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進擊的巨人》最終季:現象級霸權番!遠超過少年漫畫領域的深度作品

潘光中

當《進擊的巨人》最終季(第四季)官宣承製方由前三季的「WIT STUDIO」轉移至「MAPPA」時,一般觀眾並不太明瞭箇中緣由,注意力都放在擔心作畫品質出現落差。畢竟MAPPA歷來作品的水準卻是起伏不定。幸好,前年(2020)年底上映後,儘管畫風與前三季明顯不同,但無論畫面精緻度、分鏡構圖,以及襯樂和音效特效的完成度,依舊維持高水準;但受限於新冠疫情延誤進度,原定廿六集依序播出的計畫,在上半季十六集播映完畢後,下半季十二集延後至今年一月播出。

 

《進擊的巨人》最終季正式預告

在漫畫早已完結的現在回顧整部故事的劇情,可以發現諫山創在連載初期就埋下了非常晦暗的結局伏筆,而非一部份評論指責的「故意和讀者及編輯作對」。事實上,這樣超越少年漫畫領域的沉重世界觀,也是 WIT STUDIO 在動畫第三季製作期間,就向以講談社為首的委製版權方提出「到此為止」要求的主因;當然,另一項原因是作者對季番的過度介入,導致承製方工作量不堪負荷。

經過不斷探詢、碰壁的反覆循環,終於敲定由 MAPPA 接手,整個主創團隊除了音樂總監澤野弘之以外,導演從荒木哲郎換成林佑一郎,編劇從小林靖子換成瀨古浩司,人設從淺野恭司換成岸友洋,特效監督從藪田修平換成上薗隆浩……幾乎全部換血。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動畫由 MAPPA 接手後的人設畫風有不小轉變。

相較於原作初期的熱血復仇戲碼,儘管略顯中二、又有尺度過寬的疑慮,但劇情設定的創意帶起了一波話題,不僅原作本身成為一種文化現象,動畫季番也成了熱門作品,片頭曲〈紅蓮的弓矢〉更一躍成為國民神曲,不但登上紅白,還數度蟬聯動畫曲票選榜首。

但隨著連載進入中後期,作者諫山的意圖逐漸明朗,整個故事成了一個反烏托邦的破滅童話,反覆質疑「多數正義」以及「善惡定義」,甚至讓主角艾連維持了三十卷的救世主形象徹底翻轉為滅世魔王,就連敘事手法也出現轉變,加入了不少近似記憶回放的意識流場面。而這一段恰好就落在 MAPPA 接手後的第四季,畫風、配樂的變化因此順理成章。

艾連的救世主形象在故事終局前突然轉變為滅世魔王。

整部《進擊的巨人》,其實就是身為「進擊巨人」的艾連以記憶操縱世界走向的故事。由於歷代進擊巨人都能操縱其他巨人,記憶不但會傳承給下一代,下一代還能反向操縱前代的意識。完全覺醒的艾連不僅上通過去下知未來,還能進入每個生靈的意識。

這種閉鎖環式的時間穿越能力,從漫畫第一話就已經設好了伏筆,讓艾連/進擊巨人的本質,類似北歐奧丁神話中的「世界樹」 (Yggdrasill) 一樣的存在。「Yggdrasill」這個詞是由「ygga」和「drasill」兩個名詞組成,分別是「令人敬畏的主神」(奧丁自己)和「馬」。「ygga」這個字的發音為「由卡」,與艾連的姓氏「葉卡」近似,一方面暗示著艾連在故事中的主神地位,同時也把他類似奧丁那樣既好戰又厭戰的二重矛盾性格做了連結。

主角艾連的人設與北歐神話的主神奧丁有多重連結。

對艾連的姓氏設定還有另一種解釋,就是在故事中經常出現的「海鷗」。從第一話開始直到最終話的最後一個畫面,都有賊海鷗  (Jaegers) 的身影,而艾連的姓氏葉卡也是「Jaegers」,其實也是調查兵團制服背後那對「自由之翼」紋章的設計原型。這應該也是漫畫結尾當米卡莎坐在艾連墳前,一看到海鷗就直覺想起艾連的原因。於是艾連也和象徵自由、四處為家的海鷗有形象上的重疊。

所以,很多人都在討論:到底《進擊的巨人》的主旨是「鼓吹反戰」或是「追求自由」?如果從以上兩段關於主角艾連的人設內幕來看,很可能是反戰與自由並行不悖的。無論你的認定是哪一邊,或許諫山也沒有那麼高言大志,已經完結的漫畫、與即將落幕的動畫,都將在 ACG 的次文化領域留下經典等級的評價。

《進擊的巨人》在動漫史上將留下經典地位。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