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赫特逝世:演出《蜘蛛女之吻》、漫威羅斯將軍等角色;好萊塢最意外的旅人,走出一條轉折連連的旅程

因《蜘蛛女之吻》(Kiss of the Spider Woman) 獲得奧斯卡、坎城影展與英國影藝學院獎影帝、主演漫威宇宙「羅斯將軍」、藝歷超過 40 年的好萊塢男星威廉赫特 (William Hurt),已於 2022 年 3 月 13 日逝世。

40 年的光陰,赫特一直是好萊塢最接近英國演員氣質的美國演員:他在銀幕上的溫潤醇厚氣質,成為斯文情人的代表。但正如他著名的電影《意外的旅客》(The Accidental Tourist),赫特的銀幕人生充滿了意外。他不斷地偏離所謂的主流,卻掉入另一條主流。

威廉赫特

威廉赫特

赫特的兒子威爾公開這不幸的消息:

「威廉赫特,這位摯愛的父親與奧斯卡影帝,他已於 3 月 13 日——正好在他 72 歲生日一週前——離世,這帶給赫特家族巨大的悲傷。他因為自然因素、在家族陪伴下、平靜地過世。」

威廉赫特

威廉赫特

赫特獲得奧斯卡影帝的殊榮,是在 1986 年的《蜘蛛女之吻》。電影裡他飾演一位變裝同志,與勞爾朱利亞 (Raul Julia) 飾演的政治犯,一起被關在巴西黑牢裡。

但這並不是赫特第一次受到國際獎項肯定,他後來又入圍三次奧斯卡、兩次艾美獎、六次金球獎等等。不過,這位講話細聲細語的優質演員,一開始的人生目標並不是演員:表演並不是他並想奉獻身心的對象,威廉赫特最早的期望,是成為一位服侍上帝的神父。

《蜘蛛女之吻》

《蜘蛛女之吻》

還好,在他唸完高尚的神學系之後,他轉換跑道進入了滾滾紅塵——他進入了世界一流的表演藝術學院朱利亞德學院 (Juilliard school)。在幾年舞台劇的歷練後,他獲得了第一個電影主演機會,在大導肯羅素 (Ken Ruessell) 的 1980 年恐怖電影《變形博士》(Altered States) 裡演出。

在陰風陣陣的 80 年代恐怖潮裡,他應該追逐其他恐怖驚悚電影的主演角色。但是就在隔年,出道不久的赫特選擇了一個極其大膽的機會:他演出了惡名昭彰的情色驚悚電影《體熱》(Body Heat),與女星凱薩琳透納 (Kathleen Turner) 大演充滿殺機的不倫畸戀。

《變形博士》

《變形博士》

在潮濕炎熱的佛羅里達,一名芳心寂寞的貴婦,勾搭一位沒前途的小鎮律師,誘惑他殺害自己的有錢老公。《體熱》的主題一聽就很背德,視覺效果也非常背德,它不是我們熟悉的那些 30 年代蛇蠍美人黑色電影,現在是 80 年代,是小女孩會口吐綠豆沙還把肢體扭曲成蜘蛛的 80 年代。

性愛、誘惑與謀殺不能只透過意會,它們必須活生生血淋淋地呈現在大銀幕之上,塞到被《德州電鋸殺人魔》與《月光光心慌慌》撐大瞳孔的觀眾眼裡。

《體熱》

《體熱》

斯文的威廉赫特留起小鬍子更加儒雅,但他在《體熱》裡幹的事卻下流至極。這讓《體熱》名流千古,成為史上最偉大的情色驚悚經典:性感的不只是凱薩琳透納凹凸有致的肉體,而是赫特不由自主且充滿歡愉的墮落。

他是個律師,理應站在法庭裡摸著聖經發誓,但他卻沉溺於肉體歡愉,從辯護人自願變成了被告。那年代女性還是銀幕上的欲望主體,但事實上,觀眾也能從赫特的自甘墮落,嚐到一絲玷污純潔的快感。

《體熱》

《體熱》

赫特就這樣持續做出令觀眾意外的轉變,從神父變成了舞台劇演員,又從恐怖電影男主角成為了肉慾橫陳的情色電影男主角。

而赫特就在 80 年代,以這種超高頻率的角色顛覆方式,奠造了他自己的黃金時期:演完《體熱》後,他沒有流連於床第之間,相反地他演出了《體熱》導演勞倫斯卡斯丹的新作、文藝電影《大寒》(The Big Chill);再來是間諜驚悚電影《高爾基公園》(Gorky Park);然後就是讓他榮登三大影展影帝的《蜘蛛女之吻》。

《大寒》

《大寒》

但在《蜘蛛女之吻》的同性戀角色之後,隔年,他又飾演一位極富耐心與愛心的老師,在《悲憐上帝的女兒》(Children of a Lesser God) 裡,與真實生活裡也失聰的瑪麗麥特琳 (Marlee Matlin),上演一段跨越聽障的悲戀。

這部電影不但讓麥特琳成為當時史上最年輕的奧斯卡影后,也讓赫特多了一位親密愛人:他與麥特琳還真的在幕後培養了革命情感,成為一段影壇佳話——後來大家才發現,其實沒那麼佳。

《悲憐上帝的女兒》

《悲憐上帝的女兒》

延伸閱讀

TAGS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