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男女》劇情與結局整理:「BDSM」入門課、寵物遊戲是什麼?

SCUD

《解禁男女》的調教遊戲有?

「主僕遊戲中,擬定只有彼此知道的規則,賞罰也要清楚分明,據說光是持有主人送的禮物,就能讓Sub有歸屬感,帶有條件的命令最為恰當,支配者的理性態度,臣服者必須全力服侍支配者,合約簽約後立即生效,一週最少安排一次遊戲時間,在雙方的同意下,可以發生性關係。」

智宥上網搜尋的合約,就有明確提到 BDSM 的規則,而兩人的第一次調教,為 SM 遊戲的入門款「寵物遊戲」,智宥為智厚戴上項圈,並以訓練忠犬的方式對待智厚。

《解禁男女》劇照

第二次調教,智厚先是在智宥生日送上一雙紅色高跟鞋,為自己的「遊戲」鋪路,智宥在智厚背上踩下滿滿鞋痕,智厚似乎對此充滿愉悅;接著,像是滴蠟、矇眼綑綁、皮鞭抽打、辦公室角色扮演、戴上手銬逛植物園、繩索束縛等,兩人都曾嘗試過。

《解禁男女》劇照

但《解禁男女》中,男女主角兩人並無性行為的發生,且也沒有任何火辣露骨的鏡頭,導演僅以大量的足部、身體特寫,暗示情慾翻騰,整體仍著重在兩人互相理解與交流的過程。

《解禁男女》關係如何進展?

「智宥妳真的很帥氣,妳願意當我的主人嗎?我不是要跟你交往,只是很單純地想要妳當我的主人。」

電影開頭就提及,智厚當初對鄭智宥提議「當主人」,希望兩人可以只是「主僕關係」,但隨著日漸相處,智宥在植物園時也忍不住坦白對智厚的心意,可惜當下智厚是拒絕的。

《解禁男女》劇照

因智厚前女友對他的性癖好感到噁心,讓他對戀愛關係蒙上陰影,多年無法踏進穩定關係,也才對智宥的示好感到退縮。而兩人契約結束後,因智宥下屬錄到兩人在茶水間的 Cosplay 遊戲,原本只想傳給智宥提醒,卻不小心發給全公司,導致兩人的主僕遊戲上檯面,且被眾人議論紛紛,沒想到這件事成了兩人關係的轉捩點,在懲戒會議上,智厚正視自己的自卑,以及對智宥的情感,兩人才正式交往。

針對為何喜愛 BDSM ?劇裡智厚是這樣說的:

「我平時其實很好強,不喜歡輸,在一點小事上也不想示弱,尤其更討厭輸給裝模作樣的男人,大概是不想被發現,我其實很軟弱,我的內心其實一片狼藉,所以我很享受一切崩塌的感覺,倒下後被踐踏,被摧毀的感覺很好,雖然會痛,但這讓我覺得自己真正的活著。」

《解禁男女》劇照

這一番話,對應到社會學家拉莫斯與伊霍夫的研究,他們曾找了一萬四千三百零六名參與者,完成一份關於權力、支配與性喜好的問卷,並提出:去抑制假說。研究表示,人們並非因能體現權力規範而被性虐戀所吸引,反而是因性虐戀能創造出刻意打破規則的環境,讓人們輕易的拋開社會規範。從智厚給自我的壓力與壓抑,他唯有透過臥房中的「被支配時刻」,才能將不安全感與社交規範擺至一旁。

《解禁男女》劇照

電影簡單的為觀眾勾勒出 BDSM 的基礎概念,不以情慾片段為主打,反倒注重參與者的心境描寫,不只將男女主角從「激情」到「親密」,最終到願意「承諾」的路程完成呈現,男主角從面對他人的冷嘲熱諷、不正常標籤的自卑,到最終接納真實自我的勇氣,也頗為勵志,唯有理解和尊重,才是一段美好關係的關鍵。

《解禁男女》劇照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