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在車上》: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勇奪去年坎城影展最佳劇本,由濱口龍介執導的《在車上》,劇情描述舞台劇演員家福(西島秀俊 飾)和電視台工作的妻子過著恩愛的生活,兩人歡快地作愛,合力創作劇本,未料一日家福撞見妻子出軌,隱忍未說的他以為可以如常度日,但太太的驟逝讓他生活頓失重心。多年後他應邀到廣島執導話劇《凡尼亞舅舅》,接待方派了一名年輕的女子當他司機,前來應徵的演員赫然驚見妻子同劇的演員高月(岡田將生 飾),家福的生活因著這兩人的介入而起了不小的波瀾,他要如何面對老天帶給他的新課題呢?

《在車上》是濱口改編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的同名作品,並融入村上另兩部短篇《雪哈拉莎德》和《木野》的部分情節。濱口成功的地方在於,對即便不熟悉村上小說或是契訶夫劇作的觀眾,依然沒有閱讀和理解的困難,他藉由劇中人的對話,家福在車上和已逝妻子錄音的「排練」,和劇中劇的台詞互文,而有效地映照角色的心境,並且推動劇情的發展。

他對劇中人不進行批判,無論是家福出軌的妻子,一直搞不清楚其真正意向的情夫高月,或是自稱害死妻子/母親的家福和司機,濱口採取一種平視的視角,他要做的是觀眾的聆聽,一如高月要家福做的,深刻地凝視自己,劇中人受著各種愛欲嗔癡的攪擾找不到出口,銀幕外的我們其實沒有比較好過,身而為人,各有各的苦痛,各有各的煩惱,能消解自身苦痛和煩惱的,向來都是自己,高月和司機最多只是個過客,但家福幸運的是他碰到這兩面鏡子,映照出自身的不堪和脆弱,而找到了一點向前的動力,電影散場後,如何拾光前行就成了觀眾的課題了。

我很喜歡濱口處理家福和司機面對各自回憶的方式,片中沒有任何的回憶畫面,只假兩人的言說,就帶觀眾一點一滴滲入那些回憶,兩人相似的地方不僅只兩人都失去了摯親,而在於兩人的性格較內斂,且都認為自己是負罪者,而更讓我們有同理他們成為彼此救贖的可能。這種同路人相濡以沫的電影也許我們看過不少,但我特別喜歡濱口那種節制,尤其片中一幕兩人將香菸穿過天窗的場景,充分達到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效果,既符合當下的情境又成功說服觀眾「我們想聽他們把故事說完。」縱然雪地上傾訴情衷的戲部分觀眾認為太雞湯或太說教了一些,我卻完全被打中,因著前面的鋪排或演員全情投入地演出,而願意相信他們有卸下勞苦重擔,而迎接嶄新明天的可能。

電影裡對表演的探討也饒富趣味,家福認為演員只要忠於文本,回應劇本所給的提問,好的表演自然應運而生,根本不需要去「演」。然而,當演員在密集不間斷的讀本,亦步亦趨地達成他的要求後,高月的一席話攪亂了他對真誠表演的看法,同時也直探他內心最深刻的恐懼:為何家福自己不(敢)詮釋凡尼亞一角?

「怕帶出最真實的自己。」

家福如是回答高月的提問。電影前段在家福喪妻後,我們的確看到當時詮釋凡尼亞的他回到後台,那種無法自處的景況,然而,如果只是因為角色太貼近自己,就不敢詮釋,如果怕自己被掏空後就一無所有,那似乎也對演員二字的認知也有所謬誤。演員到頭來不是回應劇本的提問,而是回應生活的提問,一個對生活誠實的人才有可能對表演誠實,家福是要經由旁人不斷的提點和交流,才慢慢對生活誠實,把自己交出,而成就角色,片尾那場至情至性的演出,才如此動人。

電影裡面雖然出現大量《凡尼亞舅舅》的臺詞,然而看完整片後,我卻想到普希金的詩:《假如生活欺騙了你》,詩句中說: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鬱的日子裡需要鎮靜: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

這幾句詩句全然是家福的生活寫照,然而生活真的欺騙了他,有負於他嗎?他是否也活在自欺欺人的假象,昧於面對現實呢?濱口的劇本拆穿了恩愛夫妻的假象,不斷地對真實和虛構進行辯證,對生活和表演的真諦,也有不落俗套的見解。本片已在去年坎城影展拿下最佳劇本獎,筆者由衷希望不管在要來的金球獎頒獎典禮或奧斯卡入圍名單上,《在車上》都能有很好的斬獲,更期待屆時在台灣做院線放映時,能有更多朋友進戲院觀賞這部誠摯溫暖人心的動人小品,由當代日本最具作者風格的濱口龍介所執導的《在車上》!

看更多 >> 2022 年第 94 屆奧斯卡金像獎入圍電影相關介紹

電影資訊

在車上 Drive My Car

上映日期
2022/02/11
在車上_Drive My Car_電影海報

導演

濱口龍介

劇情

意外喪妻兩年後,知名的舞台劇演員及導演家福裕介(西島秀俊 飾)被邀請為廣島戲劇節製作舞台劇。 在那裡,因工作關係需要聘請一位汽車代駕,家福遇見了沈默寡言的美沙紀(三浦透子 飾),兩人在一趟趟安靜的車程中,漸漸瞭解了彼此的過往,也解開了自己難解的心結,更發現了心愛妻子生前的秘密......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在車上_Drive My Car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