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客任務》的「紅藥丸」是如何煉成的?它是電影道具?政治主張?邪教幌子?或是突破性別界線的象徵?

駭客任務》(The Matrix) 是不是史上最偉大的電影?見仁見智,但《駭客任務》甚至產生了專屬宗教「駭客教」(Matrixism),影史很少有電影如此充滿宗教魅力。駭客教的印記,是一個火紅的「赤」字,為什麼是這個字?會問這個問題,代表你不是《駭客任務》的粉絲。這個「赤」代表著紅藥丸,尼歐吞下了紅藥丸,從此與堪薩斯說掰掰。不只是駭客教崇拜紅藥丸,這顆藥丸從此成為流行文化的重要象徵。所以我們要問這個問題:紅藥丸到底是誰做的?它的組成是什麼?它象徵的意義是什麼?

遵循著「救世主之道」的駭客教。

遵循著「救世主之道」的駭客教。

這個問題要從「9 千 5 百萬」這個數字談起:華納影業高層願意通過華卓斯基兄弟的新電影計畫,他們拿出了算盤,排出了 9 千 5 百萬美金的數字。《駭客任務》就是這麼貴,需要近億美金成本,才能打造母體世界、真實世界、還有栩栩如生的機器章魚。老實說,華卓斯基兄弟雖然已經拍了一部評價不錯的小型電影《驚世狂花》(Bound),但是,要將 1 億美金交到這對新人導演兄弟手上,不論誰都會再三考慮。華納影業決定,如果這部電影在好萊塢拍攝就是這麼貴,那麼不如讓整個劇組到便宜一點的地方去拍:華納買了機票,讓《駭客任務》坐上飛機,飛向澳洲雪梨。

華卓斯基哥哥拉瑞(右)與弟弟安迪製作《駭客任務》。

華卓斯基哥哥拉瑞(右)與弟弟安迪製作《駭客任務》。

對華卓斯基兄弟來說,他們沒有表達太多意見,並非因為他們還是好萊塢菜鳥所以不敢發言,而是他們純粹暗爽在心底——他們可以飛到好萊塢主管們管不到的天涯海角拍片、不會被看不懂劇本的大老闆限制創意,完全是家裡沒大人。華卓斯基們理解,《駭客任務》的概念太艱深,許多大咖演員辭退、華納影業也不全然理解,他們必須將電影拍出來,才能證明他們的視野值得電影公司的投資。不過,澳洲帶來的好處不只沒人管,更棒的是,這裡有一流的電影人才。

從華卓斯基作品到漫威電影:歐文派特森設計了令人深刻的電影場景與美術。

從華卓斯基作品到漫威電影:歐文派特森設計了令人深刻的電影場景與美術。

《駭客任務》是澳洲的驕傲,不只是因為這裡是史密斯探員的老家——雨果威明的演藝事業是在澳洲發跡的。更重要的是,澳裔傳奇美術設計師歐文派特森 (Owen Paterson),打造了我們為《駭客任務》讚嘆的未來感視覺風格。在《駭客任務》製作的 15 個月過程裡,澳洲視覺特效公司 Animal Logic、與華卓斯基們還有歐文派特森,一起設計了包括「程式碼」(你熟悉的黑底綠色日文字瀑布)、 覺醒後的尼歐眼中世界(萬物都變成了「程式碼」風格)等等的特效,而這些效果都成為了萬千觀眾對《駭客任務》的重要回憶之一。

這個畫面是「澳洲製造」。

這個畫面是「澳洲製造」。

但是資歷深厚的派特森,還為《駭客任務》帶來了更重要的美術設計:紅藍藥丸。

拉娜莉莉華卓斯基是真正的天才……我與她們針對這場戲(紅藥丸)特別進行過討論,它會發生在一間基本上已經廢棄的旅館裡,她們對這裡有個美麗的形容詞,稱呼這間旅館正在『腐爛地衰變中』。」

《駭客任務》電影劇照。

《駭客任務》。

「我其實已經忘了藥丸裡裝了什麼,但我記得有特別請教過醫生,我們怕有人不小心誤吞了這些藥丸,所以內容物應該已經換成吃下去也沒關係的物體。劇本上只有標示,需要一顆紅藥丸與一顆藍藥丸,所以我們使用了明膠來製作藥丸,製作過程很單純,不過有趣的是,在這場吞藥戲裡,某些鏡頭是無法在現實世界裡實現的,舉個例子,像是莫斐斯墨鏡映射出雙手盛著紅藍藥丸的畫面——我記得沒錯的話,右手掌裡是紅藥丸。這雙墨鏡裡的左右手,其實是兩個人各自的左手與右手……觀眾可能不會意識到是這樣拍的。」

《駭客任務》電影劇照。

電影資訊

駭客任務 The Matrix

上映日期
2019/07/26
駭客任務_The Matrix_電影海報

劇情

這是一部融合東方武術與西方電影特效的影片。導演賴瑞以及安迪華卓斯基說:「我們想表達的概念是,現代人所相信的世界以及其中的一切,其實都是未來電腦所創造的。一旦你進入所謂的電腦虛擬實境,就可以發揮人類在各方面的極限,所以片中的人物只要接收足夠的資料,就能成為跟成龍一樣的功夫高手。」 本片描述二十二世紀一名電腦代號為尼歐的電腦駭客,他總是覺得世界一切都不對勁,但卻又說不出所以然來。常常在夢中、或電腦中都會有個聲音對他說話,讓他分不清真實與夢境的界限。直到他來到地下自由鬥士的組織,才真相大白。於是他和一群身懷絕技的鬥士,開始展開對抗控制全體人類的『電腦魔王』的使命......。

IMDB
8.7
Rotten Tomatoes
88%
觀看完整介紹
駭客任務_The Matrix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