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餐廳失控夜》: 沸騰的五星餐廳,炙烤觀眾的一鏡到底!

癮君子

評論就像性愛,應該關注有什麼,而非沒有什麼 ——《餐廳失控夜》

通常來講,電影是收容故事的載體,藉由觀賞,原本鮮為人知的經驗,紛紛被喚醒,進一步縱身躍入觀眾的生命,有些是直搗靈魂的感動,有些則能拓寬人的視野,而這正是電影工業的魔幻之處。然而,部分的作品,相較於描繪完整故事,更偏好於販賣體驗。彼時彼刻,手中那張電影票,好比兌換卷,即便只有短短一夜,卻也推動我們親身體會「未曾觸及」的人生輪廓。

承前所述,英國電影《餐廳失控夜》即為這類作品,充滿戲劇張力,但故事又跳脫了大眾習慣的起承轉合:近乎毫無章法,起了頭之後,又以一種令人措手不及的方式,倏然閉幕。觀眾就像不小心闖入的小白兔,還在理清頭緒,就被投送驚愕的結局。

當然,營造氛圍也非輕鬆就能促成,犧牲故事性,並不代表創作具有怠惰空間;相反的,如何揉合電影中的多種元素,好以烘托一致的感受,同樣十分考驗導演的調度與想像力。稍有疏忽,沈浸感不足,倒過來把觀眾推遠,不無可能,甚至比比皆是。

所幸,《餐廳失控夜》恰比《1917》,雙雙透過長鏡頭這項專業技法,一再試圖壓迫觀眾的神經,幾乎沒有喘息的一刻,隨著餐廳開始營業,全程緊繃。故此,就算電影安排不少出包場面,我們卻不一定笑得出來,反而還會小小盜汗,希望角色趕緊重振旗鼓。殊不知,電影蓄意拉長、增添相關的不舒服體驗,反覆丟出各種懸而未決,再搭配總是輕微搖晃的鏡頭,充分利用人類心理的傾向,巧妙勾起一波波躁動。

不過,除了長鏡頭,《餐廳失控夜》亦在其它層面投入苦心,特別是台詞:語速飛快之外,還讓演員們互相疊詞、話中有刺,甚至時而卡詞,藉以促使煩躁感滿載。由此可知,電影可以說是雙管齊下,無論是畫面,還是聲音,皆都不斷地擠壓觀眾。

換言之,電影將那既熱且臭的地獄廚房,導引至觀影當下,進而形塑一種錯覺,好似我們真的就在現場,而這也讓人聯想到去年由安東尼霍普金斯 (Anthony Hopkins) 主演的《父親》,縱使手法不盡相同,企圖卻相似:切碎故事,好切片某種人生。

整體來說,雖然《餐廳失控夜》宛如《地獄廚房》的孿生兄弟,但實際的觀影過程,前者不如後者歡樂、爽快,各自訴求的情感,截然不同。甚者,其寫實程度,無疑會讓餐廳從業人士心有戚戚,尤其若曾處於缺乏凝聚感的團隊——內憂外患之下,大小亂象層出不窮,每個人又都只想推卸責任、劃清界線,然後頻頻怨懟彼此。到頭來,內外場不像他人以為的齊心齊力,而是互掐脖子、扯後腿。除非能有足夠成熟、穩重的管理人居中擔任橋樑,所謂團隊等於家人,不過是慣老闆的一廂情願。

綜此,即便《餐廳失控夜》的故事沒有說完,某種程度,卻也因此詳述了各種可能。再者,不僅在技術面渴求創舉,更能扣合主題,為電影界帶來獨樹一幟的靈巧之作。

電影資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