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影業與好萊塢逐漸走向脫鉤,前騰訊國際運營總監嘆「與過去建立的一切背道而馳」

電影神搜

隨著美中關係越趨緊張、中國審查加強、國內民族主義高漲,以及新冠疫情導致的發行延遲,截至 12 月中旬,今年在中國上映的進口電影只有 65 部,僅佔所有電影發行的 13%——低於去年的 20%。根據外媒《Variety》的報導,中國近期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逐漸陷入孤立境地,2022 年更將開啟中國電影與全球電影產業整體脫鉤的新篇章。

過去兩年,受疫情影響之下的中國處於空前的孤立狀態,不僅開始對影視產業進行嚴格的意識型態審查,還會影響中國未來的創意發展。在這樣全新的環境,長期扮演銜接東西方的美國製片商也逐漸從中國市場撤出,轉向其他的亞洲市場;曾經夢想在太平洋上架起橋樑的中國公司也趨於製作符合政黨願景的本土內容。

騰訊影業。

騰訊影業的前國際運營總監 Conor Zorn 在任職將近六年後於今年 6 月離職,他表示中美貿易戰的僵局和 COVID-19 的旅行限制,對他致力發展全球性影視內容的目標來說,就有如敲響了「喪鐘」般地被迫中止,加上「雙方言辭的變化,使得一切無法向前推進」。

常駐北京的 Zorn 負責開發項目,像是改編自中國漫畫《屍兄》,由騰訊與 STX films 聯手製作的動作喜劇電影《New York Will Eat You Alive》就是他負責的計畫之一。如今,Zorn 表示他現在已經在慢慢地在退出中國。

《屍兄》。

《屍兄》。

「政治、政治意圖和內容產製的界線已經被侵蝕了。無論創意人才和企業想要什麼,他們必須回應黨的需求與目標。當騰訊重新安排了預算分配,並致力於推動及投資更多政治宣傳類的電影時,我認為這就很清晰易懂了。

雖然這一切並不是書面規定的,但對於騰訊這樣的公司來說,合作拍片就算能在經濟方面取得成功,其價值遠不如拍一部賠錢,但符合政治意圖的電影。」

Zorn 說道。

 

外國電影僅佔發行量的 13%

今年的中國電影市場是自 2018 年來,進口最少外國作品的一年——截至 12 月中旬,今年在中國上映的進口電影只有 65 部(其中有 25 部是美國電影,低於 2019 年的 45 部),僅佔所有電影的 13%,低於 2020 年的 20 %。根據阿里巴巴 Beacon 平台上的數據,2019 年為 23 %,2018 年為 24 %。

不僅如此,那些很早就打進中國市場的賣座系列電影也將面臨在中國上映的危機,像是漫威有多部電影——《黑寡婦》、《尚氣與十環傳奇》、《永恆族》似乎都受到中美關係惡化連累,甚至是備受期待的《蜘蛛人:無家日》目前也都沒有在中國上映。

《蜘蛛人:無家日》。

《蜘蛛人:無家日》。

美國娛樂產業律師 Schuyler Moore 對此表示,早期採取「同日上映上架」(day and date) 的策略如今已不復從前:

「習近平的目標是讓中國電影能像好萊塢電影一樣走向世界,讓中國發揮軟實力,進而取代好萊塢。(中國政府)他們不可能會在允許美國電影進入中國市場這件事上妥協的。

有些電影能順利通過,前提是它們要是中國政府喜歡的,但最後只會越來越少,直到這個水龍頭被完全關閉,就像今年一樣。」

摩爾認為,一旦中美雙方在南海發生軍事衝突,美國電影最終會被完全禁止。

中國電影院。

大約在 2014 年至 2017 年左右,中國開始大量投資好萊塢電影業,與許多大型製片商談妥合作條件,培養中國國內的專業人才。摩爾曾代表阿里巴巴影業、湖南集團和完美世界等客戶,進行跨太平洋的交易,他對中國做出此舉動的意圖解釋道:

「毫無疑問地,他們所做的每一項投資都是要取得相關資訊。當他們學會了,他們就收起梯子回家了。」

曾參與過《Looper》和《鋼鐵人 3》等美中合資電影製作的 DMG Entertainment 前總裁 Chris Fenton 也有相同的看法:

「當我回想起我在中國職業生涯中的每一刻,現在更是明顯….只要我們教他們如何釣魚,我們就可以持續地向他們出售魚。」

Chris Fenton。

Chris Fenton。

Fenton 接續說道:

「他們想要創造出一個模仿者,一個可以和我們在世界水平上競爭的產業。如今,他們已經達成目標了,他們就不會有動力繼續讓我們的任何電影進來了。我們不需要再試圖保持現狀了,因為現狀已經不存在了。」

雖然如此,這對於從 2018 年就被中國拒於門外的獨立片商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打擊。當年,川普政府首次發佈了對中國的貿易限制,到了五月的坎城影展,中國主要的發行商明確地表示當局不會批准任何美國獨立作品的上映與發行。

美國前任總統川普。

美國前任總統川普。

根據 IFTA 副總裁兼總法律顧問 Susan Cleary,中國在 2012 年至 2014 年之間不斷興建影院,以回應國內市場對商業和獨立電影的需求,當時獨立電影在市場上佔了 15 %,如今卻降至 1.7 %。

「政治一直都在,不過是偏向輔佐成長的角色,如今它們不再服從了。我們從認為自己了解一個系統的運作——儘管你不能按下按鈕就知道結果是什麼,到一個只剩下黑洞、充滿謠言的系統。」

IFTA 總裁 Jean Prewitt 說道。

延伸閱讀

TAGS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