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可拉斯凱吉談自身的表演:回應「演過頭」的質疑,嘗試有別於自然主義的風格實驗

電影神搜

尼可拉斯凱吉 (Nicolas Cage) 常接演各式不同類型的電影,並以那較趨風格化、能展現強大表現張力的演技著稱,他在去年主演的電影《豬殺令》(Pig)、《弒樂園》(Willy’s Wonderland)、《鬼域囚徒》(Prisoners Of The Ghostland) 中,皆形塑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銀幕形象。而在近日,凱吉接受採訪,談及了他對自身表演方式的看法——

「一開始是我的阿姨泰莉亞雪爾 (Talia Shire) 跟我說『自然主義是一種風格。』」

凱吉在《綜藝報》的 Awards Circuit 線上廣播節目時表示,

「而我本身也相當堅信藝術的共時性 (synchronicity),這代表如果你以某種藝術形式創作時,也會誕生出另一種意義。你知道的,就以繪畫來說,你可以感覺到抽象,你可以覺得寫實,你可以感受到印象,那為什麼不在電影表演上試試呢?」

《吸血鬼之吻》。

接著,凱吉舉出他在《變臉》(Face/Off) 與《吸血鬼之吻》(Vampire Kiss) 中的演出作為他實驗的例子:

「我當時正在嘗試我所謂的『西方歌舞伎』(Western Kabuki),或說更偏向巴洛克式或歌劇式的演出風格。擺脫了自然主義,可說是表達了一種更加龐大的演出方式。」

至於被問及他的演出是否有時會「太過頭」時,凱吉則回應:

「這個嘛,當有人跟我這樣說時,我會回『你跟我說界線在哪,我再告訴你我有沒有超過。』」

《變臉》。

另一方面,由於凱吉在麥可薩諾斯基 (Michael Sarnoski) 執導的首部長片《豬殺令》中的精彩演出,他在今年的電影獎季中吸引到了不少目光,本片也成了他生涯中評價最高的演出作品之一。但凱吉也承認,他參差不齊的票房成績有對他的演員職涯造成了傷害,

「經過幾次的失敗後,我知道我被片廠體系給邊緣化了;我不再會被他們給邀請。」

凱吉說道,

「我一直以來都明白需要一位年輕的導演,他會重新回來,或是記得我的某些電影,也曉得我可能適合他的劇本,並重新的發掘我。這就是為什麼他不僅僅是麥可,而是大天使米迦勒。如果沒有他敞開心胸地向我說『跟我來吧』,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豬殺令》。

此外,凱吉還提到了他並不喜歡被稱為「演員」,他認為這暗示著該對象是一位「騙子」:

「由於那聽起來可能會有點像一位『假掰渾蛋』,我比較喜歡『thespian』這個字。因為『thespian』 代表你進入你的內心,或進入你的想像,或記憶與夢,並將某種事物帶回來與觀眾交流。」

Thespian:狄斯比斯,為古希臘的詩人,並以革新悲劇聞名。他使用一名演員做開場並與歌隊進行交流(從合唱表演到戲劇的轉變),也是第一個把酒神祭典中所唱的歌曲,改寫成對話式的悲劇對話劇本,和第一個西方戲劇演員。在英語地區,演員可以被稱為 Thespians。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