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凱文史貝西嗎?深陷性侵官司的他,決定強力反擊……一名小記者

又到了奧斯卡賽季,一年裡表現最優秀的演員們,他們的名字在這個時刻會不斷被各大媒體提起。曾經,許多年奧斯卡賽季裡,都會聽到凱文史貝西 (Kevin Spacey) 這個名字。現在,這個名字只會出現在他每年聖誕時分自製的詭異賀歲影片……以及讓人看了就搖頭的新聞報導裡。現在你需要聽聽史貝西的最新動態(真的嗎),看來他最近放棄抱怨自己的不公待遇了,他要專心對付最惡劣的敵人:告死那個踢爆他性侵醜聞的記者。

來自史貝西的聖誕祝福。

2019 年聖誕節,你收到了史貝西的聖誕祝福嗎?在此同時,3 名曾指控史貝西性侵的被害人,已經因為意外與自殺身亡。其他沒有遇上詭異厄運的指控者之中,最有名氣的應該是好萊塢演員安東尼瑞普 (Anthony Rapp):1986 年,當時 14 歲的瑞普已經在百老匯表演,當時 26 歲的史貝西邀請他到家做客,但在當晚派對結束後,史貝西帶著瑞普到他的臥室,隨後性侵了他。而 2017 年的東尼獎頒獎典禮之夜,仍然是劇場迷的瑞普…與朋友一起收看典禮轉播,卻發現了今年的主持人,就是當年秘密性侵他的加害人。這導致瑞普決定說出一切。

安東尼瑞普演出《星際爭霸戰:發現號》。

那麼,瑞普究竟向誰「說出一切」?答案是亞當瓦瑞 (Adam Vary),瓦瑞當時是媒體 Buzzfeed 的記者,而瓦瑞這篇爆料史貝西惡行的專訪,給予許多曾經淪為史貝西獵物的被害者勇氣,引發了一波指控潮。而對於史貝西最不妙的部份還不只這些:這篇文章正好被許多 #MeToo 運動團體大量轉發,連帶使史貝西成為了父權淫虐弱勢的代表人物之一。而很快的,曾經被譽為當代演技最高明男演員之一的史貝西,就在 2017 年從大銀幕與網飛平台上消失了。

《紙牌屋》。

想必史貝西應該恨死 Buzzfeed 這篇筆能勝劍的文章,瑞普隨後正式控告史貝西,這樁案件已經正式進入紐約聯邦法院(去年 9 月進行聽證會)。不過有趣的是,史貝西沒有反告瑞普、沒有控告 Buzzfeed 報導不實,他下手的對象,是寫下這篇報導的小記者亞當瓦瑞。最近,瓦瑞的律師宣稱,他的當事人在去年 12 月,收到了來自史貝西的 29 份不同文件,要求瓦瑞進行一場長達 7 小時的口供證詞 (deposition)。史貝西律師表示,瓦瑞在做這場採訪之前已經與瑞普是好友,而他們的友情讓這篇指控採訪有許多不公正之處。

亞當瓦瑞後來轉職到娛樂報。

口供證詞是美國法律的正式程序,雙方律師、證人與法院成員等等必須共聚一堂,律師與當事人之間必須交叉詰問——整個過程就如同沒有法官的審判過程,雙方都會承受巨大的壓力,更何況瓦瑞必須忍耐長達 7 小時的過程。這種口供證詞流程儘管讓人形銷骨立,但這還不是正式的審判過程,但是,看來史貝西並不關心是否真能在法庭上打敗瓦瑞,他現在還不打算收手:瓦瑞的律師表示,史貝西已經準備發動另一場口供證詞。這代表,史貝西打算用這種曠日廢時的泥沼戰,先擊潰瓦瑞的精神。

