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懸案大解密:為什麼超人只靠一副眼鏡就能隱藏身份?難道我們都是臉盲症患者嗎?

超人作為史上最偉大、最厲害的超英雄, 他會飛、他刀槍不入、還能扛起一整棟大樓。但是,這些都不是他最強的超能力。話說回來,超人也是第一位隱藏身份的超英雄,但是他用來切割克拉克肯特與超人身份的道具,竟然只是一副眼鏡而已?很難想像這是真的,原來超人最強的能力就是眼鏡嗎?這是漫畫裡才能成立的妄想嗎?我們從各種角度來檢視這個千古懸案:為什麼大家在超人一戴上眼鏡後就認不得他了呢?真實世界裡有可能發生這種狀況嗎?

克里斯多福李維飾演超人。

我們先請臉盲症患者離開現場——例如那些分不清伊利亞伍德與丹尼爾雷德克里夫的朋友們,他們一定本來就分不清克拉克與凱艾爾的差別吧。但是,英國約克大學研究員羅賓克萊默 (Robin S. S. Kramer) 的研究告訴我們……也許大部分民眾都是「眼鏡臉盲症患者」。克萊默會向受測者展示兩張照片,這兩張照片都是同一個人的照片,但其中一張可能是戴著眼鏡的照片、或兩張都戴著。克萊默會測試受測者能否分辨這兩張照片上的人物是同一個人——這真是個非常克拉克的測試對吧?大家一定都不會被眼鏡迷惑的對吧!

布蘭登勞斯飾演超人。

答案非常奇妙:如果兩張照片都沒戴眼鏡或者都戴眼鏡,那麼受測者答對的機率為 80%;但是,如果只有一張照片沒戴眼鏡,受測者在分辨戴或不戴的狀況之下,正確率竟然降低到了 74%。而研究員克萊默認為,在這兩者狀況的 6% 差距,在統計上是非常重要的差距。參與這項研究的凱瑞奇 (Kay Ritchie) 表示:

亨利卡維爾飾演超人。

「6% 的差距聽起來好像沒差很多,但是你可以思考一下,每年要進出亞特蘭大國際機場海關的旅客人數——去年超過了 1 億人次。而如果以 6% 來計算,就代表每年會有 6 百萬人次的誤判。我們希望這個研究,能夠應用在未來警方執行勤務方面,特別是當警方檢驗戴著眼鏡人士的身份證件時。」

影集《超人與露易絲》。

「在真實的狀況下,露薏絲大概不會因為克拉克戴著眼鏡,就認不出他其實就是超人,因為露薏絲認識克拉克。但是對那些不認識克拉克的人而言,分辨他與超人其實比想像中困難,而且我們的研究裡也顯示了,眼鏡會降低人們辨認陌生人身份的能力。」

雖然我們常說,「看你的臉就知道你想幹嘛」,但是對人類來說,人臉辨識,特別是對於陌生人的人臉辨識,事實上比想像中困難。醫學界與科學界長年以來持續在進行類似的測驗,以確認人類辨識人臉差異的能力極限。2015 年的研究裡,如果讓受測者拿著照片,比對監視影片找出相同的對象,正確率僅有 70% 而已——人類在同時檢視照片與影片時,所獲得的人臉資訊不一定相同。可以想像,如果這些照片或影片又不是特寫正臉大頭照、而是有各種角度或不同採光下拍攝的作品,那麼辨識率有可能再低一點。

超人再起》。

而眼鏡也是降低辨識率的關鍵之一——你可以理解為什麼拍攝護照與身份證照片時、或是經過海關檢查時需要脫下眼鏡了。但是,在眼鏡這個問題之前,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條件:上述不管成功率是 74% 或是 70% 的兩個測試,都是讓受測者拿著照片、在被告知要「找出長相一模一樣的人」的狀況下進行的實驗。可是,對於大都會市的同胞們而言,他們未必會有找出超人「祕密身份」的必要——他們未必知道超人還有另一個隱藏身份,而且就在星球日報當記者。

對一般大都會市市民而言,他們看得到超人在天上飛行,而這位超英雄沒戴面具、沒有任何偽裝、他甚至好像也不避諱自己被人看見。對許多人來說,超人這個能做到凡人許多做不到事情的傢伙,是一個「公開的非人存在」,他不是地球人、也不會跟我們一樣過著安穩的日常生活——他會睡覺嗎?他需要上廁所嗎?對地球人的我們而言,這些都是無法想像的問題(即便對漫畫讀者而言也是)。因為如此,我們很難想像原來超人需要跟我們一樣搭地鐵、在人群裡擠著去上班:我們放鬆了在日常生活裡「檢驗」超人「存在」的戒心。

影集《超人與露易絲》。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