上司名諱,就因此被訓斥了(在日本對上司或是老師還有長輩等位階高的人不能直接直接叫名字,要稱呼姓氏並加上「さん」這個稱謂,除非關係十分親密或是很熟的人才沒有此限制;相較之下,西方國家就不會那麼拘謹)。

傑克的高階主管反應更是激烈,在進入辦公室對新人發布指令時,便直接對傑克開嗆:「你誰啊?誰讓外國人進來的?」即使傑克解釋他是新進的記者,該長官仍然不留情面的繼續臭罵:「趁這棟樓還沒開始發臭之前,誰來把他趕出去,這裡又不是觀光景點!」

之後的迎新酒會上,外國人傑克仍然無法融入日本人的圈子,甚至差點被上司指派去當端酒小弟服侍大家;幸好有兩位日本同事接納他並邀他一起喝酒,傑克終於在日本得到兩位知心好友,而非孤身一人。

種種劇情描寫都能讓觀眾得知,傑克身為一個外國人,在警局、報社以及社會上的尷尬地位。他在公司也仍被種族歧視的高階主管以「外人」(Gaijin,非常不尊重人的說法,有禮貌的稱呼應為姓名或是稱「外国人」)呼來喚去,沒有名字的他還需要奉茶給同事、甚至只能做做剪報工作。

第三集中,傑克在公司接起了來自日本警察打來的電話,立即被嗆:「為什麼是外國人接電話啊,給我叫日本人來接!」這時菊地凜子飾演的直屬上司丸山小姐替他接了電話,對方還是無禮抱怨:「怎麼是女人接的電話啊!」丸山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燈,回了一句:「今天只有外國人和女人!」由男性主導的日本職場對女性一樣相當不尊重,而丸山小姐此舉除了捍衛傑克,也是為自己出一口氣,讓我對丸山小姐一角多了些好感。

宮本警官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人,仗著傑克的外國人身分要求英文的把妹教學,又給傑克假情報來撰寫報導,傑克又因此被高階主管訓斥了一頓。好在傑克最後學聰明了,藉著感謝宮本警官的教導請他吃高級燒肉料理,將菜單上的肉點了一輪後藉著尿遁離開了餐廳,最後由宮本警官付了這頓飯的錢,讓對方學到了個教訓:外國人不是好欺負的。

《東京之惡》的另一條支線則是外國酒店小姐莎曼沙。莎曼沙原本是英文老師,為生活所逼之下,她選擇投身進入酒店當キャバ嬢(日文:酒店小姐)。身為第二紅牌的她夢想獨立開業,也洞悉該如何取得她需要的資源,無奈身為外國人的她走遍了各家房仲尋找合適的開業地點,都一一被打回票。

日本社會到今日也是如此,不接受把房子租給外國人的情況還是一樣多,即便房仲答應讓你看房,也會在房東這關被打槍。2019年的調查顯示,有 71% 的在日外國人覺得在日本租房子有難度,有 41% 的外國人因為外國人身份而租屋被拒。外國人在日本租房子就像有一堵高牆阻擋,何況外國人莎曼沙想要租房子開一家自己的キャバクラ(日文:酒店)那更是難上加難了。

總結來說,《東京之惡》劇中呈現的歧視行為是真的嗎?抑或是為劇情需要而編寫的?很遺憾的是,這些歧視絕大部分都是真的,日本是一個排外聞名的國家,並不會因為你是外國人而備受禮遇(雖然觀光客和長居的外國人感受會有所不同)。外國人在日本生存的最佳方針,是努力融入他們的環境、遵守他們的潛規則和學會分辨本音建前(日文:真心話和表面話)和讀空氣,還有最好合群。總之,就是要磨去自己身為外國人的各種稜角,努力成為一個日本人!

外國人接電話或是服務日本人被嗆「為什麼是外國人,找日本人來!」的情況屢見不鮮,尤其日本的服務業非常重視以客為尊,遇到這種不講理的狀況外國人店員通常都只能吞下去,當然租房子的情況是每位來日本長住的外國人都會遇到的第一道關卡。日本如果要成為一個能海納百川的大國,是應該要做出改變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