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豬殺令》:如果凱吉要搶回一隻豬,他不需要施展獨步武林的「凱吉瘋」

尼可拉斯凱吉帶著一把獵刀出現了,他用刀子在地上挖了一些土、他用刀子切開馬鈴薯做菜、他把刀子插在桌上……你期望他最終會用這把刀子,直直地插入仇人的脖子,很可惜沒有。《豬殺令》並不像它的中文片名那麼嗜血,而凱吉也不像《絕地任務》或《曼蒂》裡的凱吉,這部電影是 2021 年獨立製片圈的奇蹟之一,它過了 8 個月仍在各大評價網站榮獲高分。這是你陌生的凱吉,卻也是他近期最無懈可擊的精彩作品。

《豬殺令》。

《豬殺令》。

長髮長鬚、一身破舊的凱吉,向門內吹了一聲口哨,搖搖擺擺踱步而出的是他的松露豬。凱吉飾演的老人羅伯,與豬一起隱居深山挖松露。每週四,年輕的滑頭小子阿米爾會來取貨,到大城市將松露販賣給餐廳。但是深夜的暴徒打破了這種平靜,他們搶走了羅伯的豬,而十年從未出山的羅伯,與阿米爾前往波特蘭,進入高檔料理界的黑暗面,誓要奪回屬於他的那頭母豬。

《豬殺令》。

《豬殺令》。

作為好萊塢響噹噹的人物,凱吉最勇敢的一點,不是汲汲營營拍了一堆你瞧不起的 B 級電影。而是他願意將自己(一位奧斯卡暨金球獎暨演員工會獎影帝),交給獨立製片的菜鳥導演,任他們擺佈。他將自己交給只拍過一部電影的帕諾斯柯斯麥托斯 (Panos Cosmatos),讓自己在《曼蒂》(Mandy) 裡滿臉血污、舉起電鋸來一場荒謬的電鋸對砍;同樣的,《豬殺令》導演邁克爾薩爾諾斯基 (Michael Sarnoski) 甚至從未拍過長片電影,而凱吉願意成為這部被笑稱「《捍衛任務》豬豬版」的電影主角。

《豬殺令》。

《豬殺令》。

如果妳沒看過這部電影,而從各種角度來判斷,《豬殺令》看起來就是一部荒謬的 Z 級電影,它似乎是為了嘲諷大紅的《捍衛任務》而存在。事實不是,真的不是,《捍衛任務》的問題是,妳看不出基努李維為什麼會為了這隻狗,對黑社會大開殺戒。這隻狗才來他家沒多久,而他看來也並未與社會隔絕,他有與世界建立更多情感連結的機會,這些連結會協助他早日走出亡妻的傷痛。而《豬殺令》簡簡單單地在情感層面上就勝過《捍衛任務》:

《豬殺令》:阿米爾由艾力克斯沃爾夫 (Alex Wolff) 飾演。

《豬殺令》:阿米爾由艾力克斯沃爾夫 (Alex Wolff) 飾演。

羅伯是個自我封閉至極的老人,漫天山野只有一人一豬。他甚至基本上是失語的,他與世隔絕,假設中風,也要等上一週才會被別人發現,而當他見到這個每週來訪一次的經銷商,連一個字都懶得講。沒人知道他的身份,觀眾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隱居山林,《豬殺令》不急著告訴你羅伯的波濤人生,鏡頭靜靜地拍著他每日機械般的生活,拍他晨起帶著豬穿越林間流洩的微光,一起去找松露;輕輕拍著找到松露的豬,說著「乖女孩」;在家旁的河邊料理早餐,人豬一起吃著;夕陽落下,他上床,拍拍床邊小窩裡躁動的豬,告訴她外頭的奇怪聲響,「不過是郊狼」。

《豬殺令》。

《豬殺令》。

凱吉將「凱吉瘋」(Cage Fever) 收斂到他內心的黑洞,彷彿那從來都不存在過。他的臉上始終毫無表情,他戲劇起伏的口條也消失了,他甚至始終沒揚起眉頭,但妳能從《豬殺令》的開頭,讀到凱吉身上的平靜。這個老頭甘於這樣的生活,儘管這甚至不能被稱為生活,但這個回歸原始生活的老人,在此建立了他生命的平衡。期待《豬殺令》飄出煙硝火爆氣味的觀眾,在電影開場十分鐘後也許就會打消念頭,相反地,這個開場快速地帶觀眾進入本片的沉穩步調。只是,看來有人不懂得欣賞羅伯建立的微小平衡。

《豬殺令》。

《豬殺令》。

不速之客來了,他們撞開大門,被撞倒的羅伯掙扎著拔起桌上的獵刀。你期待凱吉像傑森包恩一樣使出以色列格鬥術,在敵人身上鑿出幾個透明窟窿……並沒有,他揮刀之前就被人一招擊倒,最後只能掙扎地看著他們的卡車遠走。羅伯沒多少機會反擊,反過來,他也不像約翰維克一樣飽受酷刑式的虐待。重點是他的豬就這樣被奪走了,而歹徒們並不知道這隻豬對他的意義有多大,他們只以為這是一隻很會找松露的豬——但觀眾很清楚這隻豬在羅伯心中的份量,那是他在獨囚生涯中唯一的牢友。而多虧了電影前三分之一的鋪陳,觀眾才會有這種認知。

