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人:無家日》:被討厭的勇氣、課題分離與彼得的成長

蜘蛛人:無家日》(Spider Man: No Way Home, 2021)是由湯姆·霍蘭德所飾演的第三代蜘蛛人「『家』系列」的第三集,接續於《蜘蛛人:返校日》(Spider Man: Homecoming, 2017)、蜘蛛人:離家日》 (Spider-Man: Far From Home, 2019),描述一位少年彼得帕克 (Peter Parker) 的校園生活與成長故事。

(《蜘蛛人:無家日》湯姆·霍蘭德)

彼得帕克。

在上一集《蜘蛛人:返校日》的故事最末,蜘蛛人的真實面目被揭發出來,加上媒體的大量報導,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原來毀滅掉神秘法師的兇手就是高校生彼得。在民眾不知始末,又只有聽信《號角日報》不斷抹黑的結果,就是彼得與女友 MJ、以及好友奈德,都無法進入夢想的麻省理工學院。

(彼得帕克、MJ 及奈德。)

奈德、MJ 及彼得。

失望之際,彼得剛好看見萬聖節的魔法師小燈籠,想起奇異博士,於是便直接跑去央求博士施法魔咒,讓全世界都忘記「彼得.帕克」的姓名,洗清媒體上的所有資訊,如此,麻省理工學院就會正視三個高中生的真實實力,而不會因為彼得的蜘蛛人黑名而否決三人的入學資格。

 

清除記憶計畫

透過魔法乍看是個完美方式,直接洗刷大家腦中的印象,如同《MIB星際戰警》(Man in Black, 1997),一個閃光,就能清洗掉他人眼中的記憶。不過,當彼得找到奇異博士時,這個計畫馬上先被打槍,博士問彼得,應該先找老師談談才是啊,而不是一開始就使用魔法。

(《蜘蛛人:無家日》奇異博士)

《蜘蛛人:無家日》奇異博士。

不過,奇異博士明知為此施法,將有可能會招致多重宇宙的門戶大開,但是還是決定冒險幫忙。這個大忙,其實並非完全為了彼得,而是私心想要證明自己,就算已經不是至上魔術師,還是個能耐高強的魔術師。

(《蜘蛛人:無家日》奇異博士)

《蜘蛛人:無家日》「清除記憶」計畫。

只是,彼得對於「清除記憶」的計畫沒有考慮周詳,以至於在奇異博士一邊實行的同時,還一邊調整條件——全世界的人都失去彼得的記憶,唯獨 MJ、奈德、和梅姨不能忘。重設條件的過程中,多重宇宙的門戶果然打開,對於「彼得」這個名字有記憶的新仇舊恨,全部集中來到這個蜘蛛人的世界。

 

一步錯、步步錯

原本,奇異博士要求彼得,只要把那些已經在這個宇宙的蜘蛛人宿敵一一抓拿,再統一送回他們所屬的宇宙,就能安全地解決危機。不過,年幼善良的彼得,在聽到每個反派的過去人生,甚至聽到梅姨對諾曼(綠惡魔的正常狀態)的求情之後,於是心軟認為自己必須拯救這些即將被送回自己的宇宙、並且馬上回去送死的惡魔們。

(《蜘蛛人:無家日》八爪博士。)

來到這個宇宙的八爪博士。

故事於是展開,世界的混亂自此開啟。當然,《號角日報》還趁勢更加抹黑蜘蛛人(但是內容說的也是事實,一直製造混亂)。

(《蜘蛛人:無家日》劇照。)

跑回去找奇異博士求救。

一個有趣的故事或好看的電影,當然就是要能夠看到英雄的成長,也要進入他的內心,看到他能克服艱難的勇氣,品嚐成長的甜果。不過,在現實的人生旅途中,大部分的我們其實都會害怕過度的起伏與災難,尤其是驚動到世界與危害到家人的動盪。

 

課題分離

於是,我們可以重新回想,是否彼得有沒有在哪個環節,其實可以避免掉災難的發生,以及梅姨的悲劇。

(《蜘蛛人:無家日》梅姨。)

梅姨與彼得。

首先,當性感美麗的梅姨,以道德義務的高調,對彼得情感勒索,希望彼得應該放過諾曼,應該要找回這些惡魔的良心,重啟他們的人生,別讓他們被送回原本宇宙去面對死亡時,其實彼得可以以課題分離的概念,本分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聽從奇異博士的要求,將已經捕捉回來的惡魔通通送回他們的宇宙。

《蜘蛛人:無家日》劇照。

每個惡魔,都有自己的人生課題,都有自己要解決的生命主題,這些功課都不是能夠由其他生命體幫忙完成的,因為在宇宙中,沒有一個人高於任何人,所有的生命體都是平等的關係,都是正在地球學習的角色,於是,每個生命體都要對自己的人生課題負責,自己完成自己的人生教育。

「哲學家:介入他人的課題,還有背負他人的課題,會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沈重又辛苦。如果你的人生現在正面臨著苦惱,這樣的苦惱必然是來自於人際關係。所以首先,你必須知道,『從這裡開始,就不是我的課題了』,然後把他人的課題切開、捨棄。這就是讓人生卸下重擔,變得單純的第一步。」(《被討厭的勇氣》,頁 150)

 

無須在意別人的評價

於是,雖然在遊民中心時,諾曼看起來是個可憐的老人,諾曼還是必須面對自己的功課——被送回自己的宇宙,並且解決自己命運的課題。

(《蜘蛛人》諾曼。)

《蜘蛛人》諾曼。

此時,彼得如果選擇區分自我與他人的責任分際,決定拒絕梅姨的道德勒索,也心理強壯地不在乎他人的討厭與不屑,後續的宇宙大亂,應該就不會被創造出來。

彼得會在意梅姨的看法,因為梅姨宛若自己的母親,彼得需要梅姨的肯定與認同。但是,在《被討厭的勇氣》哲學家告訴年輕人:

「別人要對你做出什麼樣的評論,這是別人的課題,你是無法干預的」(頁151-52)。

(梅姨。)

梅姨。

換句話說,倘若梅姨因為彼得選擇把尚未修改的諾曼送回他的宇宙,讓諾曼自己處理自己的人生課題,而為此感到生氣或者討厭彼得,如此心理層次,已經是梅姨的生命課題,而不是彼得的人生問題。畢竟,諾曼有諾曼自己的課題,梅姨有梅姨自己的,而彼得也只需要處理自己的。哲學家說:

「大多數人總認為人際關係的王牌在別人手中,所以才會在意『不知道那個人對我的感覺怎麼樣』,而選擇滿足他人期望的生活方式。可是只要懂得課題的分離,應該就會發現所有的王牌都在自己手上。」(頁 174)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