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佛安妮斯頓談「拒絕生孩子」的不實指控&社群的霸凌亂象:曾感到受傷,但如今她選擇做自己

電影神搜

同時,她還提到社會荒謬的「雙重標準」,她表示自己的受到的對待並不公平:

「這跟桃莉怕頓身上發生的事情一樣,桃莉怕頓從未有小孩,但有人為此撻伐她嗎?不,沒有人嘗試以完美生活的標準來檢視她。」

此外,她也認為比起男性,女性的價值總與是否身為母親和其婚姻狀況有著緊密關聯:

「男人可以結無數次的婚、可以取 20、30 歲的年輕女性,但女人卻不被允許這麼做。」

布萊德彼特與珍妮佛安妮斯頓。

布萊德彼特與珍妮佛安妮斯頓。

至於為什麼媒體總是對安妮斯頓懷孕一事窮追不捨,這要回溯到 2005 年當安妮斯頓與前夫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宣布離婚的那一刻,一則厭惡女性的不實報導聲稱他們離婚的原因是因為女方為了衝事業拒絕生孩子,自此她被媒體冠上了這宗罪名。

而在 2005 年這則謠言傳出後,安妮斯頓在離婚後接受的第一則採訪中,向《浮華世界》雜誌表示那是不實的指控,且充滿性別歧視:

「離婚的男人永遠不會被指控是他選擇了事業而不是孩子,這真的讓我很氣憤。我從未說過我不想要生小孩,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我都想要!那些啟發我的女性都是擁有事業和小孩的人,為什麼我會想限制我自己呢?我永遠不會為了事業放棄那種經歷。我想擁有這一切。」

發生在安妮斯頓身上的事,只是社會對於職業婦女嚴苛審視的縮影。對此,安妮斯頓在 2016 年於《HuffPost》上發表了一則強而有力的論述,她透過自身的懷孕傳聞,公開指責現今社會對女性有著扭曲的價值標準。

珍妮佛安妮斯頓的第二段婚姻是與好萊塢男星賈斯汀瑟魯斯。

珍妮佛安妮斯頓的第二段婚姻是與好萊塢男星賈斯汀瑟魯斯。

「鄭重聲明,我沒有懷孕,我只是受夠了。尤其是過去的這個月,讓我明白了我們是如何根據女性的婚姻和母育狀況來定義她的價值。光是媒體現在花了多少資源單純在猜測我到底有沒有懷孕這一件事,就透露了當女人結婚卻沒有生孩子時,她們在某種程度上被認為是不完整的、不成功的或是不快樂的。

 

這是我談到這個話題的重點:無論有沒有伴侶或孩子,我們都是完整的。當涉及到我們的身體時,我們有權力去決定什麼是美麗的。這個決定是我們的,無需他人干涉。」

珍妮佛安妮斯頓。

如今五年過去了,仍然會被不實傳聞纏身的安妮斯頓分享了自己是如何調適心態,透露身邊的人總是帶來正向能量並支持著她。此外,她也以自身母親的經歷為借鏡,學習為自己發聲。

「我在成長的過程中,看著某人(安妮斯頓已故的母親)舒適地以受害者的身份生活,而我並不喜歡它的樣子。我知道這個人給了我一個我永遠不想成為的例子,我永遠不會變成這樣。我認為它是有毒的,它會侵蝕你的內心和靈魂。

 

……所以,我有一個選擇:我可以投降並躲在陰影中,但也可以走出去尋找有創意的發聲管道,並茁壯成長,這就是現在我正在做的事。」

安妮斯頓說道。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