《豬殺令》。

《豬殺令》。

與其說凱吉總是拍爛片,不如說他持續在尋找下一個讓自己發光的機會,而他並不想在光鮮亮麗的好萊塢主流裡賭運氣。可以說,以《曼蒂》與《豬殺令》的表現(你甚至可以算上老導演重返江湖的《星之彩》),能夠證明凱吉找尋新手導演的眼光,精準到令人咋舌。麥可薩諾斯基讓電影的節奏與運鏡,充滿一種沈靜的詩意,這部電影的台詞盡可能地減少,不會有角色搶著用台詞交待故事來龍去脈的粗劣現象。觀眾一直是最親近羅伯身邊的眼睛,我們只能看著他與其他人的互動,猜測他從不說出的祕密。

《豬殺令》拍攝現場。

《豬殺令》拍攝現場。

這種默然,留給觀眾廣大的想像空間,這不是好萊塢主流電影能給你的自由,《豬殺令》不是復仇電影,它更不是動作電影,沒有人拿出鎗來指著另一個人的頭。羅伯非得找回他的豬不可,一如他始終無法放棄那個我們到結局才慢慢理解的傷痛。《豬殺令》是一次對昔日美好的追尋,羅伯想要追回那些從他手中流逝的寶物,他曾經失去過一次,導致他拋下一切功業,自囚成為野人;如今他又再次失去,主流電影總會告訴我們,第二次嘗試就會成功,但那是令人苦笑的幻想。現實生活裡,我們只能像凱吉一樣被打倒在地。

《豬殺令》。

《豬殺令》。

羅伯的尋豬之旅,踏進了波特蘭前所未見的料理界黑暗面,這裡不是小當家的北京,沒有李嚴與五虎星等著羅伯。只有近乎受虐的地下擂台、與為求新菜單而無視法治的掠奪。這些在心靈有著舊傷新痛的羅伯眼裡,都只是無意義的爭奪。他一邊向著年輕的阿米爾講述地殼變動毀滅世界的歷史,一邊毫無痛覺地承受這些地下社會對他的傷害。凱吉沒有掏出他在《變臉》裡的雌雄金鎗,這可能讓凱吉粉有點失望。但是凱吉並不是毫無反擊:他對著滿口漂亮話的高級餐廳主廚,用最簡單的問句一句句剝開他自以為是的成功,這一段無鎗火的對談戲,令人看得雙拳握緊、熱血澎湃。

《豬殺令》。

《豬殺令》。

《豬殺令》同時似乎嚴厲地批判近年來的「精緻餐飲」(fine dining) 風潮,它質疑高檔餐廳常見的「使用在地食材、重新發掘食物原味」這樣故作玄虛的宣傳詞。諷刺的是,當侍者端上一盤精美的分子料理(她還拿著一個這種餐廳常見的乾冰罩),羅伯卻毫不客氣地用手指碾碎了盤中飧,臉上露出了不解的困惑。真正的美食不該需要乾冰與牽扯分子,它應當帶給顧客無可取代的美好回憶,一盤珍饈不該飛出一條金龍,但它卻應該令人一秒泯滅恩仇、痛哭流涕——黯然銷魂飯如此,羅伯的手藝也是如此。

主演《豬殺令》的凱吉與艾力克斯沃爾夫。

主演《豬殺令》的凱吉與艾力克斯沃爾夫。

《豬殺令》是一部美食電影,它更是一部武俠電影——拈花成劍的大師重出江湖,要向新生武林討回一個公道。而凱吉演活了這位大師,他不是《空中監獄》與《絕地任務》那些動作電影裡的戰士凱吉,他更加睿智,同時更加自閉於內心的牢籠中。你可以享受凱吉身上這種極端的落差,正如他可以同時拿到奧斯卡影帝、MTV大獎與金酸梅獎:他能登上演技的高峰、成為觀眾的最愛、也能被電影圈唾棄。而《豬殺令》,展現了他多重極端表演中最好的那一面——而他甚至不需要露出他的招牌「凱吉瘋」。

現在你可以在 GP+myVideoHamiVideo 等平台觀賞《豬殺令》。

電影資訊

豬殺令 Pig

上映日期
2021/10/29
豬殺令_Pig_電影海報

劇情

我在乎的事物並不多,除了「牠」...... 一名在美國奧勒岡州離群索居的松露獵人羅伯(尼可拉斯凱吉 飾),他最好的夥伴就是一頭擁有敏銳嗅覺的松露豬。某日,一群惡徒強行擄走羅伯最心愛的松露豬,為了救回心愛的松露豬,羅伯被迫重返故鄉波特蘭,再次面對自己一直逃避的黑暗過往......

IMDB
7.0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豬殺令_Pig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