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蝙蝠俠 4:急凍人》(六):聽聽他們如何為「史上最爛蝙蝠俠」道歉?

舒馬克真的不需要如此,但是他很勇敢地坦承他搞砸了,他親手毀掉了這個系列,讓電影公司對蝙蝠俠徹底地失去興趣與熱情。也許是因為華納影業的誤判與急躁,也許是因為玩具商的貪得無厭,但是你在舒馬克的道歉裡都看不到這些指責。

 

失敗為成功之母:這是超級英雄電影時代的契機

從演員、編劇到導演自己,全都承認了《蝙蝠俠 4:急凍人》的失敗,也無須任何人為《蝙蝠俠 4:急凍人》辯解翻案,它的確搞砸了,連親自製作它的團隊都承認了,但《蝙蝠俠 4:急凍人》並不是一無是處,在電影下檔之後,它拍出了一場好戲:好萊塢如何自我反省錯誤,好吧,至少是很少數的好萊塢從業人員。

但有趣的是,這可是鳳毛麟角的一次經驗,因為瞻前顧後,沒有其他人為《分歧者》(Divergent) 道歉、沒有人為《變形金剛》(Transformers) 道歉、沒有人為整個 DC 漫畫宇宙道歉──看看至今華納影業依舊對搞砸 DC 電影宇宙裝作若無其事、查克史奈德 (Zack Snyder) 仍在為他的 DC 電影無止盡地辯解,相對之下,《蝙蝠俠 4:急凍人》的認錯更顯得難能可貴。

凱文費吉 (Kevin Feige),這位執掌漫威電影宇宙大旗的舵手,可以算是全世界最會製作超級英雄電影的人。讓我們聽聽他對這部超英雄漫畫電影史上最大一次失敗的想法

目前全世界最會製作超級英雄電影的漫威總裁:凱文費吉。

凱文費吉。

他認為《蝙蝠俠 4:急凍人》並不只是一次失敗:

「《蝙蝠俠 4:急凍人》也許是史上最重要的一部漫畫改編電影。它實在拍得太糟了,卻因此激發了漫畫改編電影的新思維。

它為《X 戰警》(X-men) 與《蜘蛛人》(Spider-Man) 建立了契機,讓未來的改編電影都學會了要尊敬原作,學會了不要搞得那麼陰陽怪氣。」

《蝙蝠俠 4:急凍人》的悲傷故事似乎在此是最好結束的時刻,但《蝙蝠俠 4:急凍人》帶來的影響才剛剛開始。

在 1997 年這場大失敗之後,傷心的華納對蝙蝠俠徹底失望透頂,卻也有人看出了這場失敗當中的教訓。就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一場變化萬千的風暴正在荒蕪的超級英雄電影世界裡醞釀著:更多的蝙蝠俠計畫被劃下句點、麥可迪盧卡 (Michael De Luca) 正準備讓一位名不見經傳的二線黑人超級英雄小試身手、而那位氪星之子……正等待著蝙蝠俠之父賜與的復活之日。

在那之前,作為《蝙蝠俠 4:急凍人》故事的最後句點,讓我們來看看,從 1997 年到 2005 年,這漫長的 8 年時間裡,布魯斯韋恩如何躲在他那暗無天日的蝙蝠洞裡,幻想著許多差一點實現的計畫。來自不同國家、都有著輝煌資歷的導演與演員們,想要為韋恩進行一次次的心肺復甦,但是直到一位亟需成功機會的英國導演真正成功之前,他們都失敗了,而這些失敗、這些我們永遠看不到的蝙蝠俠電影,將為《蝙蝠俠 4:急凍人》的悲傷加上幾分殘念……(未完待續)。

>> 點此看更多 90 年代《蝙蝠俠》電影專題全集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