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超時空亞當計畫》:被軟科幻包裝耽誤的驚喜包,原來 N 家電影也會有好貨?

潘光中

我猜一定有很多人想像過,如果把漫威宇宙裡的兩大話癆──死侍、浩克集合在一部戲裡,會是個什麼場面?好了,這下你們的夢想成真了。就是今天要介紹的 Netflix 新上架的科幻動作片《超時空亞當計畫》 (The Adam Project) 。

 

《超時空亞當計畫》正式預告

《超時空亞當計畫》的原始劇本取名為《亞當們》 (Adams) ,出自托馬斯諾林 (Thomas S. Nowlin) ,而且早在他接手《移動迷宮》 (The Maze Runner) 三部曲的改編工作前,就已經寫好賣給派拉蒙影業,但後來一放就是好多年。中間一度傳出阿湯哥有意籌拍一部「兼顧動作特效與家庭親情」的軟科幻片而中選,但後來他選擇改編《遺落戰境》 (Oblivion) 以符合他的預期,這套劇本再度躺回派拉蒙的劇本庫之中。

劇本版權在 2020 年的一樁批次交易中轉賣給 Netflix,再交給「21圈」 (21 Laps Entertainment) 和「天舞傳媒」(Skydance Media) 共同承製。接手拍攝的導演是拍過《博物館驚魂夜》 (Night at the Museum) 系列、《鋼鐵擂台》 (Real Steel) 、《異星入境》 (Arrival) 等片的薛恩李維 (Shawn Levy);李維一結束《脫稿玩家》 (Free Guy) 的後製工作就立馬投入籌拍。除了原編劇諾林,他還找來動畫影集《青春無密語》的馬克萊溫 (Mark Levin) 、珍妮佛弗萊基特 (Jennifer Flackett) ,以及美劇《唐人街戰士》的喬納森崔普 (Jonathan Tropper) 共同重新編寫劇本。

網飛初版海報,小亞當手中光線照亮了大亞當的腳邊,暗示著劇情玄機。

主演卡司正如前述,有「小賤賤幹話哥」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 、「廢話劇透王」馬克盧法洛 (Mark Ruffalo) ,搭配的女性演員有珍妮佛嘉納 (Jennifer Garner) 、柔伊莎達娜 (Zoe Saldana) 、凱瑟琳基納 (Catherine Keener) ,加上新人童星沃克斯科貝爾 (Walker Scobell) 。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漫威宇宙兩大嘴砲話癆同場競技,是本片一大吸睛賣點。

在最初版本的故事裡,剛邁入中年的主角亞當聯繫上兩個過去的自己:12 歲的小屁孩、19 歲的大一生,在三段不同時空中各自努力,試圖挽救被「時間線矯正技術」搞得面目全非的未來世界,順便也彌補自己的破碎人生。初版故事帶有濃厚的反烏托邦色彩,結構神似另一部軟科幻經典《黑洞頻率》 (Frequency) ,但是格局更大,劇情線也更複雜。重寫後的劇本簡潔不少,挪去了對未來世界的描繪,也刪減了大一生的那段劇情,得以將片長控制在兩小時內。

飾演小亞當的斯科貝爾,與雷諾斯少年時期頗有幾分神似。

故事直接從亞當自 2050 年駕駛穿梭機打開蟲洞進場,因倉促間設定疏漏,亞當沒能回到預想的 2018 年,而是落在 2022 年,意外和不該碰面的 12 歲小亞當成了不情不願的搭檔,接下來就是一大段的老中二與小屁孩的默契磨合劇情。略嫌漫長的第一幕,呈現出亞當這個人從小到大承受過的傷痛:父親路易斯的猝逝、母親艾莉的疏離、妻子蘿拉的逝去、以及再造恩人瑪雅的背叛……亞當的人生經歷如此之陰鬱,如果不是由雷諾斯主演,很可能會讓觀眾看到一個憤世嫉俗的高仿版韋恩少爺,這時就不得不慶幸阿湯哥早早放棄。