史貝西出庭。

瓦瑞律師強調,當事人的報導仍然在加州的記者保護法條保護傘下,瓦瑞是依照公眾知的權利報導這起事件,史貝西沒有任何理由對瓦瑞發起告訴。事實如此,但法律也沒有禁止任何人因為記者的報導控告記者——儘管他們很有可能會失敗。看起來,史貝西的意圖非常明確,他無意藉此反駁瑞普的控訴,對他來說,至少瓦瑞是一個明確(而且可能是唯一)可以發洩怒氣的對象。而他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方式,把公親當作事主一樣痛毆。瓦瑞的律師評論史貝西的舉動:

「這就是一場針對第三者的虐待與騷擾,藉以達成復仇的快感。」

史貝西出庭。

瓦瑞與律師決定拒絕參加史貝西的口供證詞,同時,史貝西也向加州法庭表示,瓦瑞的拒絕等同是藐視法庭。目前,法官已經收下這份建議,瓦瑞是否真的會被加上一條藐視法庭罪?法官很快會做出裁示。

2019 年史貝西第一次出庭。

就整體訴訟的狀況看來,史貝西拉出瓦瑞這條莫名其妙的戰線,是很歇斯底里的行徑。史貝西這一年來一直在進行類似的徒勞無功動作:例如上頭史貝西律師暗示的瑞普與瓦瑞「交情匪淺」,那是史貝西聘僱一名「專家」,四處挖牆角之後得來的資訊。問題是,不管有沒有專家,瓦瑞與瑞普的關係,也不影響這篇文章裡提到罪行的真實性,更何況,沒有明確事證證明這兩人事先有私交。史貝西當年試圖性侵瑞普的案件,已經呈上法庭,現在史貝西再次強調這樁案件是空穴來風,其實沒有多大意義——他應該先思考如何打贏這場官司。

在義大利拍片的史貝西神情輕鬆。

而且,史貝西的受害者不只瑞普,而且還在增加當中:今年 2 月 1 日,另一名男子賈斯汀道斯 (Justin Dawes) 控訴,史貝西在 1988 年邀請在電影院工作的他與朋友,到他家看電影。但當他到了天王巨星家,卻發現史貝西播映的不是影史經典,而是同志 A 片。道斯在法庭上還指出,當他們已經表示不舒服之後,史貝西仍然向這兩位當時還是高中生的孩子求歡。又是一場性騷擾未成年人的案件,而道斯一樣是看了瓦瑞的文章,才知道還有別人也遭到史貝西毒手。因此他聯絡了瑞普,在瑞普的案件裡作為證人出席。

《刺激驚爆點》。

道斯表示,史貝西將手放在他的左大腿上 30 至 45 秒:

「我想這是一種……你懂的,測試我對這種行為是否接受的性向測試。我不記得我當時是如何反應了,我只是……我只是呆住了,只是眼見一切繼續發生。」

史貝西在好萊塢曾經炙手可熱。

而當時同樣在法庭上的史貝西表示,要求道斯說出同樣在場的友人姓名。道斯不願意透露,而史貝西因此要求法庭駁回道斯的證言——他認為道斯是在說謊。有趣的是,法官同意了史貝西的要求,要求道斯說出在場友人的名字。但是,法官駁回了史貝西要求駁回證言的需求。

史貝西與新片《畫神的男人》導演法蘭柯尼洛。

2021 年 5 月,史貝西終於再度踏進片場,只不過不是好萊塢片場,而是義大利片場:他遠赴義大利參加一部獨立製片電影《畫神的男人》(L’uomo Che Disegno Dio) 演出。而這已經是他在災難的 2017 年之後 4 年,第一次的戲劇演出。參加這部電影的演員,還包括了 70 年代天后費唐娜薇、與白寡婦的終身偶像凡妮莎蕾格烈芙(她也是導演法蘭柯尼洛的妻子)。不過,大家最關心的,還是身纏超過 20 位男性性侵性騷訴訟的凱文史貝西。不過,對於熱切的媒體關切,他對這次演出不表示任何意見。

這象徵著凱文史貝西已經正式回歸影壇了嗎?不知道。不過看來,今年聖誕節,史貝西一定又會發部影片解釋近況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