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戰士3》(二):我來了、我建立、我自爆

刀鋒戰士 系列電影就像完美的灰姑娘故事──差一點點,因為結局不太完美。而 2004 年《 刀鋒戰士3 》(Blade: Trinity) 不完美的主因,來自主演 : 衛斯理史奈普 (Wesley Snipes),與導演兼編劇 : 大衛高耶 (David S.Goyer) 之間的齟齬…..而當中一場床戲也是眾多導火線之一……它整個「 自爆 」了。

《 刀鋒戰士3 》阿碧蓋兒 (潔西卡貝兒 飾) 。

《刀鋒戰士3》飾演阿碧蓋兒的潔西卡貝兒。

 

*前情提要:《刀鋒戰士3》(一):吸血鬼獵人與德古拉的戰爭還有人會care嗎?

 

刀鋒都不「 刀鋒 」了

據說史奈普在第二集拍攝時就已經要求過床戲,但是看來戴托羅沒有同意……等等,他似乎差一點點就同意了:證據在下方的《刀鋒戰士2》片段裡。你可以看到女主角妮莎不知為何嬌媚地趴在刀鋒肩頭,而刀鋒不知為何穿著有如花花公子創辦人海夫曼的睡袍,一臉正經地在打電腦……這不是我們沒有私生活的刀鋒,這是很明顯剛剛已經跟美女廝殺完、並且進入聖人模式的刀鋒。

我們可以看到在正式的《刀鋒戰士2》片段裡,刀鋒與妮莎僅止於曖昧,而且很明顯是那種從開頭就知道不會有結果的曖昧:刀鋒對來自美女的誘惑絲毫不動心,宛如他忍耐著嗜血的渴望一般,最終只有幾句「記得躲遠一點」這種聊勝於無的關心,傳達出那種無奈的悲情。

但很明顯的,這不是史奈普真實的想法,而他已經忍受了兩集刀鋒如少林寺高僧般的無性生活,他希望在這部三部曲結局裡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床戲:對手是刀鋒的新戰友、亦師亦父亦友的威斯勒的女兒阿碧蓋兒。也就是說,衛斯理史奈普要求與潔西卡貝兒 (Jessica Biel) 有一場床戲,希望導演兼編劇大衛高耶,在原本沒有床戲的劇本裡加上這場床戲,而且史奈普非常堅持。

《 刀鋒戰士3 》 阿碧蓋兒 。

說實話,某種意味上,她也是刀鋒的無血緣妹妹……

 

說好的「上下一心,其力斷金」呢?

事實上高耶在第二集的劇本裡鋪陳了更多刀鋒與妮莎的愛情戲,但你知道的,墨西哥阿宅導演戴托羅更喜歡周潤發與葉蒨文那種絕望的柏拉圖式戀愛,所以我們在《刀鋒戰士2》裡沒看到這種香艷橋段。

也許是因為史奈普看過了第二集的原始劇本、也許是因為史奈普對原本被刪除的床戲一直有一種執念、也許單純只是史奈普想要自肥……考慮到潔西卡貝兒當時正結束了一段三年戀情而處在感情空窗期……不管如何,可能是因為高耶堅守劇本的完美到最後一秒──考慮到先前有導演亂改他的劇本──可能是因為潔西卡的反對、或可能是任何我們永遠不知道的原因,看來史奈普的床戲野望沒有在《刀鋒戰士3》裡實現,我們只知道的是,史奈普與高耶之間的嫌隙更加擴大。最終,有人出手了。

現場示意圖 (史奈普 親切重現)。

現場示意圖 (由史奈普親切重現)。

終於,片場不再是眾人齊心協力製作電影的場所,變成了兩大天王之間的格鬥場。高耶不滿史奈普不服從紀律、不服從劇本;史奈普不滿高耶不聽他的話、竟然種族歧視──雖然我們不太理解史奈普竟然是這麼關心歧視的認真傢伙──還竟然拒絕了他對修改劇本的認真提議。

這些不滿讓片場陷入了冰凍的惡劣氣氛,最終史奈普竟然出手掐住了高耶的脖子──刀鋒沒有掐住德古拉的脖子,而是這部電影導演兼編劇的脖子,這是公然的人身攻擊,主演對導演的不滿情緒已經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可能惹上法庭的惡劣行為。

當天晚上,被掐脖子的高耶自然仍處在驚恐與憤怒的情緒中,他與劇組某些成員到附近的脫衣舞廳去放鬆一下,而就在店門口,他們看到了一群飛車黨。而大衛高耶想必對史奈普的舉動感到非常恐懼,因為這位好萊塢的編劇優等生竟然大步向前走向飛車黨們,詢問他們:

可以請你們明天來片場,假裝是我的保鑣嗎?今晚我會請你們每個人喝酒。

《 飆風不歸路 》 電影劇照 。

《飆風不歸路》:你不會想惹飛車黨的。

隔天,這群騎著重機的飛車黨們真的依約前來,外表窮凶惡極身形高大的他們,站在高耶身後宛若守護神一般。史奈普看到高耶竟然請了狠角色來當保鑣,當場怒氣衝天、直接走回拖車,門一甩再也不出來。

 

死侍也遭殃

這場你來我往讓已經險惡的片場更加恐怖──恐怖程度已經很明顯凌駕了《刀鋒戰士3》的劇情。沒有主演過像是《刀鋒戰士》這樣需要大量動作戲電影的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 是其中一位受害者──誰叫他是加拿大白人呢。

萊恩雷諾斯 在《 刀鋒戰士3 》 的造型。

下一位犧牲者:臉比較不像披薩的死侍。

我們知道雷諾斯私底下也是習慣嘻皮笑臉的滑溜個性,但看起來這種一派輕鬆,在《刀鋒戰士3》的片場對促進人際關係完全不管用,更糟的是,這部電影對他的心靈傷害非同小可。

還沒有成為《死侍》(Deadpool) 前的雷諾斯,能夠參與《刀鋒戰士3》這部賣座動作電影是他的榮幸。他對所有演員都展現了極大的禮貌與尊重,但是很不幸地,因為他是該死的白人,所以某位中途離開製作群的匿名人士透露,史奈普在拍攝過程中,從來沒有直呼過萊諾斯的名字:雷諾斯、萊恩、甚至是漢尼拔 (角色名) 或是小雷雷都沒有。

這還不打緊,史奈普私底下稱呼萊諾斯「那個白人垃圾」(That cracker),比如他會這樣說:

告訴那個白人垃圾滾出我的視線!

