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完美的敵人》:不甚完美,但細節令人玩味

圓點點

2020 年出品的劇情片《完美的敵人》,改編自比利時作家艾蜜莉諾彤的《敵人的偽裝》,由凱克麥羅 (Kike Maíllo) 執導,托馬斯柯特 (Tomasz Kot) 與阿絲娜斯特拉蒂斯 (Athena Strates) 主演。

知名建築師傑瑞米安格斯特前往巴黎演講,講座結束後驅車趕往機場,未料自稱特瑟的荷蘭女子攔車共赴相同目的地,害他錯過航班。想不到兩人在機場貴賓室重逢,特瑟滔滔不絕分享自己的故事,駭人聽聞的情節卻勾起傑瑞米傷心的往事。

 

魔鬼藏在細節裡

有人把本片跟西班牙暢銷電影《佈局》相提並論,一樣是在對話中拼湊犯罪真相與揪出兇手。《佈》片有真實的人物對峙與撕開真兇面具的復仇,甚至還有點親情溫暖在裡頭。《完》片講白了是把男主角的大腦剖開,分成真實跟幻想兩個分裂的自我,端上檯面給觀眾細細品味,真要說燒腦懸疑其實還不如《佈》片,畢竟有些細節已經暗示凶殺案發生,機場也跟犯罪密不可分。

幾個重複的元素不斷出現,比方說女主角對自己名字與國籍的強調、機場模型的血與人物公仔的移動、女主角拿的刀,甚至到後來男女主角以同樣的姿勢拿起外套,一步步讓人察覺兩人的關係。這邊就不方便暴雷了,免得壞了大家的胃口,但可以告訴你整個故事從開場到模型,種種暗示在事後回想起來,令人佩服編導的別出心裁。

 

從噁心到驚悚

劇情不算太難懂,當特瑟說起她的三部曲,從童年的噁心與恐怖經歷,再到為愛執迷,故事充滿漏洞與欠缺邏輯,讓人懷疑她接近建築師的真實目的。飾演特瑟的阿絲娜斯特拉蒂斯,刻意畫起濃厚眼影、一頭金髮,像極了奧斯卡影后珍妮佛勞倫斯,演繹粗鄙瘋癲的女人,當她說起墓園邂逅某人,而後瘋狂尋覓對方蹤跡,讓人冷汗直流。一場與愛人重逢喝咖啡的戲,央求對方告知芳名便死而無憾,病態又扭曲的愛,萬分驚悚,讓人在心底默默祈禱別遇上這樣的跟蹤狂。

兩位主角行事作風與性格養成天差地遠,看似怎麼都不可能有交集,卻在故事的陳述中帶出巧遇不是偶然,更像是某種內在陰暗面揮之不去的命中注定。當女主角說完故事,換男主角的版本,揭開傑瑞米紳士外表下的另一面,觀眾恍然大悟他不是初始現身的癡情,而是愛到瘋癲、步步錯的愛情失意人。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傑瑞米的妻子跟雕像一模一樣的設定,讓人聯想到希臘神話中的比馬龍。相傳雕刻家比馬龍親手雕塑少女雕像,把它當成真人一樣愛著,而維納斯也實現他的願望,讓雕像變成真正的女人。神話固然有戀人形癖的意涵,也洋溢心想事成的美好,然而本片則是宛若雕像橫空出世的美女,即便你愛到痴狂,也難敵愛情破滅、敲響別離喪鐘的時刻。

故事以翻轉再翻轉的情節,刻劃隱藏在人模人樣底下的犯罪意念、愛消逝的無法承擔,但不見得有愧疚。貫穿全片的名言:

「完美境界,並非加無可加,而是減無可減。」

既可以描述建築,也能說這個故事和其中的犯罪細節,讓人驚覺特瑟不合邏輯的敘事可以被原諒,因為有了男主角的版本做了補強,一切是那麼合理。

傑瑞米一度認為特瑟是他無緣見到的親人,這段有讓筆者驚艷,不過最精彩的當屬男女主角在水泥裡扭打,各自使出吃奶力氣活下來,帶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你可以埋藏某部分的自己,可是那始終還是個不知道哪天會浮出水面的影子。

整體而言,電影以大量對話推陳犯罪情節,固然不甚完美,但令人再三琢磨的畫面細節,成為獨特的觀影樂趣。犯罪設計即便不是曲折離奇到讓人鼓掌叫好,看到真兇末了的自我催眠與故作鎮定的完美偽裝,頭皮會默默發麻。

電影資訊

完美的敵人 A Perfect Enemy

上映日期
2022/02/18
完美的敵人_A Perfect Enemy_電影海報

導演

凱克麥羅

劇情

傑勒米安格斯特是位成功的建築師,他在前往東京的機場上,遇見一名健談的女子泰瑟德斯特。這名女子似乎在物色獵物,企圖抓住一個能夠停留下來聽她講述自己奇怪故事的人。 她的故事讓傑勒米錯過了航班,因此兩人被安置在休息室等待,但這也讓傑勒米再也無法擺脫這位陌生女子。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完美的敵人_A Perfect Enemy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