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懸案大解密:為什麼超人只靠一副眼鏡就能隱藏身份?難道我們都是臉盲症患者嗎?

我們有一位最極端的見證者:超人的死對頭雷克斯路瑟 (Lux Luthor)。路瑟在漫畫裡有過許多次識破超人身份的時刻,可是,儘管他可能自己發現、或是別人告訴他「超人=克拉克肯特」,但是路瑟卻無法相信這個事實——這個魯蛇怎麼可能會是他的超能力死敵超人?路瑟拒絕相信這個答案如此簡單,他甚至會因此暴怒、然後更加拒絕相信這個事實。而即使克拉克親口告訴路瑟他就是超人,心機深沈的路瑟也會認為,這是一個刻意欺騙他的計謀,而他才不會被這種騙小孩的謊話唬住。

路瑟才不相信尖端機器的計算結果。

聽起來很好笑,卻也同時證明了許多人對超人的想像:如果我能變成超人,我才不願意繼續過著這種庸庸碌碌的平凡生活。所以,一個戴著眼鏡的上班族,才不可能是超人呢。超人現在應該在北極的孤獨堡壘 (Fortress of Solitude) 做著日光浴喝著鳳梨可樂達吧。

影集《新超人》。

如果超人活躍的區域不是 800 萬人的大都會市(這個虛構城市以 800 萬人的紐約市為改編基礎),而是只有 2 萬居民的台南東山區,那不管克拉克是不是每天戴眼鏡上班,大概在知名的東山柳丁還沒採收完之前,就會被發現。大都會市的眾多人口,是超人得以「隱形」的另一個關鍵因素,而超人已經自己作了最好的實驗:2016 年,飾演超人的亨利卡維爾 (Henry Cavill),穿著超人 T-shirt 與大衣,素顏而且還維持著超人髮型,走上紐約最繁忙的時代廣場自拍,而沒有人願意停下來驚呼,「天啊!那是我的超人!」卡維爾在這則自拍 IG 上寫著:

「親愛的質疑者們,看來眼鏡已經很夠用了。」

卡維爾的測試確實有種:他坐在紐約地鐵最繁忙的「時報廣場-42街」車站出口旁自拍,那裡每天有超過 15 萬人次出入;他坐在時代廣場露天咖啡座自拍,背後的巨大《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廣告上,有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巨大超人;而當時的 3 年前,他演過了《超人:鋼鐵英雄》這部美國票房將近 3 億美金票房的電影,而且拍照當時,一週後《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就要上映,宣傳已經打得滿天滿谷,海報上都只有卡維爾露出他的超人臉(而另一位主角都躲在鐵處女一般的鐵籠子裡)……但是,沒戴眼鏡的卡維爾,還是沒有被任何人認出來。

事實是我們每天走在路上,目光的焦點都是手機螢幕,這妨礙了我們觀察超人是否在身邊的可能性。

回到凱瑞奇的評論,她說「露薏絲應該認得出克拉克是超人」,這揭露了另一項人類識別他人的關鍵:我們不只識別對方的臉龐,我們還會根據對方的肢體動作與體態來識別,而這是我們時常忽略的一件事。史上最偉大的超人飾演者克里斯多福李維 (Christopher Reeve),就為我們表演過一次:他在戴上眼鏡時,會維持微駝的前傾姿勢、雙肩微微往前;但當他脫下眼鏡時,他會伸直背脊、同時放鬆肩膀、看起來就像長高了十公分之多。

克里斯多福李維。

李維僅用肢體語言,補足了穿脫眼鏡前後的形象變化:他戴上眼鏡時,肢體小動作較多(包括時不時托眼鏡的習慣動作),這些快速又多餘的小動作,傳遞出一種笨拙忙碌的氣息;而當他脫下眼鏡時,動作較沉穩,妳能看到他更少晃動頭部與肩膀,同時挺起胸膛,塑造一種穩如泰山的姿態。在《超人》裡這個片段,李維清楚地詮釋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角色,而他以眼鏡作為切換角色的開關,十分驚人。

FBI 在 90 年代描繪逃犯肖像時,已經明確規範,這些肖像畫必須增加戴著眼鏡與不同假髮的造型。事實是,人類其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會辨別彼此的臉龐,而一副眼鏡將可能造成更大的差別。克拉克肯特是否真的能靠著眼鏡,一輩子在大都會市「大隱隱於市」?看來答案是很有可能的。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