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 3》的謎天大聖,原本是蝙蝠俠歷代電影裡最邪惡的反派:平庸的謎天大聖要塞,原來佈滿他精心設計的惡意……

要證明蝙蝠俠稱得上「世上最偉大的偵探」之名,讓謎語人 (Riddler) 出場是個好點子,看看哪個漫畫角色如此傾心於設計燈謎,他每次出場,都準備一籮筐的謎語給蝙蝠俠做智力測驗。如今我們在即將上映的《蝙蝠俠》(The Batman) 裡,看見謎語人不但拋棄了「謎天大聖」這個名字,也擺脫了 90 年代金凱瑞的魑魅魍魎風格。這樣說來,《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裡的謎天大聖似乎很不濟事,事實並非如此:其實謎天大聖原本是蝙蝠俠影史裡最牙敗的反派,他準備了一個為蝙蝠俠精心設計的地獄——只是我們看不到。

《蝙蝠俠 3》金凱瑞飾演謎天大聖。

《蝙蝠俠 3》金凱瑞飾演謎天大聖。

別騙我了,我們都看過《蝙蝠俠 3》,謎天大聖與雙面人最終的大殺著,是綁架嬌豔如花的妮可基嫚 (Nicole Kidman),到謎天大聖的海中基地,等待正義雙俠老爺阿蝙與少年阿賓自投羅網。我們在電影裡看到,這個海中基地外頭有各式空防海防設備,看來謎天大聖把貸款都花在了這些外部公設上,因為基地內部實在有點踉蹌,只有一個黑黑的山寨鐵王座(而且還沒有那些刀叉裝飾)外加X教授安全帽。謎天大聖就坐在王位上、戴著安全帽、等著洗腦全世界……這種內部裝潢空蕩蕩的海中基地,真是令一票擁有高大上魔王要塞的 007 電影反派們,笑掉大牙。

《蝙蝠俠 3》謎天大聖要塞。

《蝙蝠俠 3》謎天大聖要塞。

事實不是這樣的,我們介紹過《蝙蝠俠 3》的來龍去脈,這部由導演喬伊舒馬克 (Joel Schumacher) 執導的作品,充滿了舒馬克特有的俗麗浮誇風格——舒馬克當然也是可以很嚴肅的,看看《城市英雄》(Falling Down) 就知道。只是,《蝙蝠俠 3》被電影公司下了指導棋,這是一部刻意與《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唱反調的電影,《蝙蝠俠大顯神威》充滿扭曲壓抑的瘋狂,嚇死了玩具商與玩具商想賣給他們玩具的兒童族群。《蝙蝠俠 3》不能走上這條賣不了玩具的黑暗之路,華納只能讓舒馬克展現他的歡樂魔法。

延伸閱讀>> 【專題】《蝙蝠俠 3》(一):這是超級英雄電影 2.5 次文藝復興的開始

《蝙蝠俠 3》導演喬伊舒馬克。

《蝙蝠俠 3》導演喬伊舒馬克。

但是,如果你研究一下《蝙蝠俠 3》的幕後陣容,你會發現,負責這部電影的三位編劇,其中的珍妮史考特巴契勒 (Janet Scott Batchler) 與李巴契勒 (Lee Batchler) 是一對夫婦。巴契勒夫婦共同編寫了 1988 年的社暴邪典影集《都市奇俠》(The Equalizer) ——沒錯,我曾經介紹過這部影集,它後來轉生成為丹佐華盛頓主演的《私刑教育》電影系列。你可以觀察《都市奇俠》與《私刑教育》的風格,故事都描寫了一位現代遊俠,在現代社會底層行俠仗義、而且無視法治只看正義——這是不是讓你想起高譚市的黑暗騎士?

《蝙蝠俠 3》編劇珍妮史考特巴契勒與李巴契勒。

《蝙蝠俠 3》編劇珍妮史考特巴契勒與李巴契勒。

事實上,《蝙蝠俠 3》的這三位編劇,巴契勒夫婦構思的劇本,充滿著以暴制暴的黑暗風格;但是另一位更出名的編劇阿奇瓦高斯曼 (Akiva Goldsman)——日後因為電影《美麗心靈》(A Beautiful Mind) 而拿到奧斯卡最佳劇本獎的大作家,他的娛樂風格更貼近普羅大眾的口味,同時與不羈浪漫的舒馬克更加合拍。因此,當巴契勒夫婦儘管事先完成了《蝙蝠俠 3》的劇本初稿,高斯曼卻是最終完成電影劇本的編劇:高斯曼大幅修改了巴契勒的版本,其中一個重要的更動,就是砍掉了謎天大聖的恐怖城堡。

巴契勒夫婦編劇的影集《都市奇俠》,與改編影集的電影《私刑教育》。

巴契勒夫婦編劇的影集《都市奇俠》,與改編影集的電影《私刑教育》。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