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漂浪人生》: 從阿富汗到丹麥,難民回不去的故土與到不了的樂園

童年本應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當我們小時候在公園裡玩耍,坐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地球另一端的阿富汗兒童,卻是遭遇無情戰火襲擊。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動畫長片」等獎項入圍肯定的《漂浪人生》,這部色調晦暗的動畫紀錄片電影,講述著現居丹麥的阿敏,他動盪不安的童年記憶──

《漂浪人生》電影海報。

《漂浪人生》電影海報。

 

※本文涉及劇透,請斟酌閱讀

 

《漂浪人生》電影劇情故事介紹

在阿富汗出生長大的阿敏 (Amin Nawabi) 與父母兄姊同住,藉由阿敏口述,我們得以見到阿富汗的真實狀況。新聞媒體鏡頭下的阿富汗滿地瘡痍,民不聊生,但在電影中,阿敏童年回憶中的阿富汗卻是安居樂業的淨土──直到戰事不斷升溫,無數阿富汗青年被迫離家背景從軍,從此一去不復返。

為了孩子們的未來,阿敏父母決定全家遷移至歐洲。遙遠的歐洲象徵著未來美好生活,即使不捨養育他們長大的故鄉,阿敏一家仍決定拋開未知恐懼前往歐洲。

《漂浪人生》劇照。

 

《漂浪人生》難民的故事,對「痛苦」的反思

從阿富汗到俄羅斯再到北歐,阿敏一家委身於俄羅斯狹小的公寓,電視節目成了串起家庭記憶的重要連結。因為沒有公民身分,所以他們無法自由行動,深怕到了街上就會被警察找麻煩。

《漂浪人生》導演喬納斯波赫拉斯穆森藉由動畫乘載著阿敏的人生,畫面中不斷出現動畫與紀錄片片段,蒙太奇手法將以想像力為號召的動畫,與強調真實的紀錄片完美融合。搭配阿敏獨白,觀眾們彷彿隨著阿敏一同經歷了漂泊的旅程。

《漂浪人生》劇照。

如果可以,誰不想在故鄉安身立命呢?回不去故土的惆悵侵蝕著所有難民的痛。數十人擠在狹小船艙內,他們就像是失根的植物隨著海浪載浮載沉。阿敏鉅細靡遺的描述偷渡客與難民們的形象,無論是老嫗,年輕人,幼童,不分老幼皆被困在冰冷狹小的貨櫃船內,空氣中夾雜著潮濕及嘔吐物的氣味。

當一行人站在甲板上等待救援,映入眼簾的是如同龐然大物般的觀光郵輪。難民們激動地揮動雙手,期待著遊客們能夠拯救他們脫離苦海。遊客們不斷按著相機快門,就像是在觀看著動物園內的珍禽異獸。

《漂浪人生》劇照。

阿敏所描述的過往經歷中,正如曾獲美國國家書評人協會獎提名,已逝作家蘇珊桑塔格的《旁觀他人之痛苦》內容,現代生活提供像是攝影等無數機會,讓人旁觀及利用他人的痛苦。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世界的人,是否能同感對方的痛苦或是只能袖手旁觀?看似來自旁人的關心,是在觀看他人之痛苦,還是消費他們之痛苦?

 

《漂浪人生》不可言喻的身分與性向,以及認同

藉由《漂浪人生》,我們也更加了解阿敏的心理狀態。在阿富汗保守的回教家庭中,阿敏從小就了解自己與他人不同,但是在父權架構中他只能躲藏,將性向深埋在心中。

《漂浪人生》劇照。

獨自被送往歐洲的過程中,阿敏遇上了一位男孩,兩個陌生的靈魂因為相同目的產生了交集,即使他們最終前往的國家不同,彼此也沒有留下聯絡方式,但藉由一條金項鍊,這位無名男孩成為了阿敏人生抹不去的美好。

 

《漂浪人生》電影影評心得總結

《漂浪人生》原片名的「Flee」意旨逃離,從阿富汗到丹麥,阿敏不平凡的人生過程難以向他人訴說,那是屬於他的私密記憶,卻也可能是數萬難民的共同回憶。在歐洲難民危機爆發之時,基於人道救援收容難民,但又無法忽略難民對歐洲各國秩序與經濟所帶來的影響。

最終電影結尾,阿敏與未婚夫結婚,在丹麥落地生根,看似苦盡甘來,阿敏最終能夠娓娓道出他不願提起的過往。《漂浪人生》提供了另一個觀點,拉近了觀眾與難民們的距離,深刻了解到這些人生故事仍然持續上演著,不曾落幕。

《漂浪人生》劇照。

《漂浪人生》正式預告:

《漂浪人生》3 月 25 日起在台灣上映。

看更多 >> 2022 年第 94 屆奧斯卡金像獎入圍電影相關介紹

電影資訊

漂浪人生 Flee

上映日期
2022/03/25
漂浪人生_Flee_電影海報

劇情

阿敏在與未婚夫結婚的前夕,娓娓道來 20 多年前的他,如何從阿富汗逃離到丹麥的不思議旅程,以及曾身為難民兒童令人心碎的悲慘記憶,而說出這個保守了 20 年的秘密,卻恐將危及他現在的人生......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漂浪人生_Flee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