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說不出口的愛》:我與即將消失的我,石井裕也的殘酷劇場

橘貓

曾以《宅男的戀愛字典》、《我們家》、《東京夜空最深藍》等作品備受肯定的石井裕也新作《說不出口的愛》(生きちゃった,2020),今年一月在台灣上映。《說不出口的愛》是中國天畫畫天影業,和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共同策畫的「B2B」電影計畫,邀請六位導演,各以大約四百萬新台幣的預算拍攝低成本電影。石井裕也作品《說不出口的愛》對準人類心內情感「無法言說」的狀態,以一段青少年友誼出發的三人關係為底,描述一次婚外情對主要角色的人生產生無法逆轉的改變。

《說不出口的愛》劇照

《說不出口的愛》對準人類心內情感「無法言說」的狀態,以一段青少年友誼出發的三人關係為底,描述一次婚外情對主要角色的人生產生無法逆轉的改變。

《說不出口的愛》電影故事以大島優子飾演的家庭主婦奈津美向丈夫厚久(仲野太賀飾演)攤牌出軌為出發點,描述主要角色們往後人生的一連串變化。奈津美認為自己無法感受到厚久的愛,而從厚久的角度看過去,他則是無法把自己心中的心緒向世界表達,反而不斷在妻離子散的人生悲劇時刻,還念念不忘「過世的親人,是否真的曾經存在於世界上呢?」這樣的終極問題。觀眾以全知者的角度觀察每個角色,儘管某些時刻可以聽到戲院內觀眾忍不住發出笑聲的荒謬性,但其實亦能強制同理角色在極端狀態中面臨的困境。《說不出口的愛》混合大量悲劇性轉折,成為石井裕也展示的人生殘酷劇場。

《說不出口的愛》劇照

《說不出口的愛》實際上像是石井裕也一次簡單的習作,它從角色性格、負罪感、民族性,或是共同創傷經驗出發。

從過往作品痕跡中約略可以感受,石井裕也對於日本都會生活中,潛藏在表面底下的情感問題多有關注,或許正因為是命題企劃型的作品,《說不出口的愛》實際上像是石井裕也一次簡單的習作,它從角色性格、負罪感、民族性,或是共同創傷經驗出發,任何一個都可能獨立成立的背景動機被混合於一爐,揉合過多複雜的背景成因,角色狀態只能被推向極端再極端。事實上,大島優子與仲野太賀的表演都有不錯的水平,但可能對於這個如雲霄飛車一樣往下俯衝的角色心境來說,他們仍然不足以讓觀眾完全接受故事。

《說不出口的愛》劇照。

大島優子與仲野太賀的表演都有不錯的水平,但可能對於這個如雲霄飛車一樣往下俯衝的角色心境來說,他們仍然不足以讓觀眾完全接受故事。

以低成本作品來說,石井裕也仍然在一些小地方玩出不錯的電影效果。厚久接女兒下課的一場戲中,強烈的火車視覺音效與已經進入失神狀態的厚久達成對比;或是在後段某個弔念等候的場所中,幾乎交雜惡意的絕望哭喊聲閃回,也在角色「無法釋放情緒」的狀態裡可能達到一種曖昧的平行對照。但大多時候,躁進的敘事不節制地使用字卡表現時間,在短小的90分鐘片長中多次突進打破連貫,電影實際上仍然處處可見抓襟見肘的低完成度。

《說不出口的愛》劇照。

《說不出口的愛》對於人物狀態的正面描繪,仍讓本片具有相當程度的力道。

回到主題,電影以厚久出發,包括他所在的紙本書產業即將消失的焦慮感、他對於夢想妥協的自我實踐失能,還有他在與家庭溝通方面的無力感,結合他一直以來無法放下的,對於所愛之人是否真正存在過的懷疑。石井裕也的選題仍然是有力的,儘管故事看起來像是面向日本,卻依舊捕捉到一種生命狀態,在無法表達的情況下發現自己所有珍視的事物都在不斷地消失,「我」的位置也慢慢地走向被世界抹除的狀態。《說不出口的愛》明顯無力完整處理這個問題的全貌,但對於人物狀態的正面描繪,仍讓本片具有相當程度的力道。

《說不出口的愛》預告:

電影將於 1 月 21 日上映。

電影資訊

說不出口的愛 All the Things We Never Said

上映日期
2022/01/21
說不出口的愛_All the Things We Never Said_電影海報

導演

石井裕也

劇情

如果當時說出口,一切是否能挽回...... 個性含蓄沈默的厚久(仲野太賀飾),為了讓心愛的妻子奈津美(大島優子飾)及可愛的女兒過好日子,放棄了他和兒時好友武田(若葉龍也飾)的音樂夢,努力不懈的工作著,他認為即使犧牲了自己的夢想,可以讓心愛的人幸福一切就值得了,但卻因為一次工作早退,回到家後目睹了妻子與別的男人偷情,他看似平淡幸福的家庭即將掀起了一場風暴,三人的關係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為什麼背叛,是因為不愛了,還是以為不被愛了?為什麼有些話總是說不出口,但說不出口的愛,是不存在的嗎?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說不出口的愛_All the Things We Never Said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