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失去的女兒》:瑪姬葛倫霍優秀的處女作

榮獲去年威尼斯影展最佳劇本,由瑪姬葛倫霍執導的《失去的女兒》,劇情描述奧莉薇雅柯爾曼 (Olivia Colman) 飾演的麗妲 (Leda) 獨自來到海邊度假時,情不自禁地看著一對同在海灘的年輕母女。這對母女令人神往的互動,加上隨行大家族吵鬧而處處惹人嫌的行為,再再挑動她的敏感神經, 勾起她過去為人母親那段恐懼與困惑的艱難時光。一個無心的舉動更是讓麗妲跌進詭譎不安的內心漩渦,被迫面對初為人母時所做的異常抉擇及後來承擔的結果。

 

《失去的女兒》瑪姬葛倫霍初執導筒的優秀之作

演而優則導的瑪姬葛倫霍初執導筒,就交出不錯的成績。電影改編自義大利作家埃琳娜費蘭特的同名小說,就電影片名字面上的意義來看,我一直抱著一種隨著不斷湧入的回憶,我們終於能窺探麗妲真的「失去」了女兒的預期心理,而達柯塔強森飾演的少婦和她的女兒,就是麗妲賴以投射的對象,和獲得救贖的最終目標。

然而隨著劇情的不斷推衍,我才赫然發現,所謂的失去並非真的必然要女兒不見才叫失去,麗妲對母親一職的抗拒,從女兒的難以馴服,老公表面上暖言安慰,實則要她認命的殘酷言語(「寶貝,你沒問題,我『保證』妳『當然』能照顧她們」),和外力的適時入侵,麗妲失職終至遁逃委實不難想見,女兒其實一直都在,真正不存在而慢慢失去的,其實是母親,是麗妲,而她整整消失了三年。

 

《失去的女兒》中「真正的」失去是什麼?

從外人角度來看她是一個失職的母親,原著小說中有一句台詞提到:

「我是個非典型 (Unnatural) 的母親。」

然而導演葛倫霍說,

「但實際上,它問的是,『什麼是天生 (Natural) 的母親?』」

沒有人生來就是母親,往往在於她成為母親之後,她才必須扮演母親,而母親必須具備的專長技能,她無可仿效,她只能邊做邊學習,慢慢摸索出一個形貌,才能稍微長成一個母親應有的樣子。然而角色的形塑全憑自己,角色是否稱職卻往往由外人論斷,當事人的委屈不平憤慨卻無從訴說,她只因自己成為母親就必須安分認命,就必得被「母愛真偉大」催眠而斷無其他人生發展可能嗎?這樣對母親的理解,和對母愛的擴大解釋,是否全天下母親們合該承受的宿命?

 

沒有人生來就是母親──

導演採取一個很特別的平視的視角,她不對麗妲拋夫棄女的舉動做任何論斷,而是讓我們慢慢看到日常是怎麼磨蝕她的熱情,摧折她的靈魂,並藉由少婦和女兒的互動,緩緩勾勒出她曾經具備仍不時迸現的慈母魂。和鎮上男人的互動,導演沒有強加異地戀曲來替這部片憑添不必要的浪漫色彩,卻在她與他們的互動中,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最溫暖真摯的交流,她被諦聽和理解的可能。當中雖然亦不乏挑釁鬧事者,然而麗妲勇於捍衛自己權益的舉動,更與前面她在海灘不願讓位的行為相呼應。如果沒有所謂典型的母親,那麼典型的女人也不存在,沒有誰該被定型,生而為人,皆是平等的,都應在有限的自由中,竭盡所能地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形狀。

 

《失去的女兒》影評心得總結

《失去的女兒》透過導演對節奏的掌控,恰如其分的剪接,切中題旨的台詞,和帶有懸疑氛圍的配樂,讓影片一直維持著一股綿密的張力,吸引觀眾一步步看下去,奧莉薇雅柯爾曼當然是本片最大的亮點,收放自如、層次分明已不足以形容她的精采,行雲流水恐怕才是對她演技最貼切的形容,失焦若有所思的眼神、綻放善意的淺笑、淚水盈滿眼眶的慍怒、和最終的釋懷,她完美地詮釋了每一個轉場,成功地收服了觀眾,讓《失去的女兒》成為了一部有了她而分外美麗的動人佳作。

看更多 >> 2022 年第 94 屆奧斯卡金像獎入圍電影相關介紹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