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引言》:模糊的夢境界線

近來幾乎年年推出作品的韓國導演洪常秀,連續兩年在柏林影展上獲獎,2020 年以《逃亡的女人》榮獲柏林影展最佳導演,去年再度以《引言》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劇本獎。洪常秀再度與《獨自在夜晚的海邊》柏林影后金珉禧合作,電影以三段的敘事結構,描述男子的愛情觀與親情觀,刻劃男性心思細膩的一面,並透過黑白鏡頭建構出獨有的洪式美學。

 

夢境般的洪式電影

提到洪常秀,因其作品常透過角色大量的對話以及日常情境,談論人生觀與愛情觀,令許多人聯想到法國新浪潮的侯麥以及伍迪艾倫,其中讓他拿下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的《逃亡的女人》,即是透過女性視角聊愛情觀,詮釋一位試圖從感情中離開的女子。而《引言》同樣也是談論人生觀與愛情觀,只是視角改為心思細膩的男子,刻畫其在面對親情、愛情與人生時的心境變化。特別在德國柏林取景的《引言》,除一如既往地談論愛情,在片中也刻劃了多種不同面貌的家庭關係,像是男主角與父親的疏離、母親對於兒子未來的擔憂,以及女主角母親一手安排所有出國事宜,甚至陪同女兒出國等等,透過角色之間的對話,刻畫出女性與男性在家庭關係中擔任不同角色的差異。

 

燒酒與茶的更迭

以往在洪常秀的電影裡,他總是安排角色幾杯黃湯下肚後,透過大量的對話,勾勒出作品想談論的母題。酒精使人醉心,能讓人心情放鬆,侃侃而談那些不曾降落在日常生活中的話題。「燒酒」在洪常秀的電影裡是一個媒介,傳達了角色的內心心境以及不是這麼輕易說出口的話語,那些難以說出來的,都隨著嘴裡的酒氣呼了出來。而洪常秀後期的作品,除了偶爾出現燒酒之外,還多了茶這個媒介。「茶」這個設定看似沒什麼,但無論在哪部電影裡,它一直都傳達一種溫暖、安定的意象。洪常秀在《逃亡的女人》與《引言》皆有使用到茶這個道具,與燒酒同樣是個傳遞心情的媒介,但探究其深層意義,卻帶點不同的餘韻。燒酒喝下肚,而吐出來的真言,有時是不帶任何思考價值的,有點像是麻痺了所有感官,挖掘出內心深層的話,不加思索地說出口。而茶反而是達到一種安定的效果,那些話語反而是藉由茶的溫暖與餘韻傳達出來的。在《引言》中,男主角英浩前往父親經營的診所,遇上了熟識的女人,替他倒了一杯雙和茶,而後兩人在外頭,看著細雪談吐出了藏在內心的話語,那與外在環境的寒冷是相反的,是溫暖人心的。

 

闖入一場洪常秀精心打造的夢境

以往洪常秀的電影一直給人一種似真似假的感覺,也很容易讓觀者將電影劇情與導演自身的情感作連結,主要是因為電影主角大多都是由金珉禧主演,而故事恰巧會與現實生活相呼應,而產生一種共感體驗。而《引言》與以往作品最大的不同,就是加入了夢境這個元素,又替影像增添了不少魔力。像是最後那場戲,鬱悶的男主角跑到海邊,在車上做了一場夢,在夢境裡歷經了某種預言,醒來便踏入冰冷的海中。這場戲是本片的高潮,再平常不過的跳接劇情,模糊了電影與現實的分界,洪常秀也再次透過電影印證了現實生活。

電影資訊

引言 Introduction

上映日期
2021/12/24

導演

洪常秀

劇情

故事講述一位對愛情敏感而細膩的男子,透過他與父親、女友及母親的對話,側寫他對愛情的態度。 年輕演員英浩前往父親經營的診所,正逢父親幫一位男演員看診,他靜靜在外頭等候。 朱苑為了學習服裝設計遠赴柏林,在母親的安排下住進了韓國藝術家住所。為了一解相思,英浩飛往柏林,只為見朱苑一面,兩人興奮地思考如何一起待在德國。 回到韓國,英浩的母親兜了一場飯局,要介紹他給一位前輩,原來前輩正是那天在診所擦身而過的男演員,他酒酣耳熱之際竟訓斥起英浩戲劇與生活的界線拿捏,鬱悶的英浩跑到海邊,沉睡中夢見了女友,醒來後竟冒著嚴寒,踏入冰凍的海中......

IMDB
--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