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到的原始版《環太平洋 2》:前所未見的新敵人、令人驚訝的大逆轉

人狼屋

《環太平洋》的原創者戴托羅,無疑是這場「革新」下的最大苦主。《起義時刻》與他心目中的故事走向截然不同。在他與《一級玩家》、《最後魔鬼英雄》的編劇札克潘 (Zak Penn) 構思的續集(片名未知)裡,菊地凜子飾演的女主角森真子仍有相當吃重的戲份,她繼承養父史塔克元帥的遺志,領導眾人繼續調查怪獸的動向及弱點,並發現它們溝通用的神經網絡,與機器人駕駛員的心靈連結技術有許多共通點。一切的線索全部指向發明心靈連結的科學家,而教他這個技術的,正是創造怪獸與指揮它們攻擊人類的始作俑者。

真子的驚人發現,可能是被《起義時刻》的劇本保留下來的唯一原始劇情,然而《起義時刻》卻以惡意十足的方式重寫了這個橋段。與侵略者共謀的人變成首集的怪獸研究者紐頓博士,他因為醉心於與怪獸溝通的研究,反而被敵人控制大腦,真子則在出場沒多久後就死於紐頓操作的怪獸機甲「黑剎」之手。這個安排不但與戴托羅的理念背道而馳,甚至還破壞了他與札克潘打算為《環太平洋》系列收尾的精心布局。

《起義時刻》藉由紐頓的下場,不斷暗示同情怪獸或外來者的危險,但眾所皆知,戴托羅參與的作品一向對「怪物」有著相當濃厚的情感,即使怪物與人類會因為生存競爭或誤解而衝突,故事角色也不會放棄任何共存的可能性。《環太平洋》的紐頓,以及朗帕爾曼飾演的怪獸走私客,皆是這個精神的實踐者。而戴托羅將怪獸設定為被敵人操作的生物武器,無非是為了替人類及怪獸的共存預留後路。更重要的是,戴托羅在新片《夜路》的宣傳訪問透露,怪獸的操控者並非外星人,而是為了奪取現今地球資源而開戰的未來人類,這個布局無疑打了科幻片常見的仇外主義一巴掌。

故事路線更改後,敵人「先驅者」的設定也有了巨大變化。

換句話說,戴托羅與札克潘對系列結局的思考,其實有些近似《魔鬼終結者》與《天能》的邏輯。實現未來科技的最快方法,就是將關鍵技術交給過去。我們不難想見今天的機甲獵人,或許在戴托羅版的續集裡,就是怪獸技術的雛型,這勢必讓眾人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另一方面,新舊世代人類爆發的內戰,使原本就慘烈無比的戰爭變得更加殘酷。無論是《起義時刻》還是原版的續集草案,它似乎注定了《環太平洋》的下一步,都會是黯影幢幢的沉重道路。唯一不同的是,它傳達的是令人無奈的宿命,還是以角色之死刻意營造的悲情了。

電影資訊

環太平洋2:起義時刻 Pacific Rim: Uprising

上映日期
2018/03/21
環太平洋2:起義時刻_Pacific Rim: Uprising_電影海報

劇情

具有大規模毀滅能力,來自異世界的巨大怪獸,以及人類為了消滅牠們而打造,由人類駕駛的超巨型機器人之間曾經展開一場在全世界各地進行的殊死戰,但那只是一場規模更大的戰爭的序幕,在《 環太平洋2:起義時刻 》一片中,怪獸軍團將大舉進攻,向全人類展開一場全面性的終極大戰。 約翰波耶加 飾演叛逆青年傑克潘塔考斯特,他曾經是一名極具潛力的機甲獵人駕駛員,他傳奇性的父親為了讓人類贏得勝利,在一場和怪獸之間進行的激烈戰鬥中不幸壯烈犧牲,傑克也因此放棄他的訓練,被捲入充滿犯罪份子的地下世界。但是當一支數量更多、更殘暴、更具毀滅性的怪獸軍團入侵,開始攻擊全世界的各大城市,並且試圖逼迫全人類向牠們臣服之際,與他關係疏離的姐姐森真子( 菊地凜子 飾演)正在率領一支新世代的機甲獵人駕駛員準備迎戰,他們全都是在戰爭陰影底下長大的青年,她給了傑克最後一次機會,讓他得以延續他父親的遺志。 這些英勇的戰士想要為壯烈犧牲的上一代機甲獵人駕駛員報仇雪恨,而他們獲得勝利唯一的希望則是在這個全人類的起義時刻團結一致,擊敗企圖滅絕人類的怪獸軍團。

IMDB
5.6
Rotten Tomatoes
44%
PTT
好雷
50%
觀看完整介紹
環太平洋2:起義時刻_Pacific Rim: Uprising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