或是

告訴那個白人垃圾把台詞給我記好。

哇喔,史奈普真是位堅持種族平權的鬥士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 刀鋒戰士3 》漢尼拔 (萊恩雷諾斯 飾)。

哇喔,好一個六塊肌白人垃圾。

當然,這是匿名來源,所以我們無法求證。但是不妨聽聽雷諾斯自己怎麼說……當記者訪問他:

聽說史奈普在片場非常安靜,請問是真的嗎?

他的回答非常耐人尋味:

這個嘛,他是刀鋒嘛,他是一位方法論演員。

我們知道,所謂的方法論演技,就是即便在下工後的日常生活裡,演員仍然堅持扮演角色的性格與行為。就像我們介紹過的丹尼爾戴路易斯 (Daniel Day-Lewis),為了演一位裁縫而真的學會了裁縫工夫。而看來衛斯理史奈普也是一位方法論演員──雖然我們從沒聽過。

這位突然服膺起方法論的吸血鬼獵人,在片場非常地安靜,或者應該說,不想跟其他演員交流。而明顯是晚輩的雷諾斯自然不敢大小聲……但是!別忘了這是萊恩雷諾斯!那個嘴巴賤到讓你想把他的嘴唇縫起來的傢伙!快來看看他在 2004 年的訪談,是怎麼形容與這位方法論大師交流的過程:

當年的 萊恩雷諾斯 ,委婉表示飾演 刀鋒 ,史奈普 力行「 方法論演技 」。

這不是臭臉,這是方法論演技。

記者:

史奈普在片場都不跟你講話,這對你有任何幫助嗎?

雷諾斯:

喔當然!我的意思是這超棒的,雖然我們之間,開始像是我們飾演的角色之間一樣關係緊張是有點怪。可是想想,雖然刀鋒與漢尼拔是同一掛的,他們對抗相同的敵人,但是在劇中他們仍然不是朋友。所以史奈普不跟我溝通,也的確讓我更了解漢尼拔這個角色了。當他越少跟我交流,我就學到越多。

在電影裡有一場戲,是刀鋒把某個壞蛋丟下屋頂。看到這場戲時,我突然很想跟他問他一件事……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衛斯理眨過眼睛,即便是他把人丟下屋頂時也一樣。所以我跟導演懇求,我很想把接下來我們三個主角走路有風的慢動作片段──就是你會在預告裡看到的那種英雄時刻──換掉,改成讓漢尼拔問刀鋒一件事:

『你有沒有想過,偶而跟某個人一起坐下來、分享一點心情、談談你們小時候有沒有什麼共通的創傷回憶、還有當你把別人丟出屋頂時,能不能偶而眨一下眼睛呢?我只是說說而已。』

《 刀鋒戰士3 》 電影劇照 。

英雄時刻!

而當衛斯理聽到我說這種提案時,他看著我──這個時刻真的讓我學到很多──他看著我,好像他隨時都會衝過來,然後把我的屁屁打到開花。

 

整個「 自爆 」!

讓我們坦承吧,即便沒有匿名爆料,從雷諾斯 pH 值低到爆表的發言裡,你也能很輕鬆地了解到雷諾斯對史奈普的態度非常不認同。

別說什麼學長學弟間的經驗傳承了,史奈普根本拒絕溝通,而在片場私底下也堅持當他的刀鋒──冷硬的刀鋒變成拒絕溝通的最好理由,這時還有比「我真是個百分百的方法論演員」更適合的逃避藉口嗎?好像沒有。

《 現代啟示錄 》導演 法蘭西斯柯波拉 ,在拍攝期間多次想要自殺。

《現代啟示錄》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在拍攝期間多次想要自殺。

好吧,我們可以再退一百步,看看馬龍白蘭度 (Marlon Brando)……在確定主演《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 裡的陸戰隊長官後,到達片場的白蘭度挺著根本不是陸戰隊漢草的大肥肚。當神級導演柯波拉 (Francis Ford Coppola) 要求他減肥時,他的反應是繼續吃胖幾公斤……但即便有這麼不合群的演員,《現代啟示錄》最終仍然是一部名留千古的偉大電影,而很明顯的,《刀鋒戰士3》並不是。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還沒有談完史奈普,他是如何親手把自己一手建立的偉大角色摧毀的……(未完待續)。

 

▶ 系列電影:《刀鋒戰士》專題報導 ◀
《刀鋒戰士》(一) : 在屍橫遍野的戰場上,首位崛起的黑人超級英雄
《刀鋒戰士》(二) : 差點稱霸「瓦干達」的衛斯理史奈普
《刀鋒戰士》(完):這位「日行者」,善惡難辨的吸血鬼獵人拯救了漫威
《刀鋒戰士2》(一):屬於宅神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的黑暗童話
《刀鋒戰士2》(完):用黑人吸血鬼挑戰恐怖動作片的極限
《刀鋒戰士3》(一):吸血鬼獵人與德古拉的戰爭還有人會care嗎?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