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麥特與麥斯》:青春的痕跡,那個吻與胎記

童星出身的札維耶多藍,年僅 19 歲就推出首部自編自導自演電影《聽媽媽的話》,其細膩的影像風格,配上恰如其分地配樂,使其在 2009 年坎城影展導演雙週上獲得極大迴響,成為新世代影迷必朝聖的才子電影導演。而這並不是唯一一次嶄露頭角,隨後他以《幻想戀愛》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其另一部作品《雙面勞倫斯》則榮獲酷兒金棕櫚的殊榮。接著更是嘗試不同類型片,推出融合驚悚元素的《湯姆在農莊》,並憑著《親愛媽咪》殺進坎城主競賽,與尚盧高達《告別語言》一同榮獲評審團大獎。

麥特與麥斯》為其第八部作品,繼《湯姆在農莊》後,他再度自編、自導、自演,甚至找來合作多次(《聽媽媽的話》、《親愛媽咪》)的安妮杜爾瓦勒,繼續擔綱母親一角,描述深刻友情、親情與愛情故事,就像每個人都曾有過的年少時光,而本片也再度入選坎城影展主競賽。

 

迷人的群戲,與不可或缺的音樂敘事

從片名《麥特與麥斯》來看,故事無非是圍繞在麥特與麥斯兩人身上,但片中每一場群戲,都讓人印象深刻。無論是電影一開始一群男孩們圍在餐桌前敘舊的那些對談,電影後半段惜別聚餐上的詭異氣氛,或是餞別派對上的爭吵與和好戲碼,透過群戲,形塑出兩位主角的心境。尤其是這幾場群戲都是從「玩鬧」氣氛開始,但最後都是以「尷尬、揪心」結束。鬧中取靜的敘事手法,讓觀者宛如誤闖一場私人派對一樣,得以潛入兩位主角的心境。而兩人在喧鬧中讀懂的寂靜,也只有麥特、麥斯與觀眾知道。除精彩絕倫的群戲以外,多藍電影裡的選曲,總是能精準抓住當時故事氛圍,將情緒渲染出來。但在多藍的電影裡,音樂反而成為一種特別的敘事手法,他精心設計每場戲的選曲,讓音樂不只是以往帶領觀眾進入故事情緒,而是透過聲音與歌詞,讓觀眾沉浸於情緒之餘,也將情緒帶回至自己身上。

 

萌芽之吻與冷卻的湖水

《麥特與麥斯》電影海報上的那個吻,微妙地遮住兩人的那場吻戲,畫面就像把兩人切割成兩個部分,而在電影裡那場戲也只是點到為止,十分有趣的呈現。比起直接地表現那場吻戲,多藍以曖昧的角度拍出兩人之間那種「愛與不愛」、「敢與不敢」的那條界線,保留更多想像空間。而麥特瘋狂游泳那場戲,更是拍出在拍攝那場吻戲之後,他的緊張與焦躁不安,而他對麥斯壓抑已久的那份情感,猶如初次感受,多的是想抹去的情緒。於是多藍安排了那場游泳的戲,胡亂地在湖水中拍打著,就像麥特的心情,他想抹去那份情感與想法。

 

臉上的「胎記」

片中麥斯臉上的胎記也是本片很有趣的設定之一,不僅僅是代表著主角麥斯的特別,也象徵著其家庭背景在同儕之間的不同,或許能將其視為一種階級差距。而在面對鏡子時,麥斯試圖想遮掩其臉上胎記,隨後拿開卻消失了,或許這也代表「胎記」對於麥斯來說,是一個不想承認的印記。而當他與麥特歷經這麼多事情,或許這段青春過往,如同胎記一樣抹不去,但他知道這也將成為麥斯離開家鄉到澳洲,最美的回憶往事。

電影資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