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黑蟹行動:無盡寒冬》影評:非典型末日題材,戰火下的人性寫照

潘光中

是說,如果瑞典人也有「瑞典之光」、「瑞典國寶」這種概念的話,外型與演技兼備的歐蜜瑞佩斯 (Noomi Rapace) 絕對當之無愧。她在好萊塢成名的《龍紋身的女孩》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三部曲,科幻驚悚片《獵殺星期一》 (What Happened to Monday) ,還有重啟異形宇宙的《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 ,應該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代表作。Netflix 最新上架的《黑蟹行動:無盡寒冬》 (Black Crab) ,則是她回歸瑞典影壇的最新作品。

《黑蟹行動:無盡寒冬》正式預告:

《黑蟹行動:無盡寒冬》是新銳導演亞當貝治 (Adam Berg) 的首部商業長片,故事來自他與大學同學(也是本片共同編劇)佩爾雷茲洛姆 (Pelle Rådström) 當年一起製作的畢製短片。片中的世界觀設定在一個飽受無情戰火及嚴寒氣候雙重摧殘的近未來,在政府、軍隊這些龐大體制都即將崩壞的前夕,一組臨時拼湊的雜牌小隊冒險深入敵後,穿過上千公里的冰凍海面,護送能逆轉戰局、拯救世界的機密物資。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本片可以說是為歐蜜量身打造,非常適合她「冷面女王」的路線。

本片可以說是為歐蜜量身打造,非常適合她「冷面女王」的路線。

電影開局從歐蜜飾演的艾德 (Add) 的一段閃回記憶畫面進場,那時她獨自帶著女兒想逃離戰區,不料誤闖火線淪為活靶,混亂中與女兒失散。現在的她是個正要趕赴前線參戰的職業軍人,臨時被抽調至特戰部門,奉命和其他五人組成任務小隊,護送一套機密物資到敵後的實驗基地。原本不想淌渾水的艾德,在得知自己女兒也在實驗基地後,決定藉這次任務和女兒重逢。

任務想當然耳非常艱難,要穿越敵軍控制區內的漫長路程不說,沿途盡是一望無垠的極凍冰面,必須以滑冰方式在毫無遮蔽的空曠地區前進,根本十死不生。為了再見女兒一面,艾德也只能咬牙硬上了。剛出發沒多久,領隊軍官就誤觸破裂冰面墜入冰冷海水之中,艾德見狀隨之跳進水中,雖救不回領隊、至少還是把裝有任務物資的背包給撈回來。失去領隊的小隊好不容易找到一處廢棄民宅當臨時避難所,很快又因為該由誰繼承指揮、以及疑似出現內鬼而陷入混亂,敵軍也在此時尾隨而至,小隊只能倉促撤離。

艾德的滑冰技巧和精良戰技,都符合這次任務所需。

艾德的滑冰技巧和精良戰技,都符合這次任務所需。

接下來的行程依舊多災多難,小隊成員也因各種原因不斷折損。雖然不像好萊塢同類型電影總會來場正邪對決的大決戰場面,不過小型衝突和危機總是接踵而來,有一種在單機冒險遊戲闖關的氛圍,順著路徑不斷觸發任務和解謎打怪,觀眾也隨著一行人前進的步伐,逐漸理解女主角艾德的內心世界。全片的鎗火交戰場次並不算太多,但攻守安排非常符合現實邏輯,緊湊刺激之外也不會流於英雄無敵的俗套。

全片多數的場景都是在荒涼的冰面上不斷行進,冷色調的畫風與寂寥風的襯樂相得益彰,與常見的好萊塢末日片那種刻意塑造的殘破感截然不同。片中有一幕相當驚悚的高潮(或是反高潮?),就是一行人在夜間行經一處冰面,天空中極光忽隱忽現,冰面下卻是成千上百具冰封遺體,一張張驚恐臨終面容,無聲控訴著戰爭帶來的無情殺戮。

小隊成員不斷折損傷亡,對任務的意義也出現質疑。

小隊成員不斷折損傷亡,對任務的意義也出現質疑。

總之,小隊在內鬨、敵襲、遇伏等種種經歷後,終究得面對殘酷真相──他們護送的並不是什麼翻轉局勢的救命工具,而是一項生物兵器。高層顯然是打算來一場不分敵我的無差別毀滅,只求留在安全區和地下碉堡內避難的高官顯要們能倖存。即使如此,艾德依舊堅持將兵器送到實驗基地,即便犧牲所有隊友(以及未來即將受害的平民)都在所不惜。劇情進行到這裡,可能也會有很多觀眾起疑問:到底艾德代表的是正義一方、或者根本就是侵略者?可惜故事一直到最後都沒有給出解答。

負傷的艾德踽踽獨行,就在氣力放盡即將昏迷之前,恍惚看見有人前來接應自己,那個瞬間她彷彿可以再見到女兒。這場戲拍得極美,神似複製了艾方索柯朗 (Alfonso Cuarón) 在《人類之子》 (Children of Men) 裡為男主角設計的最後一幕。但本片劇情並沒有斷在這裡,轉眼艾德醒來,人已在實驗基地內,她順利完成任務獲得上級褒獎敘功升職,可是她渴望見到的女兒卻不在這裡,根本還是下落不明的狀態,她才明白這項任務從頭到尾都是個騙局。艾德幡然醒悟,決定和另一名倖存夥伴動手搶走生化兵器,最後在突圍無望之際,不惜引爆手榴彈以身相殉。

全片的戰鬥場面都相當寫實,沒有那種大殺四方的英雄外掛。

全片的戰鬥場面都相當寫實,沒有那種大殺四方的英雄外掛。

一個本來認定就算犧牲全世界,只要能與女兒重逢都無所謂的母親,怎麼在一兩場戲之間轉念,最後做出犧牲自己以拯救全世界的悲壯之舉。這段從利己轉為利他、從自私昇華大愛的轉變,說實話有點過於匆促生硬,動機上的鋪排略顯不足。其實如果能往回推前一些,收在艾德於雪地中臨終前的恍惚,直接在那個場次與記憶中的女兒重逢,半開放式結局留下的念想,或許在意境上更能帶出餘韻。

《黑蟹行動:無盡寒冬》的全片節奏,和台灣觀眾熟悉的好萊塢末日戰爭片相當不同,更接近公路電影或冒險旅途類型。雖沒有大起大落依舊充滿張力,觀眾很難不被吸引進那個既荒涼又荒謬的戰後末日。我們雖然身處一個隨時都有戰火的世界,最起碼還能維持著遠離戰火的和平生活,隔著螢幕去觀賞這部敘述戰爭之殘酷、和平之不易的故事時,或許也可以開始培養居安思危的意識,在還有機會時多留點時間陪伴親人。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