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華燈初上》第三季劇評:曲終人不散,致那些出淤泥依舊美麗挺拔的光姊妹

潘光中

近期期待度和討論度都雙雙屢創新高的台劇《華燈初上》,終於在這個月迎來了第三季(也是最終季)。姑且不論最後這八集是否令所有引領期盼的觀眾個個都滿意,但是至少從此不用再懸著一顆心,在「弄死蘇媽媽的到底是誰」這個謎底糾結不休。

《華燈初上》第三季正式預告

重點回顧:

【劇評】台劇新標竿!Netflix復刻年代劇《華燈初上》第一季:你還能找出更完美的組合嗎?

【劇評】越看越謎!《華燈初上》第二季:真相愈發撲朔,兇手不只一人?

根據 N 家的宣傳資料,《華燈初上》全三季的投資預算約新台幣 3 億,其中製作成本約占 2.5 億,也就是說全部廿四集平均下來,單集的製作費就超過一千萬。從豪華卡司、畫風取景、配樂聲效、一直到服化道具等種種製作上的各個層面來看,《華燈初上》的確值這個價。至於大多數觀眾最在意的劇情面呢?那就見仁見智了。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華燈初上》第三季

第三季的專屬海報,滿滿的懸疑追兇風格,但劇情主要還是走在愛恨情仇上。

第一季算是開得漂亮,花了八集的時間讓觀眾猜死者;接下來承先啟後的第二季,再花了八集讓大家猜真兇;進入總結集大成的第三季,再轉為回顧每個角色的破碎人生了。或許是被第一季的表現拉高了期待值,以為這不但是一套懸疑追兇做包裝的女性群像故事,也將是「台劇文藝復興」的轉折里程碑,可惜最後還是難免失望。

據傳原本訂在 1/31 上架的第三季,因為劇組有鑑於觀眾對前兩季的風評,特別把部分演員拉回來加戲補拍,甚至不惜改動結局和真凶身分,重新剪輯最後三集,才會將上架日期延後到 3/18。以最後成品來看,這個傳言似乎真有那麼點可信度,不過似乎也導致某些支線劇情的篇幅被擠壓或直接消失,比方馬天華、吳少強等男性配角的結局,都沒能有個清楚交代;剪輯上也顯得雜亂且零碎,過多的回憶片段讓人感覺水戲大增。

寶寶大戰蘿絲,這種鬥嘴飆戲真的百看不膩。

就像故事背景設定在帶著滿滿後日殖風情的林森北路條通巷弄一樣,攤開《華燈初上》的劇情結構,也可以看見多部日系推理小說的影子──宮部美幸的《理由》,山田宗樹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湊佳苗的《為了N》、《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東野圭吾的《惡意》、《白夜行》、《嫌疑犯X的現身》……這樣說並不是在指責邊劇抄襲,只是在劇情推進時見到一幕幕似曾相識的橋段時,原本對驚喜反轉的期待也就一點點消逝了。

但不論整個故事的原創性有多少,基本還是走在羅雨儂、蘇慶儀這對姊妹淘的相愛相殺路子上。兩人關係用詩意一點的說法,就像一幅畫的兩面,羅雨儂是光明美麗的那面,蘇慶儀則是陰暗隱晦的那面。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得更淺顯一些,蘿絲 媽媽就是俗稱的聖母白蓮花,而蘇媽媽則是典型的綠茶心機婊。兩個完全相反的典型,居然能做了這麼久的閨蜜,經歷過中間那麼多風風雨雨,直到另一個苦命瑪麗蘇型的角色李淑華的出現,才把這個微妙的恐怖平衡給拆毀了。如果以角色分量來說,其實花子更像是全劇的第一女主角。

花子的際遇令人同情,如果是純悲劇的話簡直就是女主角。

從小就品學兼優,拿到的獎狀可以貼滿家裡一整面牆,夢想只是當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哪知遇人不淑被男友騙去賣身;失手殺了男友被關後想重新做人,卻不幸再次遭人蹂躪,即便有蘿絲媽媽和阿達的支持好不容易見到光明,可命運之神的惡意卻沒有停止……花子這一生幾乎沒有消停過,所有的厄運接踵而來,一件件的壓在她纖弱的肩膀上。這樣說起來,光姊妹裡其實每個人也都不好過。

蘇媽媽在她卑微的人生當中,總是被放在被選擇的位置,長期的壓抑扭曲了她的思想,覺得蘿絲對她的好不過是種自我滿足的施捨,於是把最愛自己的人,當成仇人般的大肆報復。在條通混到人老珠黃依舊一身孑然的阿季,努力想靠著攀上中村先生擺脫一身破債,終究甩不開原生家庭的糾纏,去不到她心目中那個幸福的遠方。明知道 利身邊有那麼多女友(甚至男友),百合還是奮不顧身的愛著,想用自己單方的愛去掩蓋對方的不堪,彷彿只要自己覺得值得,人生就有了寄託……

花子擁有的幸福就像仙女棒的火光,渺小且短暫。

她們想遇見想抓住的,不過是在廣闊的世界裡找到填補生命破碎缺口的另一個自己,哪怕再卑微再渺小,都像是最後一束通往幸福的光。儘管心知肚明那不過就是自欺欺人的毒品,也能自我麻醉,擁有短暫的幸福幻覺。人的一生如此漫長,漫長到足以稱為荒涼;可又顯得如此短暫,短暫道我們來不及抓住想要的幸福──花子抓不住蘿絲媽媽和阿達,阿季抓不住的中村,百合錯抓了亨利,就連蘿絲也失去了蘇媽媽、失去了江翰、失去了子維;而本來差一點就把所有想要的都抓在手裡的蘇媽媽,最後連生命也失去了。

戲中的光姊妹,每一位都染上了渴求愛的絕症;每個人都在小心翼翼,拚上一切想把破碎的人生拼湊回那個心中的完美風景。可惜卻都在即將完成的瞬間徹底崩塌。現實中還有更多身陷淤泥的姊妹們,或許有著糟糕的原生家庭,總是成了妳追求幸福的阻礙;或許愛上了渣到不行的對象,在精神上肉體上反覆折磨你,可妳卻放不下他;又或許明明是職場上最認真最用心的那個,可工作上的回報不管是心理還是薪水都不讓人滿意……為什麼再簡單再平凡不過的小確幸,就是不會降臨到妳身上?

我們或許做不到像蘿絲這樣堅強灑脫,但至少能選擇與自己和解。

就算妳無法對抗全世界,還是能選擇與自己和解。或許現在的妳正像花子、愛子、百合、阿季、蘇媽媽……一樣,覺得自己彷彿活在一灘爛泥裡,沒有盼望沒有出路;但想想蘿絲媽媽,就算身陷淤泥依然挺拔,獨自綻放出美麗的花朵,等待著下一次的幸福。向生活妥協並不是投降示弱,而是學會與自己和平相處。就向「華燈初上」這個自然現象的原理,從遠方陰暗天際透出的薄暮,不正代表著日夜交替的轉折時刻即將來到嗎?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