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經典科幻恐怖片《變蠅人》The Fly ( 6 ):「新肉體萬歲!」

人狼屋

在人形怪物作品裡,身體突變的位置大多是頭部與雙手。頭代表思考與靈魂,而手則是使用工具及創造文明的利器,這兩者的變異或消失,不但暗示「人性」的毀滅,也能帶給觀眾強烈的第一印象。由此不難理解《變蠅人》(The Fly) 及其後繼者,為何會選擇讓主角以獸首人身的姿態現身。

 1958 年由大衛海迪森飾演的科幻恐怖片《變蠅人》。

還記得 1958 年的《變蠅人》嗎?

 

前情提要:【專題】經典科幻恐怖片《變蠅人》The Fly ( 5 ):柯能堡的昆蟲狂想

 

科學依據翻倍的 1986 年版《變蠅人》

其實導演大衛柯能堡 (David Cronenberg) ,當年對原版《變蠅人》的怪物造型一直耿耿於懷。他認為分子置換或細胞融合的結果,不可能像更換樂高人偶的頭部一樣輕鬆。當主角在傳輸機裡不慎與飛進來的蒼蠅重組時,他的身體應該會像老化過程一樣,出現結構改變及功能降低的現象。他絕對不會在一夜之間變成怪物,而且最後的模樣恐怕與人形相距甚遠。

1986 年版《變蠅人》海報。

大衛柯能堡的《變蠅人》。

柯能堡請來特效藝術家克里斯瓦拉斯 (Chris Walas) 協助,先設計出最後登場的怪物造型,再反過來推導人類變成昆蟲的過程,瓦拉斯繪製了七個變形階段,每個階段都仔細說明臉孔皺縮潰爛的情形:

1986 年《變蠅人》中根據傑夫高布倫的輪廓設計的「變身」草稿。

1986 年《變蠅人》電影中,依據美術設定實際呈現的「分段變態」模樣。

實際成品中,由傑夫高布倫 (Jeff Goldblum) 飾演的主角賽斯布朗德先是皮膚發皺,接著開始落髮。他的眼窩向內凹陷後變成昆蟲似的黑眼,周圍的皮膚長出蒼蠅的硬毛。最後他的臉從中間往兩側裂開,露出昆蟲的口器及下顎,彷彿有隻巨蟲在他的體內休眠蛻變,而他的肉體不過是個蟲繭。

 

更寫實的「變態」、更駭人的二次重組

其實早在原版《變蠅人》拍攝時,飾演安得烈的大衛海迪森 (David Hedison) 就提議過類似的分段變形──不過沒被採納。柯能堡的執著,除了一圓這個當時未竟的夢想,也藉由進步的特效技術,挑戰許多從未被實體化的概念:其中一個就是原作小說後半部的恐怖轉折。

在這段令人驚駭的情節裡,安得烈再度進入傳輸機,試著分離體內的蒼蠅原子,但他忘記傳輸機內還有其他實驗動物的殘存原子,結果反而讓情況惡化。錯誤的二次重組,使他變成一隻由狗、昆蟲與人類混合成的怪物,將妻子艾蓮娜嚇得魂飛魄散。

1986 年《變蠅人》劇照,妻子艾蓮娜究竟到底看了什麼......

「我到底看了什麼……」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