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NETFLIX漫改劇《殭屍校園》:面對喪屍大軍,你能信賴的求生夥伴會是誰?

潘光中

自從《屍速列車》在票房上獲得極大的成功後,「喪屍/殭屍」這個原本只限於歐美文化圈的B級恐怖片類型,一躍成為韓國影劇圈的熱門商業題材。

電影圈除了《屍速》本身發展出的衍生動畫《首爾車站:起源》和續作《屍速列車:感染半島》,還有《屍落之城》、《奇妙的家族》、《#ALIVE》,電視劇則有《屍戰朝鮮》、《Search 非武裝搜索》、《喪屍偵探》、《黑洞》以及《Happiness》等作品,時空背景從現代上溯古代都有,主題也萬象雜陳。

但不知道是不是越拍越喪心病狂(?),現在居然把喪失帶進校園虐殺高中生,就是今天要介紹的 Netflix 剛上架的漫改劇《殭屍校園》。

 

《殭屍校園》正式預告

《殭屍校園》改編人氣網漫  原作題材辛辣

《殭屍校園》的原作,是漫畫家朱東根在 Naver Webtoon 發表的網漫《現在我們學校》(지금 우리 학교는,另譯:極度恐懼),每週三更新,從 2009 年到 2011 年共發表了 130 回,描述一群失去大人保護和政府救援的高中生,如何面對同學和師長變異後的成群殭屍,從校園中殺出一條生路。

《殭屍校園》題材之辛辣、尺度之開放,在當時是相當受歡迎的熱門十九禁作品,而且年代遠早於《屍速列車》和《屍戰朝鮮》,居然會拖了這麼久才被正式影視化,而且還是由國際平台出資,頗令人意外。

朱東根的漫畫原作很早就傳出影視計畫,最後由Netflix得手。

 

《殭屍校園》卡司群以年輕新鮮面孔為主

《殭屍校園》導演是《貝多芬病毒》、《愛上王世子》、《親密陌生人》的李成奎,編劇則是《七級公務員》、《L.U.C.A.:物種起源》、和電影《海賊》系列的千成日,都是首次登上串流平台。

既然《殭屍校園》是校園背景,卡司群想當然耳都是以年輕新鮮的面孔為主,包含:朴持厚、尹燦榮、趙怡賢、朴所羅門、劉仁秀、李恩泉、李瑜美、河承里、林載赫、孫相淵、函勝敏、鄭伊瑞、安成均……都各有相當多的戲份;在這種題材中擔當工具型配角的老師、家長等角色,劇組也沒胡亂找大特頂替,反而都是些叫得出名號的演技派,像是:金炳哲、李尚熙、安詩荷、尹敬浩、全培秀、裴海善、嚴孝燮,就連李奎炯都來軋了一個頗為搶戲的刑警角色。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及個人主觀陳述,請斟酌閱覽

李導和千編聯手,將原作改編為一部充滿熱血友情和青澀愛戀的青春成長故事。這個選擇不能說不對,畢竟串流平台上也有很大一塊族群是青少年觀眾;況且十二集的量體說短不短,又是一次性全部上架,如果只是不斷地打怪殺鬼,很難保證流量不會因為審美疲勞而一路逐漸離開。

本劇的所有年輕演員都是經過海選而來,李導自有一套選角標準。

《殭屍校園》以殭屍為名  揭開校園霸凌、階級意識、差別待遇等問題

當然,韓劇最常見的社會批判也不能少,於是觀眾看到的開場,就是一樁血淋淋的校園霸凌事件,接著就迅速帶出殭屍肆虐的起源──科研老師李秉燦為了幫助兒子擺脫暴力,從實驗老鼠身上培植出的新型病毒。

出場角色眾多,關係線卻相對單純,畢竟主角們都還是半大不小的青少年。

《殭屍校園》主線隨即回到孝山高中,一面讓溫召、青山、秀赫、南拉、貴男等主要角色紛紛登場,同時也把校園裡的其他問題像是:升學主義、階級意識、差別待遇……一一揭開。

就算接下來沒有爆發殭屍瘟疫,這所看似青春洋溢、一片和樂的校園,也是百病叢生遲早出事(其實也已經出事了)──師生之間、同儕之間所有隱而未決的沉疴,不過是藉著殭屍肆虐一口氣浮上檯面罷了。於是觀眾就看到劇情中每個角色都反覆在質疑(或被質疑):當危機來臨時,你可以依靠誰相信誰?為了求生,你願意付出多少捨棄多少?

《殭屍校園》是一場末日求生實錄,只是放在校園中顯得格外殘酷。

大概是《殭屍校園》主創想鋪陳的東西太多,整個第一集有點拖沓,重頭戲的殭屍爆發場面,一直壓到結尾前才開始,第二集就進入一連串的撕咬和逃生。

和原作相比,學生們的智力和武力有些降級,血腥尺度也略為遜色;雖然比一般電視劇已經開放許多,不過考慮到國際串流平台的平均水準,本劇無論是動作場面或血漿用量都有點爽度不足。用來吸引青少年觀眾的曖昧發展,在篇幅分配和節奏掌控上也出現失準,文武戲的比例和交錯安排很不順,導致觀影體驗一再出現卡頓。

韓國幾乎每所高中都有的射箭隊,在殭屍末日成為主要的武力部隊。

《殭屍校園》宛若電影規格  劇情稍嫌中規中矩

受惠於 Netflix 重金挹注,《殭屍校園》從場景道具、化妝特效、以及臨演人數等技術面完全都是電影規格,沒有一絲一毫的將就敷衍。至於故事面,可能是因為原作年代已經有點久遠,加上現在大家都看得夠多,全劇用來推進劇情的大小事件大多是既有套路,儘管依舊中規中矩不得不失,但也沒有多少令人眼前一亮的驚喜。

Netflix 的宣傳策略是將本劇放在「《屍速列車》青春版」、「《屍戰朝鮮》現代版」的水平上,觀眾如果以這種標準的預期心理來檢視這部戲,恐怕多半會大失所望。

小伙伴們合力求生,體會到團結的重要和失去同伴的心痛。

《殭屍校園》在快慢之間的節奏拿捏問題,不知是否與李導脫離電視圈太久有關。畢竟他從2012年的《愛上王世子》之後,就沒再執導過商業電視劇;中間雖有《逆麟》、《親密陌生人》等電影作品,其實也都是替 2013 年發生財務糾紛而自殺的前輩金鐘學完成遺作。

千編交出的劇本,倒是明顯看得出有他一貫的脈絡──《七級公務員》的體制僵化,《遇見愛》的同儕意識,《至親愛的法官大人》的變調親情,《L.U.C.A.:物種起源》的科技反思……到了《殭屍校園》雖然還不算是集其大成,不過故事豐富度和議題多樣性其實已經頗有水準。

《殭屍校園》製作特輯

雖然《現在我們學校》漫畫已經完結,影集版本《殭屍校園》也大致依照原作的收尾處理,不過最終回安排兼具殭屍爆發力又保有人性理智的班長南拉以「對付那些和我一樣的孩子」為由的縱身一躍,始作俑者李秉燦的下落刻意模糊,病毒的真正解藥也沒有出現,都讓人不得不聯想:製作方是否是在為續訂第二季預留伏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