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卡麥隆談曾經的《蜘蛛人》計畫:那是一部更以現實為基礎,我未能拍攝的偉大電影

電影神搜

隨著漫威最新電影《蜘蛛人:無家日》上映日期的接近,有關《蜘蛛人》的話題近來甚囂塵上。索尼影業近來也看準時機趁機宣傳《蜘蛛人:新宇宙》續集,而名導雷利史考特也出來罵一下超級英雄電影。不過,並非所有大導演都討厭超級英雄電影,拍攝了影史票房冠軍《阿凡達》的詹姆斯卡麥隆就不是。事實上,早在 2002 年山姆雷米以《蜘蛛人》重新定義漫畫電影之前,他就希望能讓蜘蛛人的故事搬上大銀幕。

山姆雷米的《蜘蛛人》系列。

山姆雷米的《蜘蛛人》系列。

在他的新書《黑色科幻:詹姆斯卡麥隆的電影藝術》(Tech Noir: The Art of James Cameron,暫譯)中,卡麥隆表示他的《蜘蛛人》是「自己未能拍攝的偉大電影」。其實在他拍攝《鐵達尼號》之前,卡麥隆便有一項《蜘蛛人》計畫,只可惜最終未能實現。卡麥隆在最近與外媒網站《ScreenCrush》的訪談中,再次回顧他的《蜘蛛人》計畫,並表示他的版本與山姆雷米想出來的是兩部「截然不同」的電影。

詹姆斯卡麥隆。

詹姆斯卡麥隆。

「首先你必須搞懂的是,他並非蜘蛛人,」

卡麥隆表示,

「他依蜘蛛人的方式行事,但他不是蜘蛛人。他是個「蜘蛛孩子」(Spider-Kid),是個「高中蜘蛛孩子」(Spider-High-School-Kid)。他有點孤僻,沒有人注意他,他在社交上不受歡迎,諸如此類的。」

在卡麥隆的《蜘蛛人》中,超級英雄能力是個「很好的隱喻」,暗示那些「人們自己並未察覺、尚未開發的潛能」,同時也是「對青春期的隱喻」,包括那些身體的變化,對社會、社會期望、性向選擇等等的焦慮。

山姆雷米的《蜘蛛人》系列。

「我希望能做出反映出一點真實的東西,」

卡麥隆說道,

「整體來說,超級英雄通常帶給我一種空想的感覺,而我想要讓它更有《魔鬼終結者》或《異形》的感覺,讓你立刻就相信這是現實。所以你會在真實的世界當中,而不是什麼神秘的高譚市,也不是超人或《星球日報》這類會讓你感覺像是某種比喻上的、童話故事般的東西。

 

我希望它能夠是設定在:現在、紐約,一個人被蜘蛛咬到了,他開始有變成蜘蛛人了的幻想,於是他開始做蜘蛛服,但成品很糟糕。接著他必須設法改善這套服裝,他的最大問題就是那該死的服裝。大概是這樣。我希望能根基於現實,以人類共同經驗為基礎。我認為這會是一部很有趣的電影。」

詹姆斯卡麥隆《魔鬼終結者》。

《魔鬼終結者》。

然而,版權問題卻讓卡麥隆沒辦法拍攝這部電影。當時突然有取得《蜘蛛人》版權的時機,但卡麥隆卻未能讓福斯影業去成功獲取。

「突然之間,人人都有機會取得《蜘蛛人》版權。我試圖讓福斯買下它,但顯然這份版權有一點混亂,而索尼又有一些非常令人質疑的條件,讓福斯不願買單。〔前福斯總裁〕彼得切寧 (Peter Chernin) 就是不肯買單,他不希望捲入官司。而我就跟他說『你在開玩笑嗎?我不知道,但這東西可能價值 10 億美元耶!』而之後證明,這有 100 億的價值⋯⋯」

在這項計畫胎死腹中後,卡麥隆便決定不再受制於 IP,專注自己的創作,

「在《鐵達尼號》推出後,我決定別再當其他 IP 的奴隸,以自己的創作繼續前進。所以我想這件事可能是當頭棒喝,告訴我只需要做自己的東西。」

詹姆斯卡麥隆。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