柔伊在片中來去匆匆,可惜了這麼位能打能演的好演員。

轉進第二幕的契機是蘿拉的現身,從瑪雅展開的包圍網中把大小亞當救走,然後又是一段靠台詞解釋來龍去脈的說話戲。以柔伊這個等級的演員,其實可以賦予她更多功能,不過主創沒想這麼多,短暫的溫情過後就讓她壯烈的領了便當,好掩護兩個亞當再往前回到 2018 年,去找到路易斯,從一切的源頭根本性的解決問題──摧毀時間旅行的可能性。

如果是最初版本的故事,蘿拉這個角色應該會有更多戲分和發揮空間。

其實整個故事在這裡就出現了科學上的重大漏洞,不過因為定位是軟科幻,只要主創堅持不尷尬,那尷尬的就是想太多的觀眾。總之,兩個亞當和父親重聚雖然欣喜,不過父親秉持科學家的理性思考,不能親手干涉時間線的變動。沒了最大智囊相助的兩個亞當,最後只好選擇硬幹,直接往瑪雅的大本營殺去。這一段也有相當分量的對話,透過大中小三張嘴砲不斷硬生生灌輸給觀眾;我個人是屢屢倒退以免漏掉什麼關鍵句,後來才發現其實漏掉好像也不影響劇情就是。

亞當少年喪父的缺憾和憤怒,在這個擁抱中得到釋放。

殺進敵營的正邪大對決是重中之重,想當然耳路易斯不會缺席,理所當然被放在外圍安全地帶的小亞當也會被抓來當人質。這段最後決戰其實還算精彩,但也沒有太出乎意料的驚喜。年輕版瑪雅的修臉技術倒是有點尬,時不時可以看到瑕疵掉格,考量到預算和工時都有點拮据,也就不用那麼計較了。正義的一方獲勝,兩個亞當和父親大和解,各自回到原本的時間線,尾聲前的兩場戲。都走在小亞當這條時間線上,他和母親和解、等到了和愛妻重新邂逅的那天;至於回到那個「實在不想說」的未來世界的大亞當呢?故事沒說,搞不好會有續集好好交代清楚。

小亞當和母親的和解擁抱,是片尾前的撒洋蔥時刻。

電影中的女性角色都顯得浮面且工具化,是整個故事最可惜的一點。雷諾斯和魯法洛的話癆功力一如預期的威力不減,小童星斯科貝爾是本片第一個驚喜包,年僅 13 歲的第一部作品就能和兩大嘴砲有來有往相愛相殺,只要青春期沒歪掉,後勢可期。另一大驚喜是藏在表面主題背後的 B 面故事──關於遺憾的放下與和解。亞當的人生中充滿著各種生離死別的遺憾,而不擅表達的他選擇用憤怒代替難過,以至於到最後連他自己都分不清心底滿滿的痛楚,究竟是來自傷心或是憤怒?還得靠年幼的小亞當來指點迷津。

北宋詩人蘇軾的《定風波》裡這樣寫: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萬里歸來年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

《超時空亞當計畫》很明顯是站在男性視角說一個尋求和解的故事──萬里歸來年愈少。很可能每個到了中年的男人,都很想回到少年時期,找到當初那個懵懂無知又狂妄自傲的男孩,好好地述說一番大道理;而每個正值青春期的大男孩,應該也都希望能見到將來的自己,問問他到底要如何解決成長期必經的那些玄之又玄的人生課題。人生在世,哪可能完全沒有遺憾?而正是這些遺憾和缺陷,得以構成了當下的我們。說到底,「成長」這件事,不過就是學會和生命中經歷的缺陷和平共處,放下過去也饒過自己。或許本片要告訴我們的,就是勸勉大家都能和自己的缺憾和解,風起,雪飛,萬里歸來年愈少。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