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最後一個平安夜》:生命誠可貴、尊嚴價更高?

人狼屋

無論你有沒有在觀影前查資料的習慣,《最後一個平安夜》(Silent Night) 的開場都會把你騙得團團轉。我們看到綺拉奈特莉飾演的尼爾為聖誕晚宴忙的不可開交,且家裡一片寧靜祥和,彷彿接下來要擔心的,只有與感情不睦的親友共處一室的尷尬。

但從第一個畫面開始,編導早已悄悄地讓疑懼不安的枝芽深植生活的每吋細節。尼爾家嚴重缺水,只能準備乾糧及微波食品。市區的賣場像糧倉任由大家洗劫,而她的兒子亞特不斷聽著政府的緊急廣播,發送地點來自女王躲藏的地下碉堡。種種跡象都證明《最後一個平安夜》是部末日災難電影,然而眾人若無其事、冷靜自若的模樣,卻讓我們懷疑災難的背後是否另有文章。

事實上,這是場無路可退的全球浩劫。世界各地遭到不明毒氣侵襲,在無解藥及掩蔽的情況下,人類只能坐以待斃,或在狂歡縱樂後,吞下政府提供的自殺藥丸。(「Silent Night」字義上是平安夜,也暗指人類集體死亡後的寂靜)這種與麻木無異的冷靜,正是本片的趣味所在。它讓諷刺人性的喜劇變的更刻薄辛辣,也讓末日逼近的恐怖變的更消極絕望,呈現一種令人無所適從的尖銳反差。

包括尼爾一家在內,片中的四個家庭相約在聖誕夜服毒自殺。《最後一個平安夜》便是描述這二十四小時內的故事。有趣的是,這部偽裝成聖誕電影的恐怖災難片,卻仍有聖誕電影的基本主題:大愛、家庭及原諒。即使亞特厭惡父母粉飾太平的態度,且眾人過去的恩怨嫌隙,也伴隨臨終前的真心話紛紛浮上檯面,但大家仍在臨門一腳前收手,以同理心穩住了彼此搖搖欲墜的假面具。

本片的眾生相令人聯想到羅曼波蘭斯基在黑色喜劇《今晚誰當家》(Carnage) 裡對「文明野蠻人」的描繪,但形象更為極端。比起與愛人永別的恐懼,眾人更在意能否光鮮亮麗的平靜離世。他們並沒有像坊間的末日電影般失控分裂,卻也錯失了在人生最後一刻誠實面對本我的機會。《最後一個平安夜》就像我們熟悉的英式喜劇,既毫不留情的嘲笑文明人的偽善,也對他們被繁文縟節及形式綑綁的人生寄予諸多同情。

《最後一個平安夜》推出的時間點正值武漢肺炎疫情高峰,這讓那團源頭不明,令大家僅能憑片面資訊推敲眉目的毒氣,成了病毒的某種隱喻。而片中對「生命」及「尊嚴」孰重孰輕的辯論,也像影射英國政府試圖兼顧公共安全與人身自由的兩難。亞特認為生死不應由政府或父母決定、醫生與女友討論孩子在出生前是否有生存權,及政府拒絕配發自殺藥給非法移民等爭議,都讓本片在對應防疫政策之餘,更巧妙置入安樂死或墮胎等值得社會關心的議題,可說是拋給觀眾的思想震撼彈。

尼爾在片中讀的是歷史學家霍布斯邦的著作《Laboring Men》。

亞特坦然迎向毒氣的勇敢決定,其實是基於捕風捉影的片面資訊,與他對政府的不信任。他雖然自認能平靜看待生死,然而在目睹鄰居一家人於車內自殺的場面後,「死亡」突然從抽象概念,瞬間變成近在咫尺的真實恐懼,造成巨大的心理衝擊及創傷。這幕戲是全片最恐怖的橋段,它散發的絕望足以讓觀眾收斂上揚的嘴角,正視它的警世訊息。

電影看似藉由亞特的抉擇,及令人跌破眼鏡的結局,表達對自由意志及生命自主的支持,不過它誠實地告訴觀眾,面對生命的無常與不可控制,任何理論或臆測都不過是聽天由命的豪賭。相較於樂天派的末日電影《死亡倒數》(Last Night, 1998) 與極度悲觀的《天咒》(Dragonhead, 2003)等片,《最後一個平安夜》在絕望與希望間做出了完美的平衡,這是部令人五味雜陳的「喜劇」,也是末日電影難得一見的傑作。

電影資訊

最後一個平安夜 Silent Night

上映日期
2021/12/03
最後一個平安夜_Silent Night_電影海報

劇情

鶼鰈情深的夫妻妮爾(綺拉奈特莉飾演)與賽門(馬修古迪飾演),邀約彼此最親密的友人,前來他們的鄉間小屋共進聖誕晚餐。 眾人在餐宴中把酒言歡、盡情享樂、互訴心底秘密。不過在笑聲背後,一切都只是彼此的強作鎮定。因為外在世界即將面臨迫在眉睫的厄運,就算再多的禮物與遊戲,都無法阻止他們在地球上最後一夜的命運......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最後一個平安夜_Silent Night_電